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精致玉足 - 极品公子

第五十七章 精致玉足

“知道吗,你穿裙子的时候很诱人,像伊甸园的禁果让人忍不住要咬一口。”叶无道一直认为可以被唤作美女的女人,最重要的不是那张谁都可以看到的那张脸,而是她更为隐秘的背和一双手脚。 他的手游走在比丝绸更加柔滑的小腿肌肤上,身为资深色狼的他知道鉴定一位美女必须先观察脚和腿,裙下的脚和腿最为夺目,一双精致的脚干净的脚趾说明女主人的雅致和整洁,白皙适体的小腿说明女主人的皮肤和身材,作为一美女足亦。 “怎么就诱人呢?”苏惜水咬着嘴唇媚眼如丝道。 “让我想要吃了你!我终于感悟出中国古代足恋的缘由,白里透红,纤巧可人,这样的脚确实值得古代文人‘三寸金莲作酒杯’!” 叶无道轻轻捧着那双脚,它们看上去雪白而无骨,小腿隆起的坡度不由引人滑向**的深渊,叶无道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屏息静气心怀朝圣的把玩一双女人精致的脚了。 “惜水,你真的是一位精致的女人,温婉的气质,典雅的外貌,良好的家教,玉润的内涵,近乎完美的曲线,你拥有的实在是太多了。”叶无道由衷的赞叹道。 苏惜水默默感受那种叶无道手指滑过和手掌摩擦的酥麻快感,默不作声。 叶无道含住她娇嫩的小脚趾的时候,发出一声呻吟的她娇羞的她象受惊的兔子般缩回小脚丫,咯咯笑道:“我怕痒。” 叶无道也没有那个胆子在这里和苏惜水翻云覆雨,有点点傻傻的看着她,双颊微红,浅笑的酒窝,原来恋爱中的女人真的可以这么动人,叶无道放开她的脚轻轻搂住,“惜水,以后做我女人好不好?” “难道我现在不是你的女人吗?”苏惜水翘起小脑袋不满道,“没有良心的坏蛋。” 叶无道嘿嘿一笑,“那以后给我生一堆孩子,好不好?” “你以为我是猪啊,想生就生一大堆,生孩子很痛苦的,你一点都不疼我!”苏惜水将叶无道压在身子底下,装出一副极度委屈和无辜的样子,眼角的笑却是异常的灿烂。 “知道为什么要女人生孩子而不是男人吗?” 苏惜水摇摇头,可爱的张大秋水眸子望着 “那是上帝对女人的惩罚哦,偷吃禁果的后果。”深谙《圣经》的叶无道笑道,捏着她的小鼻子,“可怜的丫头,要怀胎十月呢。” 苏惜水低下头偷偷一笑,无道,其实一点都不痛苦哦,如果有一天能怀上你的孩子,那将是我最大的幸福。 这个时候一声咳嗽打破了暧昧的氛围,推门而入的苏存意将一盘水果和两罐饮料,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的他将东西放在仍然尴尬的保持无比暧昧姿势的这对小情侣面前,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带着不可抑制的淡淡笑意走出房间轻轻关上门。 苏存意一走出房间,朝老伴做了一个成功的手势,灿烂的笑容在苍老的脸孔上格外的醒目,丫头和叶无道这个家伙还真是满配的,叶无道啊叶无道,金麟岂是池中物,他日你飞龙九天的时候一定不能辜负了丫头啊。 “都是你啦,这下什么都被爷爷知道了!”苏惜水使劲的捶打着依旧是那副不紧张无所谓表情的叶无道。 “好像是你刚才强行将我压在下面的吧?恶人先告状啊,人世间难道还有比这更加悲惨的事情吗,被人霸王硬上弓还被诬蔑,我不活了……”叶无道作背负巨大悲痛的样子捶打枕头,惹得苏惜水一阵娇笑。 “无道,好像你就快要高考了吧?” “千军万马独木桥,真够无聊的啊!” “其实无道你要是肯花一点点心思在学习上,就一定不会比我差,到时候别说是浙江大学,就是清华北大也是争着抢着要你。” “大学里又没有美女喽,整一个侏罗纪公园,没兴趣。” 苏惜水气得黛眉横竖,刚想好好教育这个冥顽不化的家伙一番,叶无道已经先下手将她按倒在床上,将她的衣服撩起,一场攻坚战马上拉开序幕,最后无力的苏惜水只好任其轻薄,心想现在爷爷应该不会再进来了吧。嘴巴亲吻着圣女峰双手在苏惜水小蛮腰上肆虐的叶无道笑意盎然,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虽然小女孩执意要跟着叶无道走,但是苏惜水对她近乎“迷恋”的态度和两老的挽留,最后在四比一的情况下小女孩不情愿的留在了苏惜水爷爷家,叶无道一来是认为两位老人逗逗小孩子也是一种难得的乐事,可以打发时间消除寂寞;二来叶无道也不想这么个小跟屁虫总是粘着自己,不管是采花也好做事也好都觉得是一种负担。 叶无道回到家,发现上官明月已经不再了,新来的保姆虽然还算年轻漂亮,但是比起在柔弱中透着一股坚强的上官明月还是要差不止一个档次的。 杨凝冰还在市政府上班,其实以她的才能早就可以问鼎省长的位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肯,一直在市长这个位子上兢兢业业,这也使得她获得了整个市的疯狂拥戴,像下岗重新就业、企业重组、城市规划老区居民搬迁这些在别的地方绝对是头痛的事情,杨凝冰一出面,任何异议都没有,这在整个省都是一个传奇,叶无道知道,其实中央早就已经注意妈妈了,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可以调入中央政治局,当然前提是杨凝冰愿意。 叶河图不用说也是去玩女人去了,叶无道对于这种没有感情的利益结合突然感到一种浓重的厌恶,一不小心想到那张绝俗的容颜,心中微微一痛,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呵呵,这种疼痛终于浅了,等到不再有疼痛的时候,也就是她噩梦的开始,很快就要来了! 交待那个保姆不要将自己回来的事情告诉妈妈,叶无道开着那辆玛莎拉蒂驶往叶氏企业,心中还是牵挂着那个在舞会上穿着自己亲自为她穿上的水晶鞋的女孩,对于上官明月,他是十分赞赏的,虽然在外貌上无法和慕容雪痕、杨宁素和蔡羽绾她们相比,但是那种骨子里的傲气还是十分特别,既然以高分考进浙大那么又为什么要离开校园呢,要在自己家里做个保姆? 钱!只有这么一个原因。 而自己最不缺的就是钱! 叶无道嘴角上扬,看来钱还真是一个好东西,虽然丑陋但是很实在,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一分钱憋死一个好汉,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没有钱就意味着没有尊严,没有地位,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没有女人! 当他第二次踏入公司的时候,每一个人脸上都是充满了敬畏,不再是当初的鄙夷和嘲讽,每一个见到叶无道的职员都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特助”,叶无道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自然要拿出几分威严来,他不需要所谓的尊敬,因为那太虚伪,他只要别人实实在在的恐惧,就行了。 在并不是十分拥挤电梯里,叶无道站在中间,对于身边的职员的暗中打量感到好笑,看来昨天的“铁血政策”开始起效果了,这正是他要的结果,要转变日渐疲态的公司运营,必须要从根本上改变作风,领导的,普通职员的,直到整个公司的。 一个穿着粉色香奈尔套装的女孩冒冒失失的在电梯最后一刻冲进电梯,十分不客气的撞到叶无道的怀里去,所有人都是偷笑不已,你死定了,竟然在新的公司负责人面前这样失礼,昨天可是被这位看上去更像文人的总经理特别助理像赶鸭子一样撵走一大批元老,你就等着被炒鱿鱼哭哭啼啼回家吧。 “对不起对不起!”女孩子低着头不停的向叶无道道歉。 叶无道微微皱眉,没有说什么,穿这身打扮上班也算得上是另类了,果然是精致地注释了女性独特妩媚与婉约的香奈尔五号香水,这种香水开瓶的香味为花香乙醛调,持续香味为木香调,每盎司170美元的价格可不是每位女性都可以承担的起的,叶无道不禁多瞧了她几眼,虽然低着头,感觉上应该是个美人。 在史雅的指引下,叶无道走进原本属于自己老爸的办公室,看着淡雅精致的装饰布置,满意的点点头,既有书卷气息也不缺乏刚硬的现代质感,这个学姐眼光确实不错。 “特助,如果没有事情,我先出去了,您的秘书今天正在应聘中,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 史雅看到叶无道还算满意,偷偷松了一口气,她可是用了一个上午而且午餐也没有吃,全部都在整理这间董事长办公室,什么美女镜框的全部扔进垃圾桶,换上自己认为合适的东西,就算以后那个董事长要炒鱿鱼也无所谓。 “秘书?”叶无道突然想到史雅原本应该是自己的秘书,但是昨天自己将她提拔为公关部经理后这个位置确实是空着的,这个秘书千万不要太死板或者长得太抱歉,那就是罪过了,赶紧对走到门口的史雅附加一句,“注意形象问题,毕竟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公司的形象。” 史雅忍不住一笑,有点放肆道:“知道了,我的特助!” 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望着繁华的城市,江对面那幢同样雄伟的建筑格外引人瞩目。 “风云企业!”叶无道冷笑不已,希望你可以好好享受现在的辉煌和荣耀。 “谁是叶无道!”一个女人冲进来大声喊道。 “是你?!”叶无道和她两人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