第十二章 开学典礼(下) - 极品公子

第十二章 开学典礼(下)

一年一届的开学典礼终于拉开序幕,因为这一届的整体素质出奇出色,浙大这次可谓重班人马悉数到场。 因为是学生会副会长,苏惜水可以轻松的进入男生宿舍,她拿着乔治阿玛尼西装的袋子来到叶无道的寝室,发现叶无道正在抽烟,都说可以从一个人抽烟的姿势了解他的性格,苏惜水除了那种寂寞竟然再也没有其他的感觉。 男人,都是这样的吗?从不在自己的女人面前露出最真实的一面。 叶无道在苏惜水还没有走到门口的时候眼神就伸过一抹异色,随后因为那熟悉的步调他重归平静,三年的暗杀和被暗杀让他始终保持绝对的冷静和警惕,等到苏惜水推门而入,他息掉烟头看着她手里的袋子,笑道:“需要这么隆重吗?” 苏惜水绽放笑颜,道:“当然,否则怎么会有女孩子注意你。” 叶无道抱住她,邪笑道:“只有像水水老婆这样的慧眼才能够发现我是块璞玉,那些庸姿俗粉岂能窥视本天才的盖世英明。” 苏惜水望着洁净而温暖的他,知道在这份轻浮背后的显赫和沉重,突然就有一种心酸的感觉,也许真的很有林黛玉多愁善感的潜质呢,她叹了一口气,“无道是最优秀的,不是因为相貌、家世和才华,只是因为无道是无道!” 叶无道亲亲吻了一下苏惜水的额头,“这是最动听的情话,我会记住一辈子,用一生的时间去忘记它。” 一身极为合身的简洁中显露高贵的白色西装,配上修长挺拔的身躯,尤其是那对富有异样沧桑和伤痕的黑眸和嘴角的坏笑,平添他非凡的魅力,他这颗钻石,终于不再掩饰那璀璨的光芒! 在苏惜水的带领下他来到开学典礼会场,苦苦等待几乎要望眼欲穿的范虞艺喜出望外的小跑到叶无道面前,比叶无道还紧张道:“很快就轮到你上台了。” 叶无道甫一出现,就已经有很多人注意这边,更何况还有苏惜水这位浙大排名前三的大美女,附近的学生会成员都走近,一个女孩拉着苏惜水小声问道:“惜水,这位是何方神圣啊?好大的架子,要我们会长大人亲自去请!” 苏惜水歪着小脑袋极其可爱道:“不告诉你!” 叶无道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范虞艺聊天,范虞艺偷偷打量这位明星学生,实在想不通昨天和今天就相差那么大,简直就是两个人,昨天的淡泊和宁静,今天的狂傲和嚣张,判若两人的精神气质! 就像是一个两极,却奇异的融合。 终于轮到叶无道上台演讲,听到主持人“接下来有请新生代表叶无道发言”,叶无道吐了一口气,走到苏惜水面前轻轻抱了一下,小声道:“记住接下来的一切!” 叶无道走上演讲台,抬起头面对着五千多浙大新生,沉重道:“中国真正的大学只有两所!” 不光是下面所有的新生被叶无道这个别开生面的开场白吸引,就是台上的众多领导也是满脸期待,毕竟叶无道的嚣张他们也是早有耳闻,这些人包括人文学院院长查良镛和众多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几位校长也是交头接耳的谈论叶无道这位异类。 下面的学生纷纷议论,有人说是清华北大,有人说复旦不错,反正像炸开了锅。 叶无道嘴角挂着不屑,大声道:“中国真正的大学就两所,那就是二十年代的北大和四十年代的浙大!难道众位还天真地认为目前中国有和泱泱华夏大国相匹配的大学?所谓的清华北大在世界高校的垃圾排名难道还没有给生活在有着五千年悠久文明国家的我们敲响警钟?如果你仍然麻木,那么我可以大胆的说,中国大陆不光光是现在无法出现诺贝尔奖获得者,就是再过二十年也没有!” 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家伙!林峰嫉妒地咒骂道。 田景升和鸿洪飞这两个家伙则是洋洋得意的吹嘘自己和叶无道是一个寝室的,引得周围无数人的羡慕。苏惜水骄傲的望着台上意气风发的叶无道,脸上的幸福神采让身边的范虞艺都有些嫉妒了。台上的那些浙江大学高层领导和省里的高干都是一脸震撼,只有两位老人依旧是一副淡薄随意的宁静神态,一个就是中国小说宗师金庸,还有一个面目沧桑却始终微笑的和蔼老人。 “怎么样,老查,这样的青年是不是很有我们当年的朝气?”那位朴素穿着的老人笑着对身边的文学大师金庸道,精锐的眼神始终停留在叶无道的身上。 “呵呵,有点味道,这个叶无道的高考作文我特意找到看过,确实词锋犀利,有那种难得的老辣沉稳,这种圆润的境界就是放眼整个文坛我这个老头也没有发现多少。” “一个新崛起的国度平均三十年就可以有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为什么我们有着十三亿骇韧人口的大陆无法产生一个?为什么被称为精英集合地的浙江大学就无法孕育一个?为什么在坐的视诺贝尔奖为神坛上高不可攀的东西?” 叶无道优雅的耸耸肩,淡淡道:“如果你们无法给我一个真实的理由,那就由我来揭开这层虚伪的面纱----因为中国的大学或者说整个教育体制就是制造庸人的机器!你们无法获得诺贝尔奖是极其正常的事情,获得了反倒是不正常的事情!这是一个事实,不管你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接受!” 一个愤怒的学生在人群中站起来大声道:“你怎么可以光光以一个诺贝尔奖这一个指标来衡量中国的教育?而且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去拿个诺贝尔奖,而是在这里用这么一顶大帽子来压浙江大学?” 叶无道习惯性的想要推一下镜架,突然发现并没有戴眼镜,依旧是那副没有感情的冷漠语调:“对于我来说,摘取一个诺贝尔奖远远没有征服自己心爱女孩的心有意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想说的就是没有内涵的人是无法有所作为的,至少这种作为在世人眼中值得青史留名。” 所有人再次哗然,被叶无道惊世骇俗的言论所震撼,而且这番看似矛盾的话让他们更是稀里糊涂,有一种雾中看花的感觉,似乎有点深奥了,叶无道自嘲道。 “因为被你打断,刚才的那些话纯属私人见解。”叶无道看着那个莫名其妙的学生,摇摇头继续道,“浙江大学是本人认为最有可能在二十年内成为能够真正代表中国内涵的大学,在各个方面超越清华北大成为中国的第一名校!” 台上的众位浙大领导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个小子,总算没有越轨太多,否则就成为一场闹剧了。 “拥有丰厚历史基础和文化底蕴的浙大,有着无法预知的潜力,丰富的人才储备,强大的经济支撑,财政资源和社会资源的支持都是浙江大学再次崛起的理由!北京大学也是现在最好的大学,国家给予很大的支持。但同清华一样,几十年来的风雨已让这所名校沦为太子监。这所学校的发展实际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方向性的偏差。历史包袱过于沉重,对所谓“名分”的偏执也已经成为这两所学校校园文化的毒药。 我对它不抱有任何希望,而清华则因为潜规则太多,虽然国家大力支持,但是难成大器!浙大能不能成为未来中国最好的大学,取决与浙大能否在一个更加广阔的经济和文化基础上建立自己的基础。从某种意义上讲,浙大能以自身的力量改变以浙江为中心的区域文化面目之时,便是浙大成为中国最好大学之日。国有成均,在浙之滨!有着百年辉煌历史的浙江大学,不能够让那些沉眠的先人蒙羞,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加入竺可桢学院的唯一原因!” 叶无道露出上台演讲后的第一个微笑,声音也转为柔和,“我来浙大除了因为这里有最多的美女以外,还有就是想等到老的时候,可以骄傲的对子女说----你们的爸爸毕业于中国,不,世界最好的大学----浙江大学!” “谢谢!”叶无道轻松的走下演讲台,耳边先是死一般的寂静,最后爆发轰鸣的掌声。 这次演讲显然极其成功,也被载入浙大的历史,成为辉煌篇章的醒目一页。 被誉为浙大崛起的号角! 台上角落的一位美丽女性从叶无道一上台,眼泪就没有停止过,那双迷人的盈水秋眸有着无法言语的感情。 无道,你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