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鸿门宴(下)(并非重复) - 极品公子

第六章 鸿门宴(下)(并非重复)

叶无道温文尔雅的起身微微一笑,将身边的位子拉开给苏惜水,朝不善的众人微微点头,良好的家教使得贵族的气质无形中流露出来。 那些人稍稍感到可以接受一点,虽然这个家伙平凡了点,但是举止还不算鲁莽,那三个漂亮的女孩差点就直接判处叶无道死刑,在她们看来这样的男人根本无法和苏惜水相配。虽说众怒稍平,但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叶无道还是没有赢得一丝好感。 一旁故意观赏淡青色墙壁上水墨画的上官明月隐隐不快,苏惜水到没有觉得什么大方的坐在叶无道身边,撒娇道:“点了什么菜,我可是要吃龙井虾仁、西湖莼菜汤,还有八宝满口香!” “哪有你这么会吃的淑女,这不是摆明了要敲诈勒索我吗,本人严重抗议!”叶无道悄悄拉住那只纤纤柔荑。 “抗议无效!我要代表广大人民吃穷你这个资本家,再来个怪味脆皮鱼,反正这次来了这么多人。”苏惜水精致的小脸挂满亲昵的得意。 叶无道淡淡一笑,本来想捏一下她的鼻子想想还是算了,免得引来众人的不满,道:“放心吧,都叫了,就知道不安好心。” 苏惜水咯咯直笑,脸上的幸福白痴也看得出来。 那些苏惜水的朋友都是一阵无力和迷茫,苏惜水这个几乎没有瑕疵的女孩平时哪里会如此“放纵”,这个时候竟然和那个家伙这么无所顾忌,这让她们都觉得不值,同一寝室的四个优秀女孩曾经有一个有趣的约定----如果寝室里其中一个人要交男朋友,除非那个男孩通过其她三人的审核才能正式恋爱,这样一来不知道让多少浙大男生失望,最后才有三位浙大风云男生杀出重围迎来可贵的曙光,成为浙大的一个美谈。 苏惜水和上官明月都是那种典型的江南女子,典雅温婉,柔静贤淑,绝对是男人最好的终生伴侣对象,只是两人又有些不同,上官明月在柔媚中透着坚强和倔强,像一朵带刺的月季,而出身名门的苏惜水则更加柔顺似水像娇艳的雪色牡丹,两个浙江大学的大美女众星捧月般坐在相对则要平淡许多的叶无道身边。 “现在我来做一下介绍吧。”苏惜水抢过叶无道的茶水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口笑道,这种疯狂的举动马上让叶无道成为众矢之的。 不等苏惜水报上叶无道的大名,一位维多利亚紧身小礼裙的大眼美女不冷不热道:“林茜,江苏人。”她身边的男孩嘴角微微翘起,道:“赵烨,温州人,国际经贸大三。” 一位精致娃娃脸的可爱女生同样生硬道:“李悦敏,天津人。”高大英俊的男友淡淡道:“钱铮,校篮球队副队长,有兴趣的话可以玩玩。” 李悦敏狠狠瞪了他一眼,“谁和你玩篮球,不务正业,就知道勾引小女生!这个月不准碰篮球,被我发现一次一个星期不见你!”高大强壮的钱铮竟然怕死了小巧的女孩,凄惨道:“可不可以半个月,下下个星期我们学院可能和竺可桢学院有篮球赛。” 最后那位瓜子脸的女孩用绝对称不上热情的语调说道:“方琴,杭州人。”那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生礼貌道:“王文杰,重庆人,竺可桢学院。钱铮,你就少找借口了,对付我们学院还需要你这个校队主力出马,那也太看得起我们学院。” 钱铮惨然一笑,好你个王文杰,竟然不同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反而出卖自己。 叶无道正要礼节性的自我介绍,李悦敏一把拧住钱铮的耳朵,“好你个钱铮,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敢玩花样,还说自己不是花心大萝卜!” 叶无道不以为意的淡淡一笑,自嘲的摇摇头接过苏惜水没有喝完的茶,“有你这么喝茶的吗,有辱斯文。” 林茜火药味十足的替苏惜水打抱不平,道:“那应该如何个喝法?”还没有意识到紧张气氛的苏惜水不以为然地掩嘴一笑,这个林丫头还是那么寸理不让。 叶无道轻轻喝了一口钱塘龙井,淡淡道:“书香不需花,茶醉何必酒,品茶必须静心弦宁神识,正所谓茶道即人道茶德乃人德,戒浮躁戒惊慌戒混乱,这样才能领悟品茶‘日上香炉情未毕,醉踏虎溪云高歌送君出’的意境。” 林茜没有想到这个家伙还真的搬出一堆道理来压自己,一时间无语只好以一声冷哼来发泄心中的不满,她的男朋友赵烨自然看不过去,不怀好意道:“既然你能说出品茶可以修身养性雅心,那么一定对各种茶叶有相当程度的了解,我家有一些别人送的苏州碧螺春和安溪铁观音,想请教一下这两种名茶的渊源。” “据《随见录》载‘洞庭山有茶,俗呼‘吓煞人’,产碧螺峰者尤佳,名碧螺春。’清末震钧所著《茶说》也载碧螺春为上,高于苏之天池和龙井。品赏碧螺春入杯是一件颇有情趣的事,至于能不能发现传闻的‘白云翻滚雪花飞舞’就看你自己的造诣了。” 所有人包括苏惜水这位被她爷爷耳濡目染对茶颇有研究的“大家”也聚精会神地听叶无道的讲解。上官明月望着那些对叶无道不满的家伙冷笑不已,终有一天你们会发现今天的表现是多么的可笑幼稚。 叶无道凝视着杯中的不同于西湖龙井的钱塘龙井茶叶,摇摇头继续道:“鉴别铁观音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分为观形听声察色问香品韵五个过程,道行高深者甚至能品断出此茶产自何村、几年生茶树,还有出自何名茶师之手。而且铁观音的茶艺别具一格自成一家,‘水以石泉为佳,炉以炭火为妙,茶具以小为上’。至于那白鹤沐浴、观音入宫等八道茶艺惜水都会的,你们以后可以让她亲手演示一下。” 那个始作俑者的赵烨看怪物一样看着叶无道,这样的人该不会是浙大新生吧? 苏惜水偷笑不已,叶无道的古典文学涵养就是自己也自愧不如,想当初在长途汽车上那么刁难他都能够对答如流,你们又怎么可以问倒学识渊博的叶无道。 “wecomenearesttothegreatwhenaregreatinhumility.”当我们越谦卑时,越接近崇高方琴对于叶无道的夸夸其谈她没有办法承认叶无道的博闻强识极度不满,用英语低声道,英语专业的她当然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 “thegreatwalkswiththesmallwithoutfear.themiddlingkeepsallof”(伟大坦然地与低微并肩同行。平凡却不与他为伍。)叶无道同样无所谓的轻声道,朝已经气得不行的上官明月安慰一笑,对莫名其妙的苏惜水道:“等一下可别吃坏肚子,我不负责哦。” 方琴一呆,这里恐怕只有她知道叶无道的真正含义,原本想讽刺那个骄傲的家伙的虚伪,没想到反被将了一军,因为自己那一句出自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的飞鸟集,问题是叶无道竟然同样用飞鸟集中的一句来反驳她,她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巧合。 这个时候菜差不多已经上齐,那三位女孩故意冷落叶无道,拉着刚想给叶无道夹菜的苏惜水讲述暑假里的趣闻,加上那三个男生的“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倒也热闹,女孩子的莺语燕声惹得楼上其他的几桌全部往这边瞧,一桌四个美女够让他们大饱眼福的了。 仍然是一脸无所谓的叶无道给噘着小嘴替叶无道不平的上官明月夹了一块西湖醋鱼,笑道:“再翘小嘴巴都可以挂两个油瓶了,傻丫头,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不就是被人看不起吗,无谓的争执没有任何意义。与其生气还不如多吃几块海外闻名的西湖醋鱼来得实在,我可是对这道菜垂涎已久喽。” 上官明月看着陌生的叶无道,浅笑的他没有在d省那股尖锐的气势,那种侵略性的锋芒已经敛去,一个掌握整个省甚至将是整个南方无数人生死存亡的太子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多大的胸襟?上官明月知道他变了,真的成熟了,成为那种阅尽沧桑的老练和沉稳,一种以前没有感受到的安全感包围着笑意盎然的她。 叶无道帮上官明月盛了一碗香浓的鱼羹笑问道:“知道这‘宋嫂鱼羹’的名称来历吗?” 上官明月摇摇头,不禁感叹叶无道的见识广博,在陪他进行高考冲刺的时候她就已经深深震撼他的记忆和领悟力,对于最后的惊人成绩她没有一点惊讶,想到他做文综复习卷的那种完美答案,简直就是标准答案的升级版,叶无道在自己翻了几遍地理政治和历史书后几乎没有多少的疑问。 其他人也是偷偷的竖起耳朵听叶无道接下去的解释,虽然平时吃过这久负盛名的“宋嫂鱼羹”,但说到真正的来历还真没有注意。 叶无道也帮苏惜水盛了一碗鲜美的鱼羹,拿了一张纸巾擦嘴道:“禅位后的宋高宗一天乘舟游玩西湖苏堤,学那文人偶起鲈鱼之思,于是下令制作鱼羹,极为满意的他赏赐给宋嫂百文,根据光环效应的原理其他的富商好贵‘上行下效’纷纷惠顾这鱼羹,呵呵,可见广告很重要啊,它以鲜鲈鱼肉加火腿、笋丝和香菇丝,鲜嫩润滑,故有‘赛蟹羹’一说。” 等到叶无道讲完那些人又开始兴致勃勃地高谈阔论,海阔天空的侃侃而谈,什么娱乐八卦新闻要事都没有放过。苏惜水终于抽出时间给叶无道夹了一块东坡肉,笑道:“胀死你!” 叶无道故意吃惊道:“这岂不是谋杀亲夫?!” 苏惜水干脆将一盘东坡肉端到叶无道面前,娇笑道:“这下子没有人跟你抢了,你说谋杀亲夫就谋杀亲夫喽。” 正谈到电影传奇人物詹姆斯邦德的他们不给叶苏两人充分的时间“**”,李悦敏朝苏惜水道:“惜水,最喜欢哪位007,是出演过《生死关头》等的罗杰摩尔还是主演《黄金眼》、《明日帝国》的皮尔斯布鲁斯?” 苏惜水望了一眼叶无道,掩嘴笑道:“当然是最帅的邦德皮尔斯了,难道你们不觉得拥有巨大杀伤力的他能够使所有的女人为之倒戈吗?”她示威性的朝叶无道翘了一下嘴巴,叶无道狠狠瞪了她一眼,等一下再让你知道把老公和别人比较的“严重后果”。 林茜神往道:“要怪就怪eon公司舍不得皮尔斯提出的两千万美元,否则就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筛选新一任007,虽然那个丹尼尔克雷格有英国正统绅士血统和学院派背景,但是我不认为他能够超越布鲁斯南。” 李悦敏愤愤不平道:“就是,布鲁斯南的地位已经无法取代,任何一次尝试都将成为观众的诟病,我就不看好接下来的《皇家赌场》!” 方琴道:“不过当他坐在英国皇家海军的突击艇在泰晤士河上驶过伦敦的标志性建筑物伦敦塔桥和媒体见面的时候,确实蛮有绅士风度。哦对了,你们谁知道评选007的具体标准,我听说似乎严格的近乎苛求。” 那三个男生面面相觑,无奈的摇头,钱铮这个浙大篮球队副队长基本上除了篮球就不问世事,对他来说,学习都可以放在篮球后面;温州人赵烨是个电玩高手,中国魔兽的精英中的精英,基本上也是不过问电影这方面;而竺可桢学院的王文杰更是痴迷数学建模,根本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怎么晓得007的具体标准,基本上知道詹姆斯邦德已经属于万幸了。 叶无道若无其事的在苏惜水的期待中轻声道:“183公分,76公斤,眼睛蓝色,头发黑色。当然还有地道的英国人,但这一条就将无数削尖脑袋的大明星判了死刑。而丹尼尔克雷格除了头发的颜色,其他全部符合标准。” 三个女孩同时泄气的瞪了一眼自己的男朋友,怪他们这么不争气竟然又让那个家伙抢了风头,不过她们内心深处有那么一点点羡慕叶无道这个看不顺眼家伙的博览多识。 苏惜水奖励性的将一块鲈鱼肉送到叶无道嘴巴边上,叶无道摇摇头笑道:“再吃就像某些人成小猪了。” 苏惜水作势要打,结果桌子底下先下手为强的叶无道已经撩起她的荷叶边褶裙,悄脸一红的她马上噤声不语,乖乖的低下头掩饰那份羞涩和惊慌。 心直口快的李悦敏终于问道:“你是我们浙大的学生吗?”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让上官明月熟悉的招牌式邪笑,那醉人的嗓音道:“是问我吗?”

上一篇   第五章 鸿门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