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开学典礼(中) - 极品公子

第十一章 开学典礼(中)

“君子之心事,天青日白,不可使人不知;君子之才华,玉辒珠藏,不可使人易知。切,老子又不是什么君子,这一套准则面目可憎的要死啊!”叶无道将《菜根谭》扔到一边,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正在用叶无道那台苏惜水送来的ibm玩魔兽的洪飞叹道:“叶无道,也喜欢看《菜根谭》啊,果然是强悍的天才,听说你语文一百四十七分,创造了高考语文历史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纪录,是作文被扣了三分吗?” 叶无道望着桌上挂着的小风铃,淡淡道:“也许吧,可能是想法有点偏激异类,使得阅卷组引起一场保守派和激进派不小的争论,最后取了个中间数,就有现在的分数了。” 洪飞那饱受刺激的心灵再一次遭受重创,双手举起作屈原问天状,“什么世道啊,我语文才一百一十分不到啊!作文更是我永远的痛,竟然只拿了二十八分,否则也不需要在浙大独守空房了,天晓得我的芸芸在复旦会不会碰上比我还帅的帅哥,呜呜……” 叶无道笑道:“这里离上海不是很近吗,每个星期见一次也不是问题,而且小别胜新婚别有情趣,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洪飞恍然大悟,狂拍马屁,“知识分子说的话就是不一样,被你这么一说心里好受多了,距离产生美嘛!而且能和你在一个寝室,大学四年足矣!” 叶无道食指轻轻一弹苏惜水亲手做的粉色风铃,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声,洪飞不好意思地将手提还给叶无道,道:“明天再去配置一台,手提玩游戏不怎么爽。你玩什么,cs还是魔兽,或者fifa?” 叶无道微笑道:“都玩一点,不过水平一般般,搬不上大台面。” 洪飞感叹道:“果然是天才,竟然还能玩游戏,不知道你说的一般般是什么境界,不要到时候我和你对挑怎么死都不知道。听说我们学校有几个魔兽高手,玩cs的就不知道有没有隐藏大神级别人物了。” 在网上被誉为狙击之王的叶无道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玩枪不要说整个中国cs界,就是放眼全球也很少有他放在眼里的对手。打开qq苏惜水的头像不停闪动,叶无道装好视频,发了一条:美貌比黄金更容易使人起盗心,老婆同意否? 苏惜水托着腮帮鼓着气呼呼的小嘴巴,满眼哀怨的望着叶无道,原来是埋怨叶无道的“姗姗来迟”。一旁想向叶无道取经的洪飞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大罪,连忙给叶无道赔不是,在视频前面挤眉弄眼的帮叶无道解释,苏惜水扑哧一笑,打了一条:罚你帮叶无道买早餐一个星期。 笑着答应的洪飞跑到阳台上和他的芸芸煲电话粥,把整个寝室让给叶无道。 “我明天会代表新生发言。” 苏惜水醋味道:“一定是想让让无辜的少女都知道你这头大色狼吧?” 接下来就是叶无道狂乱的言语情话攻势,苏惜水似怒还羞的娇骂声不绝于耳。 苏惜水关掉电脑喃喃自语,对着桌上的那张龙飞凤舞的张旭草书圣典《自叙帖》海报痴痴犯傻,刚好洗澡出来穿着睡衣的林茜跑到苏惜水身后,笑道:“刚才和谁聊天呢,你怎么换成苹果机了,那台ibm呢?” 苏惜水皱眉道:“我明天要去取钱买东西,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反正你比较精通服饰,正好给我做参谋。” 林茜趴在苏惜水的肩上,道:“怎么,碰到悦己者容的人了?我前几天看到一件印花雪纺礼服裙,要是你穿上一定让所有女那人都臣服在苏大小姐的裙子底下!” 苏惜水嘻嘻笑道:“我要帮他买一套西装,最好是白色的,一定很好看。” 林茜尖叫道:“惜水,你没有生病吧!他有什么好的,没有志向没有家世没有气质,这样的男人也能让我们的公主看上,我实在想不通,不管怎么样,我们三个人是不会同意你和他交往的,坚决不同意!饭钱你付,租房子也要你付,现在还要你买西装,如果苏惜水茫然道:“你们是这么认为他的吗?” 刚刚陪男朋友散步回来的其她两名帮凶马上站在同一条战线一起“炮轰”她们还不知道名字的叶无道,在她们眼里平庸的男生是绝对不能染指苏惜水的。 苏惜水这个沉醉在爱情的女人终于知道她犯了一个不小的错误,叶无道在她们心目中竟然是如此的不堪,这让她诧异的同时感到一阵愤怒,婉约平淡的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有一种骂人的冲动。 她脸色不善的淡淡道:“他明天将作为学生代表上台演讲!” 三个女孩一愣,林茜张大嘴巴问支支吾吾问道:“新生代表?他是这一届的新生代表?” 方琴震撼道:“我们这一届的新生代表可是那个文学天才柳思涵啊,听说这一届的新生更是恐怖,其中有不少的天才人物没有选择北大清华,那个家伙明天要代表新生演讲?” 苏惜水冷冷道:“我想叶无道作为浙大这一届的新生代表没有任何人会有意见吧?” 林茜惊讶的手里象牙梳子掉到地上,方琴吃惊的捂住嘴巴,往后坐在床上,仅剩的一个更是夸张的大声尖叫,“叶无道!” 当事人叶无道正洗完澡走出卫生间,一张彤红的娇颜站在门口,头发湿湿的他展露彻底颓废的一面,迷离而沧桑的眼神注视着“视察”的美女辅导员,虽然身上披着宽大的毛巾,但是那出乎如人意料的清奇体魄让人惊叹,完美的比例,性感而魅惑。 跟在范虞艺后面的田景升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同样是这个寝室的林峰则是一脸愤怒。 范虞艺红着脸强自镇定道:“明天的演讲今晚最好抽出点时间准备一下。” 洪飞笑道:“辅导员,放心吧,叶无道的语文可是一百四十七分,一个演讲还不是手到擒来。” 叶无道淡淡道:“没有问题。” 范虞艺尴尬的推出寝室,火烫的脸颊让她不知所措,到了第二个寝室她都是迷迷糊糊的。陪着辅导员“视察”的田景升转身时朝叶无道伸出大拇指,叶无道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道:“既然要一鸣惊人,就应该来得彻底和猛烈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