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天才新生(下) - 极品公子

第九章 天才新生(下)

叶无道和她的视线一接触马上离开,他可不想成为什么明星人物,平静的读完大学完成这段必须经历的阶段然后迎接真正的杀戮和竞争,就像一位老人知道自己的最后期限,叶无道知道这两年也许是他注定不平凡一生最平静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只想做个和一般人没有两样的凡人。 当众人见到苏惜水这个校学生会副会长出现在教室的时候,顿时掀起一阵惊为天人的狂潮,女人的嫉妒羡慕和男生的好感惊艳形成巨大的对比,准备发言的几位大二学长都赶紧给这位校花让座,而辅导员和院里的领导也是亲昵地打招呼,苏惜水优雅的举止和高贵的风华瞬间征服这些刚刚步入大学的学弟学妹。 当她将渴望的视线投向叶无道那个角落的时候,叶无道皱眉摇摇头,苏惜水心有灵犀的转头朝竺可桢学院的一位副院长淡淡微笑,在最边上挑了一个位置坐下,只是眼睛里的失望无法掩饰。 院长出乎叶无道的意料是一位年富力强的中年人,而不是垂垂老矣的翁叟,他的演讲没有让叶无道感到俗不可耐,其中“坐在这里的每一位新生都应该是以成为各自专业最拔尖的人才为大学四年的目标!理由?能坐在这里就是唯一的理由!”尤其让叶无道称赞,这样的领导不愁浙大不出人才。 那位田景升所说的辅导员果然十分标致,在妩媚和清纯中找到了一个比较完美的平衡点,恐怕一轮恐怖的恋师运动就要在学院掀起。 田景升突然冒出一句:“老大,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高姓大名呢。”叶无道疑惑道:“床头不是有标签吗?寝室门口好像也有吧?” 田景升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当时忘了。” 叶无道淡淡道:“叶无道。” 田景升习惯性的哦了一声,随后猛然醒悟吓趴在地上,嘴里还塞满零食的他就像个滑稽可笑的小丑,“叶无……”几乎是狂呼的声音一下子盖过那位学长的演讲,所有的眼光全部被他引向这边。 叶无道不等他说出那个道字,狠狠瞪了冒失的他一眼,后者识相的捂住嘴巴。面无表情的叶无道冷冷正襟危坐,无视那些好奇的眼神,苏惜水偷偷抿嘴娇笑,朝叶无道俏皮的吐了一下舌头。 洪飞偷偷的跑过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叶无道盯得毛骨悚然,“好小子,你就是那个叶无道啊,后来偶然看到寝室门口你的大名差点没有吐血,小甜甜这种表现还算正常。我赶紧来瞻仰一下,顶礼膜拜顶礼膜拜!” 田景升抗议道:“警告你不许叫我小甜甜!否则后果自负!”洪飞无所谓的努努嘴,一副懒得鸟你的可恶表情。 叶无道苦笑道:“膜拜你个头,不过是小鼻子小眼睛小人物一个。” 洪飞一副受惊的样子,“你还小人物!?知不知道暗恋你的女孩子有多少,我们学校那边可是有不少的女生都是冲着你才报浙大,你可不能辜负人家的一片深情,啧啧,都是美女啊!” 气得不行的田景升不客气道:“美女,有前面那位漂亮吗?” 洪飞望着前面嫣然典雅的苏惜水,嘿嘿一笑,“和叶无道的女人当然是有一定差距的,其实那些女生都以为像你这么有个性的人一定长得比较抱歉,但还是抱着大无畏的态度选择浙大,光是这份勇气你就应该给她们一点机会。” 叶无道不以为然地淡淡一笑置之,自己可没有义务拯救所有陷入迷途的母羔羊。 散场后叶无道一个人走到安静的广场,挑了一个石凳,突然一双温润的小手蒙住他的眼睛,胸前的两块饱满温玉紧紧压在叶无道后背。叶无道拉过那双手的主人轻轻抱在自己怀里,“调皮的丫头,今天晚上怎么肯大驾光临我们学院啊?” 苏惜水坦然坐在叶无道的大腿上,娇笑道:“当然是上级视察工作喽!监督某人有没有沾花惹草四处留情,一经发现立即严惩不贷。” 叶无道抱着软玉温香的娇躯,手撩起她的长裙,沿着修长雪嫩腿伸入那块禁地,撩拨起苏惜水这个古典美人一阵无名的欲火,经历过叶无道滋润的她很快就不作抵抗的瘫软在他怀里,樱桃小嘴轻轻吻着叶无道的脸颊,吐气如兰,“无道,想我吗?” “我想惜水的温润的嘴巴,灵巧的舌头,柔滑的**,纤盈的小腰,还有淫荡的花园!”叶无道手伸入禁地的核心,肆意玩弄着少女的柔嫩和圣洁,引诱出放浪的一面。 娇喘不息的苏惜水双手无力的撑在叶无道肩上,随着叶无道露骨的挑逗和双手的侵袭她渐渐感到一阵燥热萦绕在胸口,娇腻的断断续续道:“为什么不要租房间,难道你不知道我很想你吗?我想和无道住在一起,一刻也不要分开,要无道疼我爱我。肯定是你不喜欢我了,要了人家之后就嫌弃人家了,呜呜呜呜……” 叶无道终于知道女人唯一不变的就是善变这个道理,手上的动作不停,嘴巴咬着苏惜水精致粉嫩的耳垂,“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开房间,好久没有和水水亲热了。” 苏惜水羞涩的恩了一声,偷偷将叶无道的另一只游走在自己臀部的手放到胸口,娇媚道:“无道,那里是不是大了?室友说我的身材变好了,尤其是这里。” 哪一个男人经得起这么个大美女如此勾引挑逗,叶无道非但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更不是闭门不入的鲁男子,一向打倒一切卫道士自居的他马上隔着衣服握住那只逐渐丰满诱人的乳峰,“小**,舒服吗?”女人是生来爱和诱惑勾引的,而不是被男人尊敬的。 苏惜水摇晃着被亵渎的身躯若有还无的摩擦叶无道的身体,用妩媚到骨子里的声音抗议道:“人家才不是那个!” 叶无道淫笑道:“那个是哪个啊?” 苏惜水不依的捶打着叶无道的肩膀,“打死你这个坏蛋,让你欺负我!” 突然叶无道的手机铃声响起,叶无道打开一看是田景升那个家伙,不禁后悔把号码说给他,不情愿的接听,竟然说是辅导员要他去一趟办公室。苏惜水翘着小嘴巴,不高兴道:“怎么可以这样,我不管我不管!” 叶无道淡淡道:“和老师说我没有空。” 听叶无道这么说苏惜水又不肯了,其实她只是想知道叶无道肯不肯为她作出这个牺牲罢了,结果并不重要,心里甜蜜道:“你还是去辅导员那里吧,不要给辅导员留下不好的印象。” “那你岂不是要独守闺房?” “晚上我们可以视频聊天啊,一定要上线哦。” 叶无道拍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小妮子,怪不得要送我手提,原来是早有预谋。 好不容易找到行政大楼的竺可桢学院办公室,叶无道敲门进入,发现里面热闹非凡,田景升这个生活委员正在和一群女孩有说有笑,看来都是一个班级的,叶无道站在书柜前浏览里面的书籍,田景升一见到叶无道马上抛下众女屁颠屁颠来到他跟前,笑嘻嘻道:“我刚才还在和她们谈论我们学院的头号风云人物呢,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和她们说我认识叶无道她们还不相信,嘿嘿,到时候她们一定大吃一惊。” 叶无道无所谓道:“辅导员呢?” 一个女生突然神经质的尖叫,拿着班级名册喊道:“那个叶无道就在我们班!” 田景升不怀好意的奸笑,“老大,这下你有麻烦了。” 一个文静中透着高傲的女孩走到叶无道面前,大方道:“肖菁,现在是我们班的代理班长,很高兴认识你。” 这个时候走进来一个蛮英俊的男孩,一身范思哲,脖子里的象牙项链格外醒目,他身旁站着美丽的辅导员,两人堪称绝配,一见到这个骄傲而自信的男孩,肖菁根本就没有听到叶无道的自我介绍,今天是他第二次遭遇这种外人看来极其尴尬的糗事,他不禁问大多数女人都那么在意一个人的家世吗? 田景升像当时的上官明月一样气愤,低声咒骂道:“庸俗的女人!” 肖菁走到那个男孩面前,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虽然才认识不到半天,但是已经对他产生不小的好感,他可是浙江省的高考状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清华北大,在竺可桢学院也是绝对的佼佼者,她无意中听说他曾经获得三次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金牌,国际物理和化学竞赛也是屡获大奖,在整个浙大他这个新生都是赫赫有名,即使比不上那个神秘的叶无道,也能算是风人物了,加上风趣的谈吐,很容易就博得她的好感。 “范姐姐,明天我请大家去我家吃饭好不好?”肖菁亲昵地拉着美女辅导员的手道。 “恐怕学校不会同意的,不过我发现我们班上很多同学都比较腼腆,确实应该多交流一下感情。”美女辅导员笑道,散发别样的成熟风韵。 “前提条件是你家的位置足够宽敞,我计算过大约需要两百一十二个平方才能显得不拥挤,而根据杭州的房价水平这样的高级公寓大约需要两百四十五万左右,升值空间在7%至9%之间,肖菁,你还是个小富婆哦!”那个男孩笑道。 “我的大学习委员,知道你数学厉害,连杭州的房价指数也去注意!范姐姐,我的提议怎么样,我家就在西湖区,还可以带同学去西湖逛逛哦。”肖菁冲那个男孩做了个鬼脸,朝辅导员撒娇道。 “好的,今天晚上我还会去所有寝室看看,到时候问一下。”美女辅导员笑道,突然张望问道:“叶无道还没有到吗,不仅仅是你们,学校里很多老师都想知道这位天才新生的庐山真面目哩!” 叶无道正在翻阅一本橱窗里的学术专刊,抬起头淡淡道:“我就是叶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