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开学典礼(上) - 极品公子

第十章 开学典礼(上)

“你就是那个拒绝清华北大的叶无道,那个在网上引发无数争议的焦点人物?”美女辅导员饶有兴趣问道,用食指推了精致的金丝眼镜的边缘。 肖菁瞪大圆眸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位一眼过后极为淡泊宁静的青年,突然发现那份与世无争的假象后面似乎隐藏着耀眼的锋芒,她发现自己看不明白这位同龄人,那么出众的人难道不应该是始终像太阳般璀璨吗? 其她的女孩子也是惊异加崇拜的脉脉注视叶无道这位浙大的头号新生,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帅气很多,只是没有那份张扬和骄傲。 “不可以吗?”叶无道轻描淡写道,轻轻瞥了一眼笑意盈盈的美女辅导员,继续看他的《全球战略解析》。 辅导员眼中闪过一抹讶异,笑道:“当然可以,只是有点受宠若惊。希望以后相处愉快,能够给我们班级带来应有的荣誉和激情。” 叶无道抬起头嘴角勾起轻微的弧度,道:“我想知道这是义务还是权利。” 这带着狂妄的回答顿时引得那些女生心花怒放,能进入竺可桢的女孩子当然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花瓶角色,对于个性和成就的追求是其她女孩所无法企及的,她们对于男孩的相貌倒不是那么看重,当然不是说叶无道不够上镜,相反,这家伙是越看越好看的那种人。 美女辅导员笑道:“当然是权利,本人向来不崇尚**,民主高于一切。我的名字是范虞艺,叫我辅导员也行,范老师也行,就是叫我虞艺也不会介意,咯咯……” 叶无道将书放好,淡淡道:“我以后可以借这里的书吗?” 范虞艺走到办公桌整理着繁多的资料,道:“当然可以,那些书都是学院老师的珍藏,只要不丢失损坏就没有问题。” 一旁一直注意叶无道的男孩带着浓浓的挑衅意味道:“你就是d省的高考状元,听说你数学满分?不知道你做了多久才交卷,事后我随便画一下,大概三十五六分钟吧。” 叶无道不以为意淡淡道:“忘了,没有在意时间,这种事情似乎没有什么意思。” 那个男孩扬起一个鄙夷的微笑,数学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听话的小孩子,没有任何的挑战性。而叶无道的这个回答在他看来就像是在逃避,这让他的虚荣极度满足。 叶无道好像想到什么,微笑道:“反正我交的时候监考老师说还无法交卷,只好再等了五六分钟。” 范虞艺可爱的张大嘴巴,这么强悍的学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希望以后不要太骄傲。她不禁多瞧了几眼,浪子?她脑海突然莫名其妙的浮现这个词语。她摇摇头对那个男孩笑道:“林峰,这下子遇到实力相当的对手了吧,旗鼓相当的数学尖子生,我是不愁我们班没有出色的成绩单喽。” 叶无道微笑道:“浙江省的理科数学考卷我无聊的时候做过,大概和我们省考卷的时间差不多,有点意思。” 林峰心脏剧烈跳动,一个文科生竟然有这样的数学天赋,他实在不敢相信这是个事实,身为中国奥林匹克数学尖子生的他无法接受这种近乎耻辱的事实,他“友好”的伸出手,“以后多切磋。”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范虞艺淡淡一笑,这样正好可以互相牵制,否则太优秀的学生不好管,“叶无道,学校决定让你作为新生代表在明天的开学典礼上发言,你最好准备一下。” 肖菁和林峰都是一脸羡慕的偷偷瞄叶无道,这份可是一份殊荣,很快就会被全部的新生认识,直接成为学校的明星人物。 叶无道略为沉思,皱眉道:“我不想发言。” 包括范虞艺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田景升更是两眼瞪得像灯笼,叫道:“老大,这可是成为女生心目中偶像的大好时机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绝对不允许犯这种低级错误,老大,再考虑一下啦!” 所有人转头冷冷注视着田景升,尤其是女生更是杀人的眼神,露出狐狸尾巴的田景升一阵虚伪的干笑,仰头道:“今天的月色不错啊,呵呵,呵呵,很适合散步。” 范虞艺疑惑道:“为什么?有理由吗?” 叶无道凝视着那张出众的容颜,微微一笑,淡淡道:“没有理由!” 众人狂汗,竟然有这样的人!范虞艺更是惊讶的傻乎乎看着叶无道,这种事情应该是高兴还来不及吧,没有想到这么快就给自己添麻烦了,这可是学校的意思,要更改确实十分麻烦,影响也不好。 “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想回去了。” 范虞艺机械的点点头,大受打击,“好的。” 叶无道不理会那些交织着崇拜、羡慕和诧异的眼神,缓缓走到那个橱窗,抽出一本书,转头道:“这次就借这本吧。” 范虞艺好看的紧皱黛眉,思索着怎么和院长交代,林峰没有想到这个室友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悍和嚣张,看来以后的寝室和校园生活一定十分“丰富多彩”。 叶无道走出行政大楼的时候,发现苏惜水竟然还没有离开,一个人提着裙角可爱的自言自语,修长的大腿轻轻摆动,最后令人啼笑皆非的跳起方格。 叶无道摇摇头,嘴角微微翘起,冷漠转为柔和,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送过苏惜水东西,在这份温馨的星空下灵感一闪,想到一件不错的礼物。他轻轻走过去从她背后一把抱住柔软的娇躯,耳鬓厮磨呢喃道:“就不怕化作望夫石?” 突然被人抱住的苏惜水吓得要挣扎,感受到那熟悉的味道后马上听话的依偎在那温暖的怀抱,“这么快就出来了?等待也是一种美嘛,走到一半就想你了,想着想着就哭了……” 叶无道扳正苏惜水的身体,望着果然还有些微肿的大眼睛,心疼道:“傻丫头,怎么老是喜欢流泪,真有林黛玉的潜质。” 苏惜水噘着樱桃小嘴道:“也许真的是上辈子我欠你的呢,所以这辈子注定要用一生的眼泪来偿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你就会流眼泪,有些时候想着想着哭了自己也不知道。你们辅导员找你有事吗?” 叶无道搂着她淡淡道:“她让我做学生代表发言,我拒绝了。” 苏惜水朝他做了一个鬼脸,道:“不知道珍惜的大笨蛋,不过也好,不用担心太多的女孩子被你花言巧语蒙骗。” 叶无道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她的娇臀,笑道:“有这么说老公的吗?白天的事情还没有跟你算帐,正好新帐旧账一起算,说吧,怎么办?” 苏惜水不依道:“这不能怪人家!对了,无道,喜欢水晶吗?” “恩,不喜欢钻石和黄金,喜欢水晶,干净的没有一点杂质,纯澈,无暇。” 苏惜水离开叶无道的怀抱,捧着一块水晶饰品放在叶无道面前,认真道:“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说水晶‘辛寒无毒、安心明目’,而这种紫水晶在西方国家也代表着‘爱的守护石’,是我今天好久才找到的哦。” 叶无道接过那块精致的水晶饰品,在苏惜水额头亲了一下,“我送你回寝室。” 到苏惜水女生寝室楼下的时候,一对对的情侣都把视线投向叶无道和苏惜水这个浙大明星人物。苏惜水更是轻轻踮起脚,搂着叶无道的脖子,投下眷恋的深深一吻,让无数男生万念俱灰,一个抱着吉他打算深情告白的男生气得摔碎那把吉他,掉头就走。 这下叶无道知道明天自己肯定是令人“唾弃”的大人物了,亵渎校花级的美女会长,这项罪名绝对足以让他成为过街的老鼠。心一狠,妈的,大不了把浙大搞得天翻地覆,出名就出名,反正早就已经习惯,叶无道反搂住苏惜水的小蛮腰,下身的异样特征忠实转达主人的猥亵意图,等到苏惜水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他才放过她,拧着她的耳朵恶狠狠道:“你是不是早有预谋的啊?” 苏惜水可怜兮兮的求饶道:“就看在我跑了几条街送你礼物的份上,无道小人不计大人过好不好?” 叶无道无视那些复杂的眼神,坦然道:“亲老公一口就把你的滔天大罪一笔勾销。” 苏惜水根本没有看其他人,再一次踮起脚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心有所属,毫不犹豫地吻上叶无道的嘴唇,忘我而专注,这个时候的她在那些人眼中圣洁而又妩媚,散发无与伦比的惊人魅力,原来恋爱中的女人是如此动人。 在一路的震撼眼神礼送下叶无道回到寝室,田景升还没有回来,给他打了一下电话,“告诉辅导员明天的演讲没有问题。” 田景升一声欢呼,邀功道:“范老师,叶无道答应做明天的新生代表了!” 范虞艺暗自松了一口气,这个学生还真是高深莫测。她都有点期待明天这个让清华北大丢尽颜面的问题学生了,是妙语连珠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叶无道拿起桌上的一本《菜根谭》,嘴角微微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明天,我会让整个浙大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