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潜龙入渊(下) - 极品公子

第六十六章 潜龙入渊(下)

“本来以为污染一个地方可以用金钱和垃圾,但是见到你之后明白你所到之处更是污染的寸草不生,社会主义好青年跟着你玩黑社会不说,好好的女孩子也是一个个洪兴十三妹,你才是最大的污染源啊!”陈影陵笑,现在唯一能和叶无道开玩笑的就是他这个曾经到达一个辉煌高点的他了。 “我可以把这个当作是至高的赞扬。”叶无道厚颜笑道,“深感荣幸。如今坏人这个行业是就业人口最多相对来说就是竞争最激烈的行业,能达到总监所说的这种境界确实已经不枉此生。” “贫嘴!”蔡羽绾娇笑道,真不敢相信面前这个油嘴滑舌的他就是那个台上承诺所有叶氏企业员工成为千万富翁的他,“无道,你真的要去上大学?” “嗯,可能真的要离开一段时间,而且其实我自己头绪也很乱,旁观者清,我想站在局外看你们下这盘棋。” “每次你都有完美的借口!”陈影陵叹了一口气道,偏偏自己还相信这样的借口。 蔡羽绾心中充满失落,那要多长时间无法见面,半年?一年?还是四年?叶无道看着那张紧紧皱在一起的小脸,笑道:“放心,这次休假不会太久,我会尽快结束大学生涯。” “休假?”陈影陵、蔡羽绾和林傲沧异口同声道。 “口误口误!”叶无道赶紧“郑重声明”,犯众怒的下场没有一个是好的,尤其是眼泪已经开始慢慢蓄积的蔡羽绾,更是楚楚动人的惹来更多对叶无道沉默的抗议。 “你们都下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上报给我,尤其是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地方,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记住,细节才是成功的最基本元素,细节筑就辉煌!” 叶无道因为蔡羽绾的“无声哭诉”不得不下了逐客令,而这个时候要命的是孙天意陪着参观完毕的柳婳来到叶无道“欺负”蔡羽绾的“事发现场”,顿时被本来就十分不满的柳婳“当场擒获”,被“人赃俱在”的叶无道赶紧哄蔡羽绾。 柳婳一把拉过秋眸盈泪的蔡羽绾,狠狠瞪着今天已经成为自己老板的叶无道,“你除了欺负羽绾你还会做什么!是男人就不要总是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流泪,这样就满足你的虚荣心了吗?” 叶无道耸耸肩,看着幸灾乐祸的陈影陵,不禁感叹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但是他还是明智的选择沉默,这个时候和一个生气的女人,尤其是大美女争论,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看见叶无道不回嘴以为是他理亏,柳婳变本加厉的痛诉叶无道的种种卑鄙龌龊无耻行径,最后连叶无道都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的遭受人民群众的鄙视,陈影陵则是偷着乐,心中因为总是被他算计的怨气也一吐而光。 蔡羽绾没有想到柳婳会这么说叶无道,最后竟然上升到民族的高度,让别人还以为两人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蔡羽绾赶紧护着叶无道,“婳儿,无道没有欺负我……” 蔡羽绾不说还好一说惹得柳婳更加生气,“都这样了你还护着着他,这不是爱!是放纵!” “男人死亡最后停止的是心脏,知道女人最后停止的是什么吗,影陵?” 陈影陵淡淡一笑,摇摇头,你这只狐狸!我可不想被你拉下水,这种女人你这个自诩为情圣的家伙都束手无策,可不是我能应付的那种层次了。这个时候跟你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无异于自杀! “你倒是说说看是什么?”柳婳柳眉横竖,贝牙紧咬。 蔡羽绾也是好奇的等着叶无道给答案,恋爱中的女人智商本来就低,不是她不得不低而是不愿意高,试想有一个能够承担一切的男人你还需要多余的智商干什么? 闯祸了!叶无道心知不妙,女人的好奇心可不是一般的恐怖,“没什么没什么……” “说!”柳婳和蔡羽绾异口同声道。 “舌头!女人最后停止的是舌头。” 陈影陵落井下石一脸正经道,“这是叶特助的意思,与本人的立场绝对没有关系!” 不等两个大美女发飙,叶无道夺们而出狼狈逃窜,用落荒而逃来形容绝对不会过分。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时候杨宁素竟然堵在门口,一脸诧异的望着尴尬傻笑的叶无道,疑惑道:“无道,怎么了?” 杨宁素、蔡羽绾、柳婳,这下子全省四大美女到了三位,不知道是男人的万幸还是悲哀,至少对于叶无道来说就有的罪受,三个女人一台戏,而且女人之间的战争往往就是因为男人引起。 “无道,如果可以专访今天就可以开始,我刚才转了一圈,尤其是这个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的博弈可以作为重点专题,它甚至可以称为全省企业文化的标杆,具有极大的挖掘潜力。” 杨宁素自然认识其她两位美女,一时间风云涌动硝烟暗起,抛开三人的美丽容颜,蔡羽绾坚强的妩媚、柳婳高贵的典雅、杨宁素雍容的精致都是绝代的风华。 三人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脸上的笑容依旧精致动人,眼神依旧暖意,蔡羽绾没有嫉妒是因为她知道杨宁素是叶无道的小姨,自己未来讨好拉拢的对象。柳婳经常看杨宁素的节目,加上目前还没有爱过谁的她是绝对不屑嫉妒的,杨宁素则是一脸警惕,心有所属的她不得不紧张,但是家教良好的她也是不可能做出超越底线的举动。 “要不大家都到我家去吃午饭吧。”这话一出,叶无道恨不得打自己的嘴巴,这无异于点燃脆弱的导火线,女人的耐心是经不起考验的,虽然三位都是极有气质的美女。 蔡羽绾当然赞成,柳婳即使不同意也不好扫同伴的兴,杨宁素淡雅一笑,朝蔡羽绾伸出手,“以后就请你多多照顾无道。” “今天下午我还有一个重要的采访,恐怕不能去吃午饭了。”杨宁素歉意看着叶无道,脉脉眼神中的妩媚只有两个当事人才能体会。 “我也没有时间,我要陪妹妹去参观油画展览,而且羽绾已经答应和我一起去。”柳婳趁机道,和这样的色狼一起吃午饭简直就是噩梦,她是怎么也要把蔡羽绾拉出这个火坑。 叶无道暗自松了一口气,陪着杨宁素走出办公室,欲言又止的蔡羽绾哀怨的瞪了一眼得意的柳婳。电梯里杨宁素拧着叶无道的耳朵,“说,和那个蔡羽绾什么关系,我可不相信仅仅是业务上的关系,飞凤集团的加盟以我来看绝对不符合她的商业作风,那就只能用商业之外的因素来解释!” “她是我的女人。”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听到叶无道这个真实的回答,杨宁素心里一酸,撇过头不想让叶无道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 心疼的叶无道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女人可以容忍你犯错误,但是绝对不能容忍你的欺骗,与其以后自己陷入尴尬的被动不如现在抓取一点点卑微的主动,把选择权放在杨宁素面前,苦涩道:“这也是无道为什么一直不敢要宁素的原因!因为无道不配!” “你已经拥有雪痕因为青梅竹马我不怪你,但是为什么你还要蔡羽绾,是因为她比宁素漂亮吗?她可以把自己给你,我也可以啊!我把自己的爱情分成两份已经很大度了,为什么你还要考验我的容忍程度,为什么还要这么狠心的对待已经放弃所有尊严的我?”杨宁素哭泣的靠在墙上,那对盈水的眸子布满细细的伤痕。 叶无道轻轻将她搂入怀中,杨宁素使劲捶打着不说话的他,最后身心疲倦的她哽咽着依偎在那温暖的胸膛,叶无道感受着杨宁素的惊慌、悲伤和失望,仰起头似乎是想不让那会刺痛脸庞的眼泪滑落眼眶,极力用最平静的语气淡淡道:“假如她爱上别人,我会放手!但是宁素,我不会!” 杨宁素身体一震,抬起头伤心道:“你是不是因为知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才这么肆无忌殚的伤害我?才可以一点都不顾及我的感受和想法,你知道我要面对多少流言蜚语吗,宁素是个女人啊!” 叶无道像个犯错的孩子将头放在她的脖子里,杨宁素叹了一口气,摸着叶无道的头,“放心吧,我说过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无道,我知道蔡羽绾是个不错的女人,还有上官明月那个丫头也是个优秀的女孩,这些人都对你未来的发展有很大的作用,如果不是这样我才不会让她们呆在你的身边!” 叶无道的手悄悄覆上那浑圆的挺翘,杨宁素抚摸着叶无道的脸颊,“如果仅仅是花瓶,我绝不会让她踏入叶家!只要有利于无道的事业,我做出什么样的牺牲都值得。” 叶无道想说什么,杨宁素捂住他的嘴巴,“放心,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而且我也没有太多怪你的意思,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自己而是我,这也是为什么我永远不会离开无道的原因。” 电梯门打开,杨宁素重新恢复省金牌主持人的那份镇定,和依旧有些忐忑的叶无道并排走出大楼,淡雅笑道:“每次都是你让宁素那么失态!我要马上赶着另一个采访,就不陪你了。有本事就把那个气焰嚣张的柳婳大美人骗到手,咯咯咯……” 一头雾水的叶无道有点痴呆的站在原地,这次赌博自己赢了吗? 开车回到家门口,发现一个青年贼头贼脑的在自己家门外转悠,叶无道停下车走向他,冷冷道:“有事吗?” “我找上官明月。”那个家伙缩头缩脑道,因为叶无道的穿着和气质而自惭形秽。 “跟我来。”叶无道皱眉道,看来谜底自己就可以解开了。 上官明月见到这个年轻人,温婉似水的她怒道:“炎日,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哥哥缺钱,不找你这个妹妹找谁,难道你狠心让我被人追杀?”见到上官明月他马上趾高气扬,一副我要钱天经地义的样子。 上官明月珠泪盈眶,咬着嘴唇道:“没有!我说过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青年有恃无恐道:“那我找爸妈要去!我手气不好最近又输了三万块,上次欠的高利贷你又没有帮我还清,要是你不想见到自己的亲哥哥被人五马分尸就再拿出点钱。” 上官明月彻底失望的望着这个让自己大学退学赚钱帮他还债的哥哥,心神憔悴,甚至失去了哭泣的能力,只是茫然问自己到底值不值这么付出。 叶无道二话不说,一脚将那个青年踹向那个立体鱼缸,就像电影里呈现的那种特技效果,那个可怜的家伙撞翻水缸后倒在地上抽搐,叶无道骂了一声“人渣”,让另一个保姆清理现场。 叶无道狞笑道:“明月,你放心,你哥哥的事情以后包在我的身上,我会把他教育成良好的社会主义好青年!” “可是你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找他麻烦,他就是明天横尸街头我也不会感到奇怪。” 那个家伙倔强的爬起来狠狠道:“小子,我老大的老大就是太子党的青蛇,你给我识相点!” 叶无道淡淡笑道:“那青蛇他老大的老大就是我。” 青年狂笑道:“青蛇的老大是从无败绩的战虎,战虎的老大就是太子党的太子叶……” 上官明月咬着嘴唇道:“叶无道,我不想你插手这件事!”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青年马上吓趴下,颤颤巍巍道:“妹妹,他是谁?” 上官明月冷冷道:“叶无道!” 坐在沙发上的叶无道淡淡道:“放心,以后我会重点‘栽培’你!明月,我们一起去买菜吧,这么大了我还没有去过菜市场呢。” 目瞪口呆的青年傻傻的望着那个清瘦中依稀落寞的背影,喃喃自语,“太子,他就是太子?” 第一次到菜市场的叶无道跟在上官明月身后,暂且不说那辆豪华的玛莎拉蒂,他这一身打扮也让他显得鹤立鸡群,上官明月偷笑着买各种叶无道感兴趣的海鲜和蔬菜,慢慢给他讲解各种物品的来源,叶无道倒也听得津津有味,那颗精明的脑袋其实已经开始寻找新的商机。 叶无道望着一对争吵的夫妻笑道:“婚姻难道不是爱情的坟墓吗?” 上官明月淡淡道:“婚姻是爱情的一个重要坐标,婚前风花雪月不食人间烟火,婚后锅碗瓢盆天天柴米油盐,绚烂归于平淡,这才是生活的真谛,爱情因为浪漫而唯美,因为婚姻而升华,浪漫固然是爱情所追求的,安稳平淡才是爱情的最终归宿。我想那一对夫妻很快就言归于好,你看,我猜对了吧,咯咯……” 叶无道一挑眉,笑道:“明月,你的口气好像张小娴,一副曾经沧海过尽千帆的样子,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人家才没有男朋友!” “以后你就帮我准备高考冲刺吧,到时候一起上大学。” “我可是恨严格的,你别想偷懒!” “现在可以改变主意吗,有误上贼船的感觉。” “呵呵,来不及了。” 两人就象一对新婚的小情侣惹来无数羡慕的视线。 叶无道走出菜市场的时候,抬头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大学,似乎很值得期待呢!” 这一卷结束得有些草率,不管怎么样,第四卷大学之道就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