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精彩破局(下) - 极品公子

第五十六章 精彩破局(下)

这个时候苏惜水刚刚出院身体康复的奶奶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不等好奇的苏惜水询问那次一定堪称倾城较量的结果,叶无道偷偷的沿着她小腿的曲线大胆抚摸,使得她赶紧注意爷爷的动静,生怕被当场“捉奸”。 苏存毅开心的抱着棋盘回到书房,今天这一局实在是太让他兴奋了,好久没有那种全身心投入的感觉了,翻手覆手间皆是金戈铁马杀伐气,那种奇妙的感觉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在餐桌上两位老人都是使劲的给叶无道夹菜,加上苏惜水的“为虎作伥”,叶无道的碗里根本就没有空过,在被劝了三碗饭后终于祈求苏惜水放了他,在两位老人的笑声中结束这顿愉快的午餐,因为儿女都不在身边,所以如果不是叶无道他们的存在,偌大的房间十分冷清。 不出叶无道所料苏存毅让他到书房说有事要谈,在苏惜水的迷惑中叶无道来到这间充满书卷气息的书房,入目的全是书籍,经传史记古典经典外国文学都有涉猎。 “你喜欢政治吗?”老人看似随意的问道。 “陈独秀说过,‘不问政治’是亡国的哀音!我不喜欢政治但不排斥政治,相反我对这个让我讨厌的‘利益游戏’很感兴趣,因为国家的美好很多情况下就是诞生再政治丑陋虚伪的谎言中!政治没有错,错的是用错政治的政客!” 老人眼中闪着智慧的光彩,缓缓道:“‘利益游戏’,呵呵,不错的看法!那你对中国的和平崛起有什么看法?” 叶无道毫不畏惧的与老人那仿佛洞彻世事的眼光对视,铿锵有力道:“韬光养晦,潜龙在渊;暗渡陈仓,曲线称霸!” 苏存毅身体一震,默不作声,“怪不得你有今天的成就,这决非偶然,生子当如此啊!望真啊望真,将门虎子,你的这个外孙不比你差啊。” 他走到书柜前拿起一本《韬略》信手翻开,“无道,对于太子党我其实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从一开始我就密切的关注,虽然超出我的想象,但是因为还没有达到我的底线,所以我就没有采取任何动作。” 叶无道轻轻点头,这是理所当然的,政府不是白痴,这些天大的事情要是不知道才是怪事,政府的容忍态度其实很让叶无道吃惊,原本他以为是自己家的实力背景在起作用,看来是疏忽了政府的手段,一时组成千古恨,想到这里叶无道额头出现了冷汗,这么大的漏洞自己竟然都无视! “太子党目前兼并斧头帮、英雄会和幻剑堂一系列帮派,在本省可以说是在没有能力和太子党抗衡的组织。”苏存毅深深望了一眼叶无道,含有深意道:“知道古代帝王的制衡术吗,还有三权分立的核心精髓?” “制约权利,保持平衡!” 叶无道对于头上的冷汗丝毫没有感觉,大脑迅速的转动,寻求这位老人的真实意图。太子党以往都是以同道的黑帮为假想敌,一切方针都是针对他们的弱点进行,唯独对政府这个最大的潜在对手视而不见,叶无道不停告诉自己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关键是怎样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寻求弥补这个过失的契机。 “但是太子党已经打破了这个平衡!” 叶无道没有说话,这个事实他当然知道,当一枚棋子过于强大而破坏整个棋局的平衡时,他也会舍弃掉它,现在的太子党就成了政府眼中的一颗带刺的棋子。 苏存毅合上书笑道:“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我懂。” 叶无道悄悄松了一口气,事情还有转机,还没有到撕破脸皮针锋相对的地步。 苏存毅直视叶无道,“上次你在庆宴上的提议不错,可以具体谈谈你的想法吗?” 叶无道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中国南方黑道势力错综复杂,基本处于无序乱雄割据的混乱状态,这不仅对政府威信和公众安全造成威胁,帮派林立间的恩怨厮杀同样严重阻碍经济的良性发展,作为南方门户的本省更是鱼龙混杂,现在香港的新义安,内地的洪门,台湾的竹联帮都已经将目标放在权利真空的d省,因为他们想填补上斧头帮这个传统老帮派的缺位,所以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太子党的壮大,因为只有太子党的壮大才是d省甚至是整个南方稳定的基础,稳定是经济发展的保障,尤其是对于经济大省d省,如果走错一步,不仅是d省的经济波动,将对全国经济都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到时候各个帮派的交锋将是前所未有的残酷!” “为什么不同于以前的黑道冲突和摩擦?” “因为太子党成为了d省的新霸主!” “怎么讲?” “如果太子党没有足够的实力届时一定是和外省的黑道势力两败俱伤的局面,而这种相持不下的情况恰恰是对社会最不利的状态,也是政府最头痛的事情,但是只要太子党足够强大,在势如破竹之下一切顺理成章就不存在这种后果,甚至他们在太子党的高姿态下不敢踏足d省一步!” “呵呵,我又如何确定我不是在养虎为患玩火**呢?要知道革命的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到时候你们太子党羽翼已丰,做大做强后的你们又怎么能够保证些什么,我再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了。” 叶无道摇摇头,在桌上的宣纸上用毛笔写了铁划银勾的四个字,“这就是我的承诺!” 苏存毅望着那四个字,点点头,“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叶无道陪着一脸笑意的苏存意走出书房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背后已经湿了一片,往常在战火硝烟中自己也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原本以为自己对生死已经看的很淡,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止水般的心境再起波澜,没有想到这次没有血腥和伤亡的交锋竟然使得自己如此狼狈,看来比生死更重要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感情,朋友。 这次算是被自己侥幸闯过一关了,只是下一次幸运女神还会把媚眼抛向自己而不是敌人吗?未雨绸缪,谋而后动!今后的每一步都不异于在钢丝绳上行走,太子党要想在南方占有一席之地,必须拿出更多的魄力和生命! 不过总的来说,这惊险的一局还是有灵犀一笔的,叶无道对于最后关头自己的那份决心和果断感到 望着和小女孩一起看电视的苏惜水天真无邪的笑容,叶无道心底泛起一个邪恶的念头。 “惜水,要不我们下盘象棋?” “好啊,要是你输了怎么办?”苏惜水坐在沙发上,蓬松的衣服显示出浓郁的青春气息,而紧身的牛仔裤又让她性感十足,尤其是那双精致的小脚掌,简直就是完美的艺术品。 “任你处置!”叶无道淡淡笑道,要奸要杀细听尊便。 “象棋在我房间里。”苏惜水看着叶无道暧昧的眼神,俏脸一红,低着头走进房间。 尾随其后的叶无道望着那婀娜摇曳的身姿,有一种将她强行按倒的冲动,他摸了一下鼻子,淡笑道,冲动是魔鬼啊。他轻轻关上门,苏惜水将象棋放在床上,他视线始终停留在那两只精致的玉脚,五趾并拢,脚踝圆润细滑,让他产生了用手一握的冲动。 “要不要我让你一只车啊?到时候被我杀得丢盔弃甲可就不好了哦。”苏惜水娇笑道,美丽的眼睛象两弯悠悠的上弦月暧昧的照耀着叶无道,她的两个嘴角轻扬,象一弯薄而丰满朱红色的下弦月,在甜美纯真中蕴含着一抹淡浓相宜的妩媚。 “呵呵,我围棋是业余初段,而象棋是职业八段,你说我有多强?”叶无道捏了一下她的下巴笑道。 “真的?呜呜呜,不和你下了,你的围棋水平就已经那么吓人了,更不要说象棋了,原本还想找一点点信心的,这下子受到更大的打击了。”苏惜水淡淡笑意的眸子微微闭起,小嘴翘上了天。 “嘴巴都可以挂两个油瓶了。”叶无道调笑道,“骗你的啦,我的象棋水平应该和你差不多,否则校长那个老头子也不会那么期待我和你的对局了,不出我的意外他一定把我的棋风特征所有一切都透露给你了吧?” “无道真聪明。”苏惜水奖励性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校长爷爷可是倾囊相授啊,我一定不能辜负他老人家的期望,打败无道!” 叶无道淡淡一笑,她的脚,由拇趾到小趾五只趾头十分整致,有如海边拾获的贝壳、瓜一样的颜色、珠一样的圆润,也如岩间清洌的水洗过的润泽。叶无道情不自禁的握住她好像是玉质及玛瑙做成的的小脚丫,陶醉的轻轻抚摸那堪称艺术品的部位。 “无道,你干什么呀?”苏惜水从来不知道叶无道对自己的脚还这么感兴趣,这比他亲吻自己的胸部还要让她害羞、紧张,还有兴奋。 叶无道抬头邪笑地伸出舌头在那珠圆玉润的脚背上投下眷念的添弄,苏惜水像被雷电击中一般身体剧震,呻吟一声,全身酥软的倒在床上。 “无道,不要这样子。”苏惜水带着最后的羞意和蚀骨的柔媚暧昧道。 叶无道凝视着周圆润带着女孩子独有爱娇柔嫩的葱葱玉趾,嘴角的笑意愈加明显。 苏爷爷,什么叫做制衡,这就是制衡! 这一招棋,才是我的真正点睛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