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黄金广告 - 极品公子

第六十章 黄金广告

叶无道在杨宁素的带领下来到她的办公桌,发现那张还是女孩的杨宁素抱着婴儿的自己的可爱的照片,正想发表言论杨宁素害羞的把镜框抢走,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准笑!” 莫名其妙的叶无道一阵醒悟,这个小姨早已经是情根深种了,因为家事背景和本身清高性格的缘故和其他人较少接触的她其实只有叶无道一个参照物,怪不得平时总是喜欢教叶无道各种方面的知识,应该是在潜意识里为了让叶无道达到她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吧。 叶无道坐在她的椅子上,杨宁素斜靠在桌上无限深情的望着这个比花花公子更花比纨绔子弟更纨绔的亲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她眼里,他就是她最亲的人,值得自己付出一切的男人,即使他身上有太多的缺点和不足。 试想如果是别人,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杨宁素怎么能够容忍自己心爱的男人心里有别的女人。 “小姨,为什么你在大学的时候没有恋爱呢,据说当时追你的人现在很多是政府要员、商界大亨了哦,说真的,他们各方面的条件真的不差,和小姨蛮配的。”叶无道笑道,眼中有着无比的得意和骄傲,这么一位女神竟然几乎所有的第一次都是自己占有的,除了最后那一关。 “我不着急,我相信缘分,在茫茫人海中,总会有一个人脚上系着和我一模一样的红线!”杨宁素拿起一只笔在叶无道头上敲了一下,认真道:“只不过等那个人发现我之前,我会好好守望着他,等到他慢慢醒悟,最后明白爱他的人就在离他最近的背后。”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叶无道轻轻读出那镜框背后的一行字,发现以坚强闻名的杨宁素再一次美眸通红。 “我去找台长,你先坐一会儿。”杨宁素忍住眼泪想转身,却被叶无道拉住,看着他那炽热的眼神,心一慌,他不会是想在这里和自己亲热吧,这里可是有那么多的同事,很容易被发现的。 只是叶无道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轻薄自己,而是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俊美的轮廓、略显刚硬的线条,像是阿波罗神像一样,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英俊?杨宁素见识过各种出色的成功男人,但是那些人在英俊之外便没有叶无道那种深沉的内涵,那种带着邪气的轻佻和儒雅的纯正的综合,一时间她竟然看呆了。 当然看呆的绝对不止杨宁素一个人,几个她身边的女同事同样是带着艳羡的目光死死盯着真情流露的叶无道,这样的男人可不是色狼丑男当道的当今社会可以经常看得到的,平时也就是看看世上杂志电影刊物慰籍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在她们看来,能有资格和杨宁素这个眼高于顶的金牌主持这么亲密的,身世一定是不会太差的了。 其实这一层楼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他们的发展动静,男人是嫉妒叶无道能如此接近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女人则是嫉妒好男人都将视线放在杨宁素一个人身上了,直接导致了自己的“滞销”。 叶无道等到杨宁素离开便站起身,大声道:“我想能坐在这里的人都需要较强的应变能力和反应速度,不介意的话我不妨给大家出一个脑筋急转弯,呵呵,劳逸结合,一张一弛修身之道嘛。” 男人和女人的反应恰恰相反,女人热烈的鼓掌,叶无道那动人的嗓音是她们没有预想道的,而那份从容更是让她们赞赏,这里的女人多半是精明的知性女人,单纯幼稚的男人是很难让他们动心的。 而男人的反应则是一脸鄙夷,你以为你是谁啊,考我们,这里的哪一个人不是伶牙俐齿反应迅速,脑筋急转弯,那也太小儿科了吧。对于他们来说,在自己永远得不到的杨宁素身边三米之内的男人都该杀! 省里一号男主持元骏冷冷的望着叶无道,在电视台他是唯一有那么点资格和杨宁素开玩笑的男人,但是叶无道的出现极大打击了他的信心和自尊,杨宁素和他的亲昵让他怒火中烧,瞪着叶无道狠狠敲打着电脑键盘。 杨宁素敲响省电视台台长的办公室,在得到允许后轻轻推门而入,办公桌后面的是一位四十多一点点的中年人,眉宇间透着文雅气质,算得上英俊一表人材,尤其是那么点成熟的沧桑,骗几个女孩子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当然如此年轻能坐上省电视台的台长这个不大却是十分重要的位置,在一个论资排座的社会里本身就说明他的实力。 “宁素,有事情吗?” 乔叶好奇道,这个美女下属可是难得主动找自己一回,真有受宠若惊的感觉,自己要不是能够接近他,省领导让自己去宣传部就不会拒绝了,当然这里面还有不可避免的一些灰色原因,但是杨宁素的存在绝对是很大的一个原因,因为自己已经和省长办公室秘书长的妹妹结婚,所以他对和至今仍是单身的杨宁素来一场婚外恋是极其期待的。 只是近水楼台的他至今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但正是这种越得不到越诱人的理论让他沦陷的不可自拔。 “台长知道我们省的那家龙头公司叶氏企业吧?”杨宁素淡淡道,在她眼里除了叶无道其他男人都是能远就远。 “当然,宁素你的姐夫就是那家公司的董事长吧,一年纳税近亿的大户啊,只是我听说公司最近的经营出现了点小问题,呵呵,我的一个侄子就在那里当员工呢,怎么了?” “我想问一下有没有可能对叶氏企业进行密集报道宣传,因为最近公司进行了改组兼并整顿一系列操作,新任领导人将带着叶氏企业走出d省需要一定力度的宣传,我想是不是可以安排一些黄金端时间,而且我希望能够做个对这家本省历年纳税大户企业的专访,由我亲自主持。”杨宁素始终将自己和叶氏企业划清界限,因为她不想让乔叶认为这是因为她和叶氏的裙带关系。 “这恐怕有点难度,且不说各个黄金段时间都有预先的重要安排,像你主持的《看台湾》和《财政消息》,晓雨的《晚间新闻》,剩下的一些也都是早就规划好的,而且最近你的工作量已经够大的了。” 乔叶为难道,对于杨宁素决不会假公济私他是十分肯定的,这么多年的合作使得他对杨宁素的评价近乎完美,只不过这么大力的宣传一家总部在美国和经济重心不在大陆的跨国企业恐怕影响不好,身处染缸的他深谙这个社会的潜规则,否则也没有可能爬到这个位子了,省电视台可是一省的“喉舌”啊,虽然自己的官不大,可是别人求自己的地方太多了。 杨宁素当然知道这个有难度,可是叶无道的事情她是怎么也要帮他办成功的,坚持道:“如今本省企业相比于北方诸如顺利兼并ibm的联想、走出中国为世界制定标准的海尔这些巨型航母来说可圈可点的闪光点实在是太少了,这是我们省作为南方经济巨省的一个尴尬,我主持《财政消息》已经足足三年,对于企业发展的前景和潜力不可能看不出来,叶氏企业将是一匹不黑的黑马,在它的带领和策动下一定可以促使催生一大批明星企业。” 乔叶摇摇头,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要是别人还可以用我再慎重考虑一下推回去,用在杨宁素的身上他自己都觉得汗颜,苦笑道:“只是我怕宁素的身体吃不消啊,毕竟你还有那么多节目要处理,你可是我们电视台的支柱,你要是你累坏了不仅电视台工作无法正常进行,我也要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啊!” 杨宁素淡笑道:“放心吧,现在的工作量比我刚刚来到电视台的时候小多了,没有问题的。”当初进入省电视台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花瓶和摆脱裙带关系的影响,杨宁素可是吃够了苦头用尽了精力。 “我希望可以和公司的负责人谈一些具体事宜,这个不难吧,宁素?” 顺利完成叶无道任务的杨宁素笑道:“当然,他就在我们的办公室。我想叶氏企业到时候一定不会忘记电视台的‘鼎力支持’的。” 听到这句暗示性的话乔叶心里舒坦了很多,看着那职业套装下的魔鬼身材和迷人曲线,不禁吞了口口水,任何一个人独占这样的完美女人都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啊,不知道会不会折寿,不过要是让他选择风流亵渎女神一晚但是折寿十年的话,在犹豫之后还是会选择“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oncetherewasthislovingcoupletravelingonabusinamountainousarea。theydecidedtogetdownatsomeplace.afterthecouplegotdown,thebusmovedon.asthebuscontinuedtomoveon,ahugerockfellonthebusfromthemountainandcrushedthebustoscrapsandpieces.everybodyonboardwaskilled.whydouthinktheysaidthat?” 有一次,一对恋人乘坐一辆巴士进入山区,他们打算在某处下车他们下车后,巴士继续往前驶。巴士行驶途中,一块大石从高处坠下并将巴士撞得粉碎。所有乘客无一生还。那对恋人看到这件事后说:“如果我们都在那辆巴士就好了!”你认为为什么他们会这样说? 叶无道用流利和地道的英语讲述这个脑筋急转弯,不理会那些诧异的男人,能够用古典英语写诗的他岂是你们这些考英语六级这些应试教育体制下的人可以比拟的。 男人都对这个看似长得“还行”的富家子弟刮目相看,虽然有自己的答案,但是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更何况自己的英语水平确实不能和这个家伙比。 “一定是他们想一起浪漫的面对死亡,一起走向人生的黄昏远没有一起走向生命的尽头这么唯美动人啊,这实在是太感人了。”一位女主持人两眼痴迷道。她的话引起所有女人的共鸣。 “iftheyhadremainedonthebusinsteadofdecidingtogetdown,theresultingtimedelaycouldhavebeenavoidedandtherockwouldhavefallenafterthebushadpassed!” 如果他们都留在车上没有下车,那辆巴士将会因他们没有下车而赶在大石坠下前驶过出事地点!! 叶无道淡淡道,那股深沉的落寞和忧郁顿时让很多女人沉醉,还有稍微理性一点的女人则是细细咀嚼这个不是急转弯的急转弯。 “我想竞争是这个残酷社会的主旋律,虽然我们无法改变只能适应,但是我们要使因此而丧失合作的兴趣和精力、用冷漠眼光的看待周围人和事,我想那么一个人将是很累的,本来活在世上就辛苦,为什么不简单一点、单纯一点呢?都说办公室里没有真正的朋友,这是为什么?将来的社会将是一个只有共赢才能生存的社会,没有相互的信任和主动的‘吃亏’我将步履维艰!” 叶无道望着门口痴痴望着自己的杨宁素,看彻世事般的淡淡一笑,无视那些偷偷带着点异样情愫的目光,走向自己的小姨,温柔的理了理她的头发,“你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