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鸿门宴(上) - 极品公子

第五章 鸿门宴(上)

在一家规模不小的李宁专卖店,叶无道随便挑选了一双金色铁系球鞋,其实他并不怎么喜欢李宁不过因为这家最近加上实在懒得多走便稀里糊涂的走了进去,那个胖子店主一见顾客上门,马上对拿着金色球鞋的叶无道口若悬河的开始不厌其烦的讲解:“这款根据中国足球人设计的球鞋绝对是物超所值,李宁使用专业激光扫描设备统计过130多名甲级球队专业运动员的脚型数据,符合人体生物学和解剖学,能更好完成细微的动作效果……” 上官明月张大小嘴,这双鞋子还有这么多奥妙,比起自己的建筑学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她聚精会神的听那个店主推销他的球鞋。 “根据中国脚型资料库,所谓的中国顶级球员脚部足宽比常人宽1、7%,各种关键高度比如拇指、跗骨高度比常人增加10%,这款采取蟹状仿生学原理的结构具有不错的抓地力,脚跟掏空部分加入高缓震材料减少运动时巨大冲力,总体来说一般,价格还算合理,我想你如果你能在货源上控制适量压低价格应该可以营利达到35%。”叶无道把钱递给瞠目结舌的店主,侃侃而谈,这副内行中的内行高姿态顿时镇住了那个胖子。 “作为一名小小的代理商有现在这样的成绩我已经满足,既然你也是懂这行的人我也不瞒你,这里的竞争绝对是超出你想象的激烈,其中的暗箱操作我都不好意思开口,毕竟自己也不干净,没有资格说别人。”胖子叹口气苦笑道,递给叶无道一张名片。 叶无道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微笑道:“钱本来就是脏的,又何必在乎赚钱的途径是否肮脏,我想大哥你老婆看到你拿出一叠百元大钞只会问‘这里有多少钱’而不会问‘这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 “说的是,这时代说白了就是个有钱是爷们没钱是孬种的时代。” 胖子店主嘿嘿一笑,“现在女人难养啊,在杭州买房子又死贵,一个平方怎么也得七八千,两人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够一个平方,要是稍微像样一点的就得上万,什么世道!我家那位典型的‘月光女神’跟钱有仇恨不得全部砸给那些专卖店,弄得我几乎要终日吃泡面度日。” 叶无道淡淡一笑,杭州的房子确实蛮贵,经济学家大肆批判浙江房地产泡沫,温州的炒房团也是玩得风生水起,今后大学生活无聊的时候不怕没有消遣的对象。 叶无道摸着上官明月的柔顺长发道:“明月,你是不是月光一族啊?你也听说了杭州的物价可不便宜,我怕到时候我也沦落到面黄肌瘦皮包骨头哦。” 上官明月俏皮的眨巴着水灵大眼,调皮道:“还有惜水需要你养哦,天蝎座男人对于爱情和和工作的态度最被女人欣赏,一边追求爱情的浪漫一边埋头工作为了生活的面包,无道,这是你们天蝎座男人的最大魅力,要好好利用!” 店主套近乎道:“你们是来杭州读书的大学生吧?只可惜去年杭州没有评上全国文明城市,否则我就可以大肆宣扬一番了。” 叶无道有点失望道:“我刚到浙江大学,感觉杭州这座久负盛名的天堂古都有点庸俗,呵呵,就像艳装浓抹的贵妇,有点失去原汁原味的古典韵味,听说很多宝贵的遗址都因为拆迁而遭受破坏。” “瑕不掩瑜,不是我为杭州辩护,毕竟最佳人居环境不是我们徒有虚名,想象一下老了以后能够泡壶龙井茶,在西湖边上散散步,冬天赏赏断桥残雪,这样的精致生活别的地方可是羡慕的要死。我看你们最好还是在杭州结婚生子算了,小两口日子不要太惬意哦!” 叶无道趁机道:“明月,我们以后还是在这里‘结婚生子’吧,吃吃东坡肉喝喝西湖龙井逛逛清河坊,老死这里的话都不用寻找天堂了。大哥,这里结婚最好的地方是哪里啊?” 害羞的上官明月粉颊泛起红晕,娇嗔道:“谁答应跟你结婚生子了!” 胖子店主可爱的点头道:“是是是,女孩子太早结婚不好,我家那位老是抱怨太早上了贼船没有多玩几年。而且生孩子后女人身材比较难保持,容易降低魅力。” 上官明月败给这两个唱双簧的家伙,一跺脚别过头自顾自的欣赏那些球鞋,心里盘算着自己攒钱给叶无道买一份礼物。 胖子店主将钱还给叶无道,爽朗道:“算了,这双鞋就当作是见面礼送给小兄弟,以后能常来聊聊足球就行。” 叶无道也不客气,自己奉行睚眦必报礼尚往来,欺我一分,一定加倍奉上;敬我一分,自然收到多份的回报,浙江的足球是自己这次来杭州的一个重要板块,你今天的这双鞋以后绝对可以得到百倍千倍的收益。 走出李宁专卖店叶无道随便挑了一家手机店,买了两只一样的诺基亚,现在的他不是那个张扬为本分的太子党太子,也不是叶氏企业的唯一继承人,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而已,所以不需要那种纯手工镶钻的昂贵物品,而且一只两千多的手机并不显得寒酸。 上官明月怎么也不肯收下,叶无道耸耸肩,随意道:“我总不能傻乎乎拿着两只手机走在大街上吧,它们是情侣耶,你就这么狠心我扔掉一只?” “你就知道赖皮欺负人家!”上官明月红着眼睛道,也许一只手机在亿万家产的他来说完全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于自己来说绝对不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玩意,想到自己和他之间那不可逾越的鸿沟,一种莫名的悲伤笼罩着原本阳光的心。 工薪阶层的父母,游手好闲的哥哥,平凡无奇的自己,而他却是那使得女人像向日葵一样围绕的太阳,超人的智慧和风度,显赫的背景家世,古典而完美的母亲,两个人不属于一个世界! 而自己却还一直欺骗自己,让自己沦陷在这个美丽的错误和温柔的大网,坚强的上官明月在众目睽睽之下流下。他是那种可以让几乎无可救药的哥哥心甘情愿老老实实去工地上打工的人,自己怎么配得上他? 所有人以为又是一出年轻人分离或者分手的场景,有人责怪叶无道不懂得珍惜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有人恨不得这样的女人成为单身,一时间焦点聚集在极为相配的一对情侣身上。 叶无道敏感的感受那份坚强下脆弱的原因,抚摸着那绝对没有男人碰过的青丝,柔声道:“傻丫头,是我配不上你哦,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能够牵明月的小手已经是一种恩赐了,小脑袋不可以胡思乱想,否则我会生气的。” 他将手机塞到水灵秋眸含泪的上官明月手里,笑道:“以后这只手机里只能存我一个男人的号码哦。一份眼泪就是一分灵性的回归,多多哭哭也不是坏事,就是我这个罪魁祸首需要背负太多莫须有的罪名,你看看,周围的人都认为我是负心汉呢。” 上官明月扑哧一笑,破涕为笑道:“谁让你是坏蛋,群众的眼光都是雪亮的。” 两人脉脉一笑,赶紧走出众人的视线,上官明月可爱的伸了一下丁香小舌,叶无道看到不远处一家古色古香的餐馆,饶有兴趣的拉着上官明月走进去,在二楼挑了一个临窗的雅致位置,朝服务员道:“所有特色菜都上一份。” 接着叶无道打电话给苏惜水让她过来吃饭,顺便请她寝室的室友一起过来,今天他请客。正在为新生接待事务忙得焦头烂额的这个校学生会副会长只好第一次偷懒的将事务交给别人,打电话叫上自己的好友到叶无道所在的餐厅吃晚饭。 雀跃的苏惜水在走向校门口的时候,和叶无道煲电话粥,“怎么想到要请我们吃饭啊,良心发现还是不怀好心?” “吃人家的嘴软嘛,我怕被你的那帮小姐妹诋毁本人的光辉形象,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啊。” “咯咯,要是这句被她们听到你就死定了,她们的眼光可是出奇的挑剔哦,你可要小心了呢。还有我们寝室的都是大美女哩,只可惜都名花有主了,她们男朋友都会来蹭饭,你可当心自己的钱包,好了,我要和他们上车了,很快就到了。” “路上小心点,迷路了我可家法伺候。” “知道啦~”苏惜水柔媚的声音顿时惹得周围无数炽热视线,吓得她赶紧挂掉电话走向那帮已经准备好“剥削”叶无道这个自己准男友的室友 叶无道望着默默注视着自己的上官明月,一种温馨的成就感油然而生,能拥有这样出众的女人是每一个男人所梦寐以求的吧? 假如自己还是那个一帆风顺的叶氏继承人,恐怕再多一倍的财产再显耀的背景也无法征服明月、羽绾她们这样的女人,世事难料果真是世事难料。轻叹一口气,叶无道端起那杯并不是顶级的龙井茶,温柔道:“明月,你如何看待杭州的房地产。” 上官明月摇摇头,不好意思道:“我对这个并不精通,不过我可以帮你查查相关资料,学院还有几个同学和导师都有不错的研究,我回去就去找他们谈谈。” 叶无道点点头,房地产,足球,餐饮业,这三个都是杭州和浙江让他感兴趣的项目。这次休假当然不会仅仅是一次简单的猎艳之旅,蔡羽绾的飞凤集团将要以杭州为第一个突破口! 苏惜水领着三个室友和她们的男朋友走上楼朝叶无道和上官明月走来,一见到叶无道和上官明月言谈甚欢,除了苏惜水所有人眼神瞬间冰冷,有不屑有嘲讽,还有极度的不满。 一来叶无道平凡的打扮实在不够引人注目,二来那种文雅气质和平时的邪魅气息都被刻意掩饰,剩下的只有那张俊脸,只是没有那种沧桑和忧郁陪衬的英俊是苍白的,没有人可以一眼看出叶无道的内涵,苏惜水室友的愤怒和她们幸灾乐祸的男友都不看好这个不像话的家伙。 硝烟四起,火药味十足。 看来这顿饭需要一定的涵养才能吃得舒心了。

上一篇   第四章 街头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