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潜龙入渊(上)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五章 潜龙入渊(上)

“十年后,在座所有的叶氏企业员工都将步入千万收入者行列,只要你们拿出相应的努力和实力!这是本人对公司的第一个承诺!”叶无道望着下面不可思议的眼神再一次大声说道。 陈影陵紧锁眉头,千万收入?虽说叶无道抛出的这棵橄榄枝确实很诱人,但是要做到这一点近乎是个神话,国际上能做到员工超越百万的都是凤毛麟角。 让所有人成为千万富翁?在场的所有叶氏企业职员出现三种不同的反应,四十岁以上的人是笑着摇摇头,这个梦想晚上遐想一下还是可以的,自从三十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一个平淡的凡人时,他们就有这种忽视梦想的觉悟了;三十岁的则是一脸的茫然,三十二不惑的他们是彻底的迷惑;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则是热血沸腾兴奋不已,叶无道承诺的千万财富似乎已经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能坐在在这里的当然都不是思考能力不强的傻子,相反在那些靠关系混进来的蛀虫被剔除后剩下的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他们会审时度势会精确计算得失,一个空洞的口号不会让他们疯狂,但是当他们熟知的影视业的超重量级人物孙天意、柳婳、张养浩以及《天地》的制作班底到场的时候,他们有点明白为什么台上的年轻领导为何如此“嚣张狂妄”,开始认真衡量叶无道所说“千万富翁”的分量。孙天意和柳婳是那种有钱也无法拥有的人才,除非“以德服人”,这就要求领导自身拥有不俗的人格魅力。 “从今天起,我要建立‘天地’娱乐公司,孙导演和柳婳、张养浩以及创造《天地》这个影视将在今天加盟‘天地’!我相信‘天地’娱乐将创造更大的辉煌成就,‘天地’将带着我们为中国的影视业打出一片大大的疆土!” 柳婳斜视着将所有人情绪调动起来的叶无道,心里并没有太多的赞赏,要不是因为蔡羽绾这位闺中密友的倾尽全力“怂恿挑唆”,她才不会在这种色狼手下工作。 蔡羽绾从来不后悔将飞凤集团和连续亏损的这家叶氏企业联盟,因为绝对忠于感情的她一旦认定自己重视的人,就算是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当初义父本来想让她和那个不学无术的哥哥结婚,因为那份养育之恩她只能答应,幸好那个时候更加流氓更加无赖的叶无道横空出世,将姻缘的红线强行寄到他的脚上,否则她将一生与幸福绝缘。 她现在是抱着感恩的心在爱着叶无道,身为孤儿的她比谁都清楚这份爱情的可贵,所以她要牢牢抓住这份她最珍贵的礼物,即使是付出整个飞凤集团也无所谓。 叶无道声情并茂道:“从今天起,这家叶氏企业将要创造中华区其他七家企业的总销售额总和为目标!这里创造出来的不仅仅是巨额的财富,还有大量的实战型人才和实践型精英,总之,这里不是庸人的集聚地,而是天才的发掘地!” 经久不息的掌声成为走下台的叶无道成功赢得人心的演讲最好注解。 回到办公室,叶无道将那身订做的名贵西装扔到一边,“如果不是羽绾帮我准备这身行头,我还真有穿几十块钱一件的冲动,亲和型领导也许更容易赢得员工的信赖。” 走在身后的蔡羽绾娇笑道:“你还不够亲和还不够深得人心啊,没看见那些员工被你蛊惑的就算你造反也跟你一起揭竿而起,真不知道你除了哄女孩子骗其他人也是这么水到渠成的哦!” 陈影陵狠狠瞪了刚想趁机深情表白的叶无道一眼,后者无辜的耸耸肩,拉着蔡羽绾的小手,“撒娇”道:“羽绾,你影陵哥哥欺负我这个老实厚道的人,你一定要伸张正义啊!” 陈影陵看见恶人先告状还一脸小人得志的叶无道,恨不得马上灭了他,把一大堆公司问题扔给自己不说还极尽挖苦之能,自己这个打工的还真是窝囊。 蔡羽绾笑着拍拍叶无道的头,腻声道:“乖,姐姐等一下给你买糖吃。” 叶无道听到林落燕敲门声,正色道:“影陵,我相信一家叶氏企业并不能够成为你真正的舞台,但是飞龙在天的那一刻我相信绝对不会太久,接下来的日子我希望你可以大刀阔斧的进行你的决策,不需要顾及我的存在,因为我虽然自信精通所有的商业理论,但是真正实施起来肯定是有致命的缺陷,因为理论和实践总是有不可避免的差距,我不想纸上谈兵,所以今后的具体运作还是由你担纲。” 陈影陵微微点点头,但是总觉得自己还是被这个家伙算计了。 林落燕姗姗步入,神色平静道:“特助,他们都在外面等候。” “让他们进来。发一个通知,三天之后每一个员工交出一份对公司前景的看法,对于公司的不足和未来的建设都可以提出来,这将和他们的业绩评分直接挂钩,有创意的看法见解将作为公司的重点培养对象。” “知道了,特助。” 林落燕优雅的点点头,在抬头的一瞬间和蔡羽绾的视线相接触,凭直觉她确定这位出众的绝美女人一定和自己的上司有不同寻常的关系,这么优秀的美女竟然会加盟叶氏成为其中的一分子让林落燕愈加好奇。 很快林傲沧、赵云仰和两位同样年轻的青年走进来,让叶无道感到有意思的是最先从蔡羽绾的魅力中恢复平静的竟然不是林傲沧和已经和她初步接触的赵云仰,而是一位穿着极为朴实甚至算得上是寒酸的年轻人。 这四个人都是东方冷羽经过计算机库里的资料审核筛选出来的太子党精英,将作为第一批正式进入商界的先锋,他们将为“官商勾结”打下基础性的第一步。 “云仰,我想你已经和羽绾有过一定程度的了解,未来你就作为飞凤集团的ceo协助她,你的创意我会在初期投入一千万的预备资金,但是为此必须进行精细的市场调查和成立相关的创意小组,力保万无一失!” “放心,云仰一定会把每一分钱花到刀刃上,决不浪费公司的一分一毫!” “那就静候佳音了!”叶无道淡淡一笑,如果你爸不是上海富商俱乐部的部长、你不是星组钻石会员的话,我还真不敢这么信任你!他朝那两位陌生的青年笑道:“做个自我介绍吧。” “余政文,来自农村,从未上学。” “绍旭,毕业于英国剑桥管理系,国际关系学博士。” 叶无道其实早已经收到两人的详细资料,这个天壤之别的人生境遇让他产生一个刺激的构想,道:“余政文今后就在陈总监手下做助手,而绍旭就从基层做起!” 陈影陵会心一笑,好你个老奸巨滑的叶无道,怪不得自己总是被你算计,智商情商都是惊人的高,其中的妙处浸淫商场近十年的他马上领会叶无道的用意,一个字----高! 作为当事人的余政文同样会意的镇定神色,对于这个近乎疯狂的决定没有丝毫的震惊,好像早已料到。而绍旭则有稍许的不解,但是没有一点点的不满,两人的表现都让叶无道很满意。 蔡羽绾同样迷惑不解,陈影陵微笑着在她耳边低声道:“因为余政文是那种靠敏锐直觉和超强的动手能力的角色,需要的是一个可以给他指点迷经的人,举一反三之后他就是一条龙!而具有丰富理论基础的绍旭最需要的恰恰是最基础的实践,因为再有效的理论也只是一颗未打磨的钻石,没有经过实际的磨砺是无法焕发璀璨光彩的!这就是所谓的因人而异,无道这个家伙用人绝对是很有独到眼光的,这一点我也自叹不如!” 这就像是一场高深理论学识和实践经验的博弈! 蔡羽绾恍然大悟,无道,你要带给我多少震撼呢? 叶无道问道:“政文,知道为什么吗?” 余政文胸有成竹道:“很久以前,挪威人捕捞沙丁鱼都想让鱼活着上岸,因为那是死鱼价格的两倍,于是渔民便在鱼箱里放入一条鲇鱼,通过生性好动鲇鱼的不断游动而促发沙丁鱼为生存而激发的竞争意识,如此一来,沙丁鱼的死亡率急剧下降。我想太子是想让余政文作一条叶氏企业的鲇鱼!这就是原因。” “鲇鱼效应!” 绍旭点头道,心中的那一丝阴影也消失,这样的领导值得自己这位被其他企业年薪百万雇用的高材生死心塌地工作,这样的企业才是自己真正成长的土壤空间。 叶无道欣慰道:“不错,我要政文成为所有人员嫉妒和追赶的对象,而绍旭则是让他们寝食不安的存在,一个各大企业抢着要的剑桥博士生做他们的下属,良心上过不去啊!” 陈影陵不客气骂道:“狐狸!” 所有人都是开心的大笑,蔡羽绾更是脉脉含情。林傲沧发现自己和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太子虽然是同龄人,但是不管人际关系处理还是具体人心揣度上都有巨大的差距。 叶无道无所谓的摸了一下鼻子,“好人难做啊。” “傲沧,收购诗洛奇餐厅有问题吗?” “有问题的人都不存在了,有问题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叶无道望着那张带着血腥意味的俊脸,摇头道:“以后尽可能用纯商业的途径吧,以免落人话柄。当然,冥顽不化的家伙就不需要多费口舌了,这个度的把握我相信你有分寸。以后太子党的事物就需要你多花一点心思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不仅仅是林傲沧不解,就是陈影陵和蔡羽绾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叶无道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道:“好学生总是要上大学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