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西湖烟雨,杭州美人 - 极品公子

第七章 西湖烟雨,杭州美人

因为恋爱而导致智商几乎为零的苏惜水淡雅一笑,拍着叶无道的头,得意道:“他是我们的学弟哦。而且还和王文杰一个学院,以后竺可桢学院一定成为浙大的焦点。”没有感受到那潜在的暗流和硝烟,她心里甜蜜的想,如果知道这个坏蛋就是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天才考生一定会大跌眼镜。 叶无道淡淡道:“能上浙大纯属侥幸。我们学校很少有上浙大的,我绝对是个异类。” 三个女孩都是有点不屑的斜视淡泊的叶无道,对于苏惜水的选择更是不满,竟然选择这样一个连考上浙大都是因为幸运女神的青睐,以后还有什么前途,那么他的学校一定是二三流的高中。 当然这里只有苏惜水和上官明月知道他所说的“极少上浙大”是什么意义,明珠学院确实很少有看得上浙江大学的人。 方琴试探性的问道:“想过考研出国吗?” 叶无道一阵好笑,一挑眉道:“考研这种事情没有实际意义,我不会浪费时间在背书上,浙大四年时间实在是有点拖沓了,如果没有意外我想用两年的时间结束。” 考研=没有意义的浪费时间?众人愕然,在浙江大学有着浓郁的留学氛围,几乎所有人是从踏足浙大的那一刻就有出国深造的计划,因为这就是鸿鹄之志,只有胸无大志的燕雀才安心栖息弹丸之地。至于用两年时间结束浙大课程更是天方夜谭,这番透着傲气的“胡言乱语”导致众人对叶无道刚刚萌发的那么一点好感扼杀于摇篮。 “今天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缺憾哦,无道。” 叶无道笑望着浅笑盈盈的苏惜水,没有作声,女人想告诉你的东西你不用问她也会让你知道。 “吃杭州菜一定要点笋,因为笋被杭州人认为是‘蔬菜中第一品’,只可惜现在不是冬天。” “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反正逃不掉的。” “无道,如果睡寝室不习惯的话可以在外面租房间,我可以帮你向辅导员申请,至于校领导方面我可以保证没有问题。”苏惜水关心道,在她看来叶无道肯定无法适应学校寝室生活。 叶无道苦笑道:“我可是倾尽财产才付得起这顿饭,现在我囊中羞涩身无分文,哪来的钱租房子,我还想让你帮我问问看有没有勤工俭学的申请项目,最好还有家教什么的。” 苏惜水歪着小脑袋道:“真的吗,乱花钱了?反正我每个月两千多都是花不完的,加上我的存款,就算你要在校外租房间应该也是够的。” 上官明月诧异的望着身边淡然浅笑的叶无道,这个时候就是在座最理解叶无道的她也是满眼迷茫,他缺钱?他可以轻易的在叶氏董事会上获取十亿的巨额资金来投资影视业,可以将千万的跑车随手送人,他也会缺钱?竟然还要勤工俭学做家教!是在开玩笑吗,可又不像啊。 叶无道笑问道:“在学校外面租房应该不便宜吧?” 苏惜水按住他在自己大腿上肆虐的魔爪,白了一眼道:“听说过拎包客吗?” 叶无道摇摇头,很新鲜的词汇。 吃软饭的男人!自己没有钱也就罢了,还要剥削苏惜水这个女朋友的钱,简直就是人渣,三个女孩更加愤怒,恨不得将桌上的饮料全部倒在叶无道的头上,这在替苏惜水这个好朋友感到悲哀的同时也让她们觉得自己好幸运,能够拥有优秀太多的男友。 “青芝坞景区就在我们玉泉校区的南面,里面有植物园、灵峰探梅等景点,又有清静悠远的老和山,环境蛮不错的。里面主要提供一些新装修的农民别墅,有单间,一室一卫,我们很多考研学生集聚在这里,那里有很多的川菜馆,有杭城‘香辣一条街’之称哩。” “价格应该不会便宜吧?” “还好啦,大概每间六十到八十元之间,那些来浙大参加考试和进修的人都喜欢居住在青芝坞。” “那就是说你一个月不吃不喝才能付我的房租?我就算有三份家教加上勤工俭学也没有办法还给你,难道我要你陪着我挨饿啊!傻丫头。” “我有熟人的哦,一天四十到五十就够了!一个月我花剩下的一千也不算少了。我的存款也有不少,反正留着也没有用,肯定够的啦。” 你想营造温馨的两人世界? 叶无道暧昧的凝视着雀跃的苏惜水,嘴角的坏笑转达这个信息,苏惜水脸一红,含情脉脉的秋眸愈加水灵,玉润的小手摩擦着叶无道的大手。 “还是算了吧,住校生活其实也是蛮有意思的,就是玩扑克搓麻将还能凑成一桌呢。” 失望之情溢于言表的苏惜水还是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柔眸一瞥,微嗔道:“不准带坏其他人!” 林茜从中作梗道:“惜水,晚上还有很多事情要我们学生会处理,今天有好几场院新生晚会的准备需要校学生会的筹划,我想我们应该回去了。” 苏惜水皱眉并不言语,显然并不想与身边的叶无道分开,桌底下两人紧握住的手转递着那些同学无法想象的恋情,谁想浙大的大美女学生会副会长早已经以身相许这头大色狼。 叶无道放开她的小手道:“你先回去吧,今天我们学院好像也有个集会,我和明月很快就回去。” 苏惜水噘着小嘴依依不舍道:“那我先走喽。” 她多想叶无道能够亲密的亲她一下,多想在所有人面前证明她就是他的恋人,但是她也知道,在上官明月面前,他是不会这么做的,那样会或深或浅的伤害另一个女孩子的心,貌似狂傲不羁实则温柔入骨的他绝对不会让身边的女孩如此受伤。 最后苏惜水临走的时候还是偷偷将饭钱付了,这举动却使得其他人更加轻视叶无道,苏惜水好心的弄巧成拙让成为“千古罪人”的叶无道摇头苦笑,拍拍同样不满的上官明月道:“我们出去走走也回去吧。”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千年不衰的唱调。 黄昏中叶无道牵着上官明月的小手,徜徉在杭州这座最女性化城市的大街上,两人的身影被夕阳拉长得九分写意味道,还留下一分淡而纯的青春痕迹,留在文化积淀过于浓重的金粉之地。 这一刻,叶无道感觉自己离血腥的杀戮和肮脏的商界十分遥远了,嘴角的笑意也蕴含飘逸出尘的清秀,道:“余秋雨把杭州说成中国历史文化的后院,也有人批评身为古都之一的它没有帝王之气,” 上官明月神往道:“杭州就像沾满水气的小家碧玉,作为安身立命之所,她实在是太美了,我好想用古典的建筑点缀这座原本就应该淡雅的城市。” 叶无道站在大街中央,停下身将上官明月拉向面对自己,“中国有两个令人乐不思蜀的休闲城市,一个是‘天府’成都,还有就是‘天堂’杭州,与她相比,北京显得太杂了,上海显得太洋了,广州显得太俗了。以后你就给我生一堆孩子,让我和他们一起看着他们的妈妈怎么为这座城市注入古典的元素,好不好?” 上官明月深深凝视那对没有杂质的黑眸,道:“你总是喜欢让我幻想灰姑娘的童话,即使我怀疑它的真实性,依然傻乎乎的跟着你听不下脚步,因为你亲手为我穿上水晶鞋的那一刻,就注定我这一生要追随着那双手的主人。” 叶无道轻轻抱了一下略显柔弱的娇躯,拉着她的手继续像无止境走向天涯海角走到海枯石烂般走着。 上官明月好奇道:“你真的没有钱了吗?” “就知道你会问!”叶无道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当然是真的喽,除了学费我可是什么家当也没有带,连手机和电脑也没有,以后就需要自力更生赚钱养自己养老婆喽。” “为什么?” 叶无道笑着道:“这就是生活啊,和你一样需要自己的双手动手,而且我想一个人吃惯了山珍海味一定也想尝尝粗茶淡饭,也不能说是吃饱了撑着,我只是对这种自食其力的生活有种莫名的好感,不管是住校、家教、勤工俭学,都是我觉得很有意义的事情。要是拿着几千万来大学成何体统,炫耀还是挥霍?” “你不会仅仅是为了体验生活而来浙江大学的吧?我可不相信你会扔下日进斗金的公司跑到杭州就是为了家教打工看人家脸色。” “呵呵,杭州不是美女的集散地嘛。我可是知道西湖的边的每一寸土地、脚下的每一块砖也许都有着一段与美女、诗酒风流的传奇,为此我还仔细研究了一下杭州美女地图哦!” “这个理由还差不多!” “知我者莫若明月啊!” 上官明月白了一眼不正经的叶无道,“杭州的美女对爱情要求可是很高的,毕竟多少文人墨客在西湖留下爱情的诗篇,而且一般她们都会把爱情让位于西湖,很少嫁给外地人。” “那我只好找你喽,然后作个准杭州人。偶然几次在烟雨西湖中与与杭州的美女邂逅,也就足够了。” 上官明月撇过头装作不理他,小手却是紧紧挽着叶无道,“没有正经的时候,懒得理你!” 所谓的幸福,就是和相爱的人这样一直走到白发苍苍老到必须搀扶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