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无往不利 - 极品公子

第五十四章 无往不利

“放心吧,太子,战魂堂经过三年的磨练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萧破军淡淡道,但是不同于语气的平淡,那雄浑的战意和充沛的气势让人望而生畏,太子党第一战将啊! “血狼堂同样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我们都是差不多已经死过一回的人,因为对于生命的渴望比任何人都强烈,绝对一刀致命!”身经百战的狼王连话语中都带着血腥的味道。 “傲沧,云仰你们最好将你们的计划弄一份书面材料给我,不急迟一些无所谓。” “已经准备好了!”林傲沧和赵云仰两人异口同声道。 叶无道心想你们两个感情是有备而来啊,这样更好,还真是体贴老大的好小弟,叶无道在欣赏的同时也产生一丝担忧,这样的手下可不好驾驭,看来以后得着实花一点心思在这两个人才身上,“既然这样资料下午给我,傲沧你一定要把握好和斧头帮新任帮主的关系,那人的档案稍后我会让人交给你。云仰,希望你和蔡羽绾的合作能够愉快,有什么困难直接找她就行了。” “这几天小心那些潜伏势力的捣乱,接手各个地方后一定要注意防范,千万不能以为万事大吉了,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我想你们不会认为那些家伙会就此罢休吧。破军,狼王,战魂堂和血狼堂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难保他们不会来个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出了什么问题我直接找你们!” 叶无道走出图书馆报告大厅的时候伸个舒服的懒腰,望着那些不同性格的身影,朝身边的东方冷羽淡淡道:“这样的太子党能够走出d省吗?” “我想你应该问这样的太子党能够走出南方吗比较合适,或者走出中国也不是很过分,毕竟你的龙组实力绝非一般帮派所能拥有,那将是你的一支奇兵,在关键时刻一定能发挥一举定乾坤的作用!” “太子党其实有很多的缺陷和弊端我都刻意不去理睬,知道为什么吗?” “用速度解决一切问题!在发展中不断反省思考和完善自己,而不是停下脚步等待别人的超越和打击。” “不错,我最需要的就是时间,现在没有一点点时间让我浪费挥霍,省外的各个帮派一定虎视眈眈想来个渔翁得利,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我只能用速度来抵消负面影响,这也是无奈之举!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原本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太子帮不比那些原本就有雄厚基础的帮派,我们经不起耗。所以只能出奇兵,为常人不敢为之事,行常人不想为之举,以动制静以快打慢,以最快的速度吃掉它们!” “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演,真的。” 东方冷羽和他并排走在一起,有一种很惬意的感觉,这是她第一次对电脑以外的事物如此的不排斥。 叶无道随意的耸耸肩,摸了一下鼻子笑道:“其实我很有政治家的天赋,这个是我直到刚才才发现的优点。” 东方冷羽静静走在他的一边,你确实有让整个世界随你的谎言起舞的天赋。 飞凤集团高层会议室, 蔡羽绾望着所有面有难色的手下,冷声道:“我只是在向你们宣布一个事实而不是征询你们的同意,飞凤集团加盟叶氏企业这个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任何反对都是没有意义的!我想与其浪费时间来提反对意见还不如多花些心思构思将来的发展前景。” “即使飞凤集团可以通过强强联合因此做大做强,我也不同意加入叶氏企业,毕竟飞凤是我们每一个人花费这么多年心血才有今天的,我们不愿意看到飞凤成为别人的附属品!” 飞凤集团总经理徐荣俊站起身反对道,他是飞凤集团最有资格追求蔡羽绾的人,也是最受蔡羽绾重视的管理人才,他原本完全有能力创出自己的公司,但是因为蔡羽绾一直没有离开飞凤,这是公司上下都知道的事实,他不允许蔡羽绾这样的女神在全市闻名的花花公子叶无道手下办事。 “而且隔行业如隔山,即使叶氏企业在电子金融业有着不俗的业绩,这并不能代表他们就能在酒店餐饮服务有过人之处,我不敢想象一个外行人对我们指手画脚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我想这种反例我们都见过不少,一个外行指挥专业人士是不会有成功的,选择财大气粗的叶氏企业并非一个明智的举动,我希望总裁能够再仔细考虑一下。” 蔡羽绾冷笑道:“知道我们的竞争对手腾空企业为什么退出本省吗?” “是因为他们的总经理方新意突然死亡吧,真是活该,恶有恶报,谁让他老是小动作阴我们,干得好!”蔡羽绾右手边的副总经理周琼狠狠道,她对于腾空企业三番两次陷害飞凤集团是十分怨愤不平。 “知道太子党吗?”蔡羽绾淡淡道,眼神有些恍惚,是想到叶无道那坏坏的笑容了吧。 所以人先是一阵茫然,怔怔望着异样的蔡羽绾,这和这次兼并有关系吗? “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了。我再说一次,这是无法更改的决定!我们并入叶氏后也不会存在被一个外行人指挥的情况,因为所有的集团事务依旧由我们单独处理,这是我们飞凤集团走出d省的唯一机会!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一切反对意见无效!” 蔡羽绾不理会诧异的众人捧起文件夹走出会议室,无道,我好想你啊! 紫枫林小区,叶无道站在省政府干部公寓楼底,很快苏惜水雀跃的跑出公寓,一把抱住叶无道,两人缠绵良久才舍得走进公寓,等电梯一关上,叶无道将苏惜水紧紧挤靠在墙壁上,疯狂汲取那甜美的津液,摩擦的身体瞬间将两人的**提升到顶点,初尝禁果的苏惜水面泛红潮地紧紧搂着叶无道的脖子,酥麻的感觉吞噬她的理智,红润的樱桃小嘴发出若有若无的柔腻呻吟。 叶无道尽情感受她胸前的无尽美妙手感,看着这么一个大美女在自己的肆虐下陶醉真的是一件很惬意成就的享受,他隔着月牙白色的流苏礼裙用手指寻觅那两颗份嫩葡萄,另一只手则是正大堂皇的伸进苏惜水神圣的臀沟。 苏惜水一仰头,自己胸前最敏感的地方被叶无道轻轻夹住,嘴巴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呻吟一声,纤细的小手胡乱的抚摸着叶无道的后背,臀部和大腿随着叶无道的侵略而颤抖,叶无道肆意玩弄着诱人的那颗渐渐挺立的葡萄,在她耳边低声道:“你爷爷是不是等着大刑伺候我这个占他宝贝乖孙女的大色狼啊?” “听说你要来,爷爷可高兴了,像个老顽童一样嚷着要和你下围棋呢,咯咯,象棋你的校长爷爷已经告诉我们你的厉害了,他可不会自取其辱所以就只好取己之长攻彼之短喽,你可要小心了。”苏惜水吻着叶无道的脸庞笑道。 电梯突然打开,苏惜水要掩饰已经来不及只好硬着头皮钻到叶无道的怀里,那位中年妇女疑惑的偷偷看了一眼苏惜水,心想这不是老书记的孙女嘛,那么听话的丫头怎么也有男朋友了,这个小伙子长得到是满俊的,挺配的一对。 “阿姨今年有三十了吧?” 抱着苏惜水的叶无道感受暖玉温香的绝妙触感,朝那个明显是到了更年期的中年妇女问道,脸上的真诚笑容让人不得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都四十多了,哪里是三十啊!”中年妇女被这么一个英俊的年轻小伙子“变相”的称赞,心里高兴的紧,原本打算给老书记打打小报告的念头也灰飞烟灭。 “不像啊阿姨,您的皮肤和气质看上去真的不像四十岁的人,保养的很好,用什么护肤品的,我让惜水也用用……” 苏惜水目瞪口呆的望着巧舌如簧的叶无道和这位平时说话挺刻薄的省人事部门干部拉着家常,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题都有,就像是多年没有见面的老朋友,苏惜水感慨就是自己一个女人也没有办法找出那么多让这位阿姨共鸣的话题啊,从买菜到整理家务再到服饰,两人就像打开了话匣子再也止不住,这个时候的中年妇女就连叶无道一只手在苏惜水的大腿上光明正大的抚摸都没有注意。 最后中年妇女把家里的电话号码报给叶无道,眉开眼笑道:“无道啊,以后有事情就找王阿姨,就算阿姨解决不了,还有我们家那口子,他好歹是个省高级法院院长,不要忘记来玩啊!” 叶无道等到她一走出电梯,马上作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搞定!” “你是不是对每一个女人都这么无往不利啊,是不是见到一个美女就要上去挑逗征服啊?不然怎么就这么信手拈来呢?”苏惜水依偎在他的怀里带着些许的醋味道,那仿佛最鲜嫩的玫瑰花瓣的嘴唇显示淡淡的忧伤。 “惜水,你今天变漂亮了!” 叶无道用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磁性嗓音温柔道,含情的眸子脉脉凝视着那娇艳胜花的脸庞。 “真的?” 苏惜水甜蜜的歪着小脑袋腻声道,微微噘起的小嘴悬挂着满满的不相信,那神情分明是你如果不好好夸夸人家就不理你。 叶无道轻轻啄了一下雪嫩的额头,信誓旦旦道:“当然,骗你我就姓苏!” 苏惜水刚刚想奖励给他一个吻,结果娇笑着捶打着他的胸口,“我让你这个大坏蛋姓苏!” 一种甜蜜温馨的氛围萦绕着小小的电梯,女人有些时候问的问题其实她们自己也不想知道答案,你要做的就是哄哄她,让她知道你很在乎她,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