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天才新生(上) - 极品公子

第八章 天才新生(上)

叶无道默默感受她胸部的浑圆和坚挺,带着些许笑意道:“杭州自古为文人荟萃之地,乾隆下六下江南留下不少千古风流韵事,也留下不少珍馐美食。蔡羽绾预言继淮杨菜、上海菜之后,细腻典雅、极富文化内涵的杭州菜将会大火起来,除了粤菜以其料选丰富百菜百味、川菜以其口味醇浓经济实惠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外,处于中间档次的口味变化一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蔡羽绾发现菜肴制作精细、口味清新淡雅、就餐环境舒适的江浙菜系在近几年的崛起,因为杭州菜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市场切入点----白领阶层,在休闲著称的城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且临近的小资城市上海也是极具开发潜力的地方,江南菜肴那种温文尔雅的品味被人称为‘白领菜’,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内涵将使杭州菜大行其道!” 上官明月惊讶道:“飞凤集团想要进军浙江?” 叶无道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聪明的孩子,要不要奖励一颗糖啊?” 上官明月担心道:“可是你确定杭州市场、或者说南方市场没有饱和?毕竟想要突破无处不在的贸易壁垒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且杭州人还有点排斥外地人,尤其你要占领他们引以为豪的饮食业,他们怎么允许你大摇大摆的进入杭州,加上杭州的本地餐馆饭店都很有竞争力,像楼外楼、知味馆,都有着无法比拟的历史沉淀优势。” “谁说我要让飞凤集团大摇大摆明目张胆的进入杭州市场了,兵不厌诈,我可以暗渡陈仓或者借花献佛嘛。” “暗渡陈仓?借花献佛?” “秘密!现在讲出来就像一部知道结局的连续剧,会让你乏味。而且就算我招摇的进军杭州抢占浙江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你所说的那些老字号我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就你最狡猾!整天忙着忽悠别人,不是好人。” “老婆大人果然是明察秋毫啊。” 上官明月羞气的哼了一声,原本就极为圆润的胸部有意无意的摩擦叶无道的手臂,娇嗔道:“整天占别人的便宜,小心我生气。” 本就符合杭州婉约慵懒气质的她此时那付楚楚动人的娇态令人心神摇曳,路上的行人都是一阵晕眩,叶无道在她耳边低声道:“明月的胸部真的很诱人。” “色狼!”上官明月娇呼道,低下头望着自己胸部和叶无道手臂杰出的部位,那挺翘的浑圆因为挤压而呈现更加诱人的弧线,她的身体瞬间被一种莫名的悸动和火热笼罩,觉得一种酥麻感觉从那里传遍全身,细微的摩擦让她有一种陌生的快感,让害羞的她没有挪开反而更加贴紧他的手臂。 坐在回学校的出租车上,叶无道用那生硬的杭州话和司机有一句没一句的海阔天空胡侃乱侃,听得上官明月偷笑不已,但是最后她发现从叶无道的话语中可以归纳出三个关键词----房地产、足球、饮食! 她内心不禁感叹佩服叶无道对细节惊人的捕获力,如果加上众多专家的参考资料很快他就可以对杭州的一切有比杭州人更加深刻的认识吧?她开始有点懂得为什么他能够在各个领域无往不利,高度的概括能力和细致的分析能力,加上极强的直觉! 能够默默支持这样的男人,任何一个女人都很难有怨言。 回到学校,上官明月在寂静的地方鼓起勇气亲了叶无道一下就跑开,这对于保守的她来说已经是天大的举动。叶无道淡淡一笑,能迟一点吃你就迟一点吧。 “同学,知道食堂怎么走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叶无道耳畔响起。 “我也是新生,只知道自己的寝室。”叶无道耸耸肩淡然道,看见那个还算漂亮女孩手里的一大堆书籍,叶无道一阵无力。 “谢谢你。”女孩礼貌的道谢后与叶无道擦肩而过。 没有擦香水!叶无道惊奇的发现,不禁回头望了望这位与众不同的女孩,一般来说像她这样长得不错的女孩绝对会或多或少擦点香水,没有香味的女人最香!这让他想到慕容雪痕那绝美的清逸容颜,一股淡淡的惆怅萦绕心头。 想到慕容雪痕很快全球巡演就要到达中国这一终点站,伫立在黄昏中的叶无道嘴角温暖的像个孩子,到时候整个中国都会为雪痕这个丫头疯狂吧? 经历千年辉煌华夏终于有人再一次站在世界音乐的巅峰,这是继刘翔冲出亚洲和神六升空更为让华人欣喜的奇迹,一位最美丽的女性用音符征服了最广大的版图! 他到寝室的时候,只剩下踢完球刚刚洗完澡的田景升,一见到叶无道,马上兴奋道:“老大,以后一定要教我两手绝活啊,什么踩单车、落叶球之类的都行。” 叶无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见整齐的物品和平空多出来的众多书籍,一定是苏惜水这个丫头,朝新室友微笑道:“不怕我误人子弟?而且浙江大学好像是篮球热于足球很多吧?” 田景升崇拜道:“老大,有没有兴趣参加校足球队,像我能进院队就值得庆幸了,听说很快就有东南赛区大学足球馨兰杯的预选赛,到时候老大你一定能大放异彩,浙江不是有绿城俱乐部吗,肯定向你抛媚眼。” 叶无道点燃一根烟,道:“呵呵,我可不会参加什么校队,至于所谓的馨兰杯就更没有兴趣,还不如和女孩子风花雪月来得惬意舒坦。” 田景升暧昧道:“老大,那两个女孩我想绝对是校花级的学姐吧,真不知道老大你是怎么脚踏两只船的,难道真有泡妞秘籍?否则这样的女孩子一个我都会乐得晚上做梦偷着笑了!你不知道那个女孩到了我们寝室见你没在,就帮你买了所有的生活用品,还搬来很多书,最让我们羡慕的是她还帮你准备了一台ib的手提,哦就是洪飞桌上的那台,里面还有肯定是帮你下载的n多游戏,简直就是让我和洪飞嫉妒羡慕的要死,这么好的女孩子如今到哪里去找啊!” 叶无道看着躺在床上嚎啕大哭状的田景升,笑道:“也许是人品问题吧。” 田景升“泪眼朦胧”受伤道:“老大,你还打击我脆弱幼小的心灵!” 叶无道被他左一个老大右一个老大搞得哭笑不得,这么快就要让自己操起老本行啊,道:“今天好像还有个集会吧,知道在哪个教室吗?第一天就迟到似乎有点不妥,希望辅导员不要太恶心,到了大学还跟以前高中一样的话就太悲哀了。” 对于叶无道其实都一样,他从来就不知道尊师重道是啥意思,不过到了大学反而收敛要做个好学生。 “放心,我们的辅导员是一位新来的老师,据说是北大的研究生。”田景升发出一阵奸笑,道:“她可是一位大美女,就算不能和老大你的两位女朋友媲美,也绝对不会差多少,尤其是那种成熟的丰满感觉,啧啧啧……” 吞云吐雾的叶无道笑道:“你和她见过面了,还是道听途说?” 田景升不好意思道:“本人暂时是班里的生活委员,向阳花木也就那个易为春了。” “那就拜托近水楼台的生活委员大人你早日先得月了,这样我们寝室和整个班级就都可以鸡犬升天,高枕无忧的过完大学四年时间。” “还是算了吧,那种女人不是我这种小人物可以养的起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从头到脚的名牌,肯定是那种阳春白雪的小资女人,和张爱玲一个地方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我这种下里巴人的男人是绝对不会犯忌去招惹这种女人的!” “她很清高骄傲?” “那倒不是,只是她的气质使然,人倒是蛮和气的,应该算得上是很好说话的哪一珍惜类型老师,而且没有代沟的存在,交流沟通也没有任何问题,我看见她的抽屉里有不少的时尚杂志哦。” 田景升在两人就要出门的时候突然将视线停留在上铺叶无道的床,“老大,你床上可是还有不少她带来吃的东西,不介意分一点给小弟吧?人生得女如此,夫复何求啊!” 叶无道被这个家伙打败,笑道:“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田景升只是拿了小小的一样,谄媚道:“这些可都是礼轻情义重的东西,拿多了我怕被雷劈。” 来到熙熙攘攘的大阶梯教室,门口的三四位旗袍礼仪小姐顿时让叶无道身边的田景升目不转睛,旗袍下的曲线身段让他就差没有口水直流,叹道:“江南的小妞就是水灵,一看就让人想起那光滑的绸缎。” “真怀疑你是不是从深山野林里跑出来的家伙,就算她们身材还不算差,脸蛋也稍稍逊了点吧,既不是美人瓜子脸也没有精致可爱的娃娃脸,更何况气质一般。” “老大,她们当然不好和你的女人相提并论了,但对于我来说就算不错的了。她们应该是我们学院的吧,没有想到印象中恐龙大会场的竺可桢学院还有这种角色,这下抚平我不安的心灵了!” 叶无道挑了一个最后不起眼的位置坐下,田景升坐在一边四处张望,这种小弟实在是太丢人了。看着那些炫耀手中昂贵手机和mp4、高谈阔论哗众取宠的男生,还有不少神色拘谨十分朴素的老实人,有衣着鲜亮一看就知道家境殷实的千金、公子,有沉默寡言自言自语的怪人,总的来说能进浙大竺可桢学院的人都值得骄傲,毕竟这和清华北大没有什么区别! 叶无道神色平静,仿佛自己和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田景升吃着从叶无道那里剥削来的零食,兴致勃勃自作多情地给叶无道讲述学院里的绯闻奇闻,最后竟然谈到本年度最富传奇色彩的天才新生叶无道,默不作声的叶无道摇头苦笑,突然发现门口出现一个熟悉的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