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没有硝烟的战争 - 极品公子

第六十三章 没有硝烟的战争

叶无道拿起一只蓝色的波西米亚套色水晶香槟酒杯,将另一只粉色的精致水晶酒杯递给痴痴等着自己回答的杨宁素,凝视着那对含情的迷人秋眸微笑道:“小姨,记得小的时候你曾经给我讲述每一种香槟的来历,当时我觉得小姨是天下最小资的女人,一定要懂得最时尚最流行的一切才能够与资格和小姨在一起。” 杨宁素惊慌地发现叶无道习惯挂着轻佻笑容的嘴角黯然而失色,纤细的眼睛中,散布着伤痕,心疼的她紧紧抱住这个在自己眼里始终是需要自己温柔的孩子。 “如今我已经可以用鼻子确定每一瓶香槟的年份和制造流程,可以识别绝大多数的知名品牌香水,可以明确的分析文学史上每一个创作流派,可以依靠自己的实力拥有最昂贵的汽车最稀有的收藏,但是我还是觉得无法拥有小姨的资格。” 叶无道终于不再有那种注视别人时的鄙夷微笑和彻骨冷漠,像一个受伤的孩子躲在自己亲人的怀抱。 杨宁素看着此刻纯真的叶无道,温柔地抚摸那稍长的黑发,“当你觉得自己最不纯洁的时候恰恰是你最纯洁的时候,当你回首满身的泥泞和血腥,认为自己的理想破灭了,却不知道你从未有这么一个时刻如此的接近纯洁。小姨始终陪在你的身边,不会像其她的女孩子可能失去可能离开,只要你真心喜欢小姨,就算整个世界唾弃小姨也无所谓,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资格拥有小姨心灵和身体的男人,从来就是,只要你不放手,小姨就陪你走到老!” “我做错了吗,小姨,按照爷爷的要求做一个将所有人踩在脚下无情冷血残忍的太子,一个任何人都可以被我利用被我抛弃的叶氏企业继承人,我做错了吗?” 叶无道三年来第一次任由自己的感情如此激动,在从小就陪着自己说悄悄话无话不谈的杨宁素面前,他在遇到慕容雪痕后第二次完完全全摘下那虚伪的面具。 “这当然没有错啊,记不记得小姨曾经说过这个社会就像一个残酷的斗兽场,要想舒服惬意的生存只有拥有狮子般强大的实力、狐狸般狡猾的智慧和毒蛇般冷酷的阴险,这一切只是为了活着,为了自己要保护的人!” 叶无道平静了很多,躺在那傲人的双峰之间,嘴角再次爬上邪魅的笑容,那个矢志玩转天下的太子党领袖回来了。 “无道,你是不是可以起来了?”杨宁素感觉到那张不老实的嘴巴开始在她衣领大开的胸部添弄,脸颊泛红的她又有点情动的扭动迷人的身躯。 “我知道小姨喜欢路易王妃酒园,以后我就和小姨在那里的葡萄园做夏娃和亚当经常做的事,我要给小姨留下一个完美的回忆,我不想在酒店马马虎虎的要去小姨神圣的第一次!”叶无道坐正身体,但是手还是恋恋不舍的放在那修长的大腿上。 杨宁素既有高兴也有失落,突然发现自己从未有人亵渎的神秘处女地已经羞耻的湿润,赶紧站起身害羞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叶无道重重舒了一口气,天晓得自己下次忍不忍的住那排山倒海的**,今天是因为无意间触及那块柔软的心灵而浇灭自己的欲火,下次恐怕就是露天也会要了这位身材容貌气质全是无懈可击的大美女。 叶无道打开那瓶外面包有一层只有在饮用前才好打开金黄色塑料纸的水晶香槟,因为是清洁透明的,不像其他香槟瓶子是绿色或棕色,挡不了太阳的紫外线,所以需要另加一层保护膜。 叶无道倒了一杯那放在黑暗的地窖中起码可放二三十年的水晶香槟,微笑道:“真的是把金黄塑料纸打开放在太阳下十五分钟就会变坏吗?” “果然不愧是正宗香槟区的极品,采用chardonnay、pinotnoir两种葡萄的就是拥有不一样口感,几乎可以和女人的滑嫩肌肤媲美了。” 叶无道轻轻尝了一口后,帮杨宁素的那只粉色波西米亚水晶酒杯倒满,杨宁素红着脸坐在他身边,她已经精心的化了一个淡妆,看来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一说法果真不假。 杨宁素优雅的喝了一口水晶香槟,道:“无道,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台长这次为什么如此重视叶氏企业的广告呢,我实在是想不出这里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关系,乔叶虽然好色但是他向来谨慎,不贪小便宜再加上极度小心的交际,我想应该没有什么把柄在你的手里吧?” 叶无道笑道:“这就叫做因势而利导之。” 杨宁素伸出小手摇了摇,威胁道:“你要是再卖关子的话……” 叶无道双手做投降状,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或者说是软肋,那可能是自己最重视的人,像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卡西莫多对待他深爱着的爱斯梅拉达;也许是自己最珍惜的事物,葛朗台重视那光芒比太阳更璀璨的金子;也许是一个行为习惯,或者一种信仰,一种执著……每一个人都有,小姨,你有吗?” 杨宁素深情凝视着那张由深沉转为轻快的脸庞,笑道:“小姨当然有自己最在乎的人,很早就是了,为了他,小姨愿意放弃手里的一切。” 叶无道手轻轻拂过那吹弹可破的水灵脸颊,“乔叶他的软肋就是他那颗不甘蛰伏的心,他想要让省电视台成为可以与中央电视台的抗衡的强大地方性电视台,不过这要是成功的话也确实称得上是壮举,不动心是不正常的。湖南电视台因为一个垃圾‘超级女生’直逼中央收视率,我想这件事挑动了你们乔大台长闷骚的神经。” 杨宁素咯咯直笑,掩着嘴巴腻声道:“闷骚?亏你想得出来用这个词语形容他,这让我想起了一篇对裴勇俊的评论。” “那接下来就看小姨的三存不烂之舌如何使得天花乱坠喽。” “有你这么说小姨的吗!”杨宁素不客气的拧住叶无道那很长时间没有遭受“温柔蹂躏”的耳朵,其实是为了补偿刚才这个坏蛋让自己出丑的怨气。 “这是赞扬!发自内心最真诚的赞扬,上帝可以用明天让你更漂亮为我证明!”叶无道无辜道,双手趁机在迷人的曲线上游走。 “我让你真诚的赞扬!”杨宁素依偎在他的怀里,狠狠拧着叶无道的耳朵似乎是想以此来抵消内心再次躁动的**,那翦水秋瞳的春意无比盎然。 一顿愉快的晚餐很快就在两人的亲密接触下依依不舍的接近尾声,相互依偎的走出温馨的情侣餐厅。 趴在杨宁素的车窗上,叶无道淡淡道:“我还有点事情,回去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想我哦,做梦的时候也一定要梦到我!” 杨宁素噗嗤一笑,噘着樱桃小嘴撒娇道:“才不要!” 叶无道有点痴呆的望着那张诱人的小嘴,充满黄色废料的脑袋幻想那张有着娇艳玫瑰花瓣嘴唇的小嘴为自己做那种事情的美妙场景,鼻血马上涌动,离开车窗赶紧道:“不想也得想!” 娇笑的杨宁素挥挥手,那辆眩目的红色奔驰扬尘而去。 叶无道并没有马上开车离开,而是重新走进“三生姻缘”餐厅,走到那个不经意间被自己发现的熟悉身影跟前,失望道:“为什么不愿意做公主而是选择灰姑娘?” 正在整理餐桌残局的女孩一怔,苦笑道:“这有选择吗?我还有资格做公主吗?” 叶无道柔声道:“公主不会因为公主而优雅,但是你却可以因为优雅而成为公主!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选择退学,为什么成为我们家的保姆,为什么要当调酒师,为什么要在这里当服务生,这些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能帮你解决!” 金钱,叶无道当然有,一个庞大跨国公司的所有财产都是他的;家世,他的外公一家全是高干;权力,身为太子党太子的他更是在这个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我不需要别人的怜悯!不需要!”上官明月转过身朝叶无道大声喊道,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为什么自己每一次狼狈都被他看到,世界真的就那么小吗! “我不管你发生什么,我只想知道你想继续上学吗?”叶无道紧紧搂过那柔弱的身躯,任由她的眼泪打湿自己的衣服。 “想,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上官明月无助的在叶无道怀里哽咽,现在的她确实是需要一个可以依偎的怀抱。 “想就好,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叶无道拍打着她略微瘦弱却仍然性感的圆润肩头喃喃自语道,看来先把她送回家再说,让她一个人在外面这么流浪性质的打工他可不放心,至于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龙组和东方冷羽应该很快查出来。 诗洛奇餐厅, 林傲沧和餐厅的老板谈完收购事项,端着一只高脚水晶杯,太子的市场感实在是太敏锐了,也许仅仅收购诗洛奇餐厅没有多大的盈利,但是一旦和飞风集团结合就可以产生巨大的利润空间,看着位于众多镁光灯焦点的蔡羽绾这位全省四大美女之一的商界才女,不禁感叹太子眼光的恐怖,这样的女人也能征服。 优雅迷人的蔡羽绾身穿淡蓝色曳地晚礼服,将完美的身材曲线勾勒的唯美动人,谋杀了一大批记者的眼睛。 “飞凤集团为何要加盟叶氏,是希望寻求坚实的靠山吗?难道蔡小姐不知道齐大非偶的道理吗?” “蔡小姐为什么将辛辛苦苦经营的飞凤集团拱手相让,这里面难道有什么内幕?” “请问蔡小姐有信心应对这种跨行业的大型兼并吗?似乎目前叶氏这家公司的财政出现了问题,蔡小姐就不怕飞凤集团被拉入这个也许真实存在的黑洞吗?” 对于众多的问题,熟谙此道的蔡羽绾驾轻就熟的一一回应,赢得所有记者的好感,美女本来就有优势,加上巨大的亲和力和迷死人的微笑蔡羽绾成为全场的焦点。 蔡羽绾保持优雅的微笑面对每一个人,心里却是挂念着一个人,无道,你也在想我吗? …… 第二天每份报纸的头条都是关于飞凤集团加盟叶氏企业的消息,一时间蔡羽绾和叶家公子的绯闻传遍整个中国南方,当然这些都是边缘媒体的主导内容,那些大的媒体、报社和杂志都极为难得的同时将大量的赞美和褒奖送给这次上规模的强强联合,顿时引起中国经济学家的广泛注意,众多的眼光都开始注视掀起一阵狂澜的叶氏。 叶无道坐在车里听着满天关于叶氏的报道,嘴角的笑意得意而狂傲,随后大陆第一导演的电影怪才孙天意和亚洲女一号柳婳的同时加入叶氏更会招引足够的眼球吧!只是不知道人们得知陈影陵这位前辉煌企业的创始人正在给自己打工的时候会跌破多少眼镜。 昨天最后几乎是强行将上官明月拖回家的,在杨凝冰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终于答应暂时住在叶无道家里,叶无道正好冲刺高考,上届高考全市第二的上官明月恰好可以做个家教,这样高水平的家教可不好找,当然没有这样水平的家教也不好教叶无道这个怪物。 杨凝冰很快就通过关系告知浙江大学上官明月暂时休学一个学期,杨凝冰是打心眼里疼这个懂事能干的丫头的,尤其是欣赏上官明月那种柔弱外表下的坚强,这样优秀的女孩子才让挑剔的杨凝冰喜欢,她的事情杨凝冰是管定了。 一位在众多正规职业套装中显得格外另类的女性自信张扬的走向叶氏大楼,粉色的香奈尔套装配上那张虽然不算绝美却也精致的娃娃的脸,有着浓郁的青春气息,她就是那个冲进叶无道办公室辩论的丫头。 “我好色而且眼光高,因为我自己就国色天香;即使我不国色天香,我还有气质;即使我没什么气质,至少我还有精致的生活态度,一个就连找怎么样的男人都无所谓的女人,对生活是怎样的一种绝望!我一定要细心小心的挑选我的伴侣,绝对不能够马虎。” 自言自语的卞如意说到最后扬起了小拳头,将正好与她擦肩的陈影陵手中的资料全部掀翻零散的掉落在地,她又是一阵虚心的点头道歉,赶紧手忙脚乱的帮他捡文件资料。 当她和陈影陵同时去捡同一分资料的时候,他们抬起头对视,“谢谢!”陈影陵漠然的捡起所有材料说了一声就走开。 卞如意怔怔望着那寂寞孤傲的背影,想到刚才从他眼中感到的那份落寞和孤独,她的心没有理由的一痛,不可否认自己昨天见到的那个上司的年轻上司很英俊,但是自己在欣赏之余并没有其他的感觉,只是面对这个消瘦显得憔悴的青年,她感到自己的小脸火热。 他眼睛里散布的伤痕和身上冷漠的气息让她有一种关怀他呵护他的冲动和**。 “就是他了!”女孩对自己说。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叶无道幸灾乐祸的淡淡一笑,陈影陵,今后你有苦头吃喽,在此深表同情替你默哀三分钟! 一踏入大楼,所有人同时用掌声欢迎这位为公司注入新鲜血液的负责人,叶无道微微点头,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优雅迷人的新秘书林落燕依旧是那副精致的有点因为完美而不完美的微笑,“特助,人事部经理蔡小姐在里面等你,你要的资料我已经提前完成放在你的办公桌上。” “谢谢!”叶无道对于她的办事效率很满意,这样的秘书确实不错,既养眼让自己赏心悦目又能干替自己解忧分担。 刚关上门,一具温润的身躯就迫不及待粘着自己,带着撒娇意味的不满道:“想羽绾没有?昨天羽绾的表现还可以吧,都不知道打电话给人家!” 叶无道不发一言将她放到桌上,说大堆废话还不如用实际行动来得直接有效,蔡羽绾按住那在自己胸部亲吻的头,嘴里的呻吟羞人的逸出,叶无道掀开她的衣服,咬住那颗粉红色的珍珠,牙齿温柔的啃咬,这对丰满玉润极品圣女峰让他沉醉不已。 他想探入那片现在应该已经湿润的荫荫芳草地,但是蔡羽绾挣扎红着脸道:“今天人家那个。” 叶无道微微一笑,解开她的鞋子,抬起她的脚,由拇趾到小趾五只趾头十分整致,形状有如粉嫩的珍珠、玉一样的圆润,他凝视着那双精致的几乎可以弥漫出浪漫的诱人脚裸,灵活的舌头滑过那小腿圆滑的曲线,正想用舌头品尝那对纤细小巧的精致玉足,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一定是陈影陵这个家伙催自己那个发言,等两人整理好陈影陵已经推门而入,见到那双宛如秋水般迷人的眼睛染上**的色彩,陈影陵怎么会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朝叶无道讪讪然道:“你给我快一点。” 叶无道耸耸肩,“早死早超生,走吧!” 接下来将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蔡羽绾走在叶无道的背后,发现此时的他竟然是这么的从容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