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姐姐音涵 - 极品公子

第五十章 姐姐音涵

在享受了一个眷恋缠绵的几乎要令人窒息的吻之后叶无道在文汇街下车,蔡羽绾等他走出老远才依依不舍的将车开走。 叶无道走到那家拥有众多郁金香的花店,那个倩影就像第一次看到的一样在花丛中穿梭,叶无道摘下眼镜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自顾自的观赏那些绚烂的郁金香,在这块净土他感到一阵真正的无忧无虑,就像他在那个巷子里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的宁静,一切浮躁都在这里沉淀。 “先生,你要买花吗?是送给女朋友还是亲人?”女孩眼中有着的不同寻常的狡黠,嘴角悬挂着异样的快乐。 叶无道依旧是摇摇头,他怕自己一说话她就认出自己了,三年前萧破军答应为他所用后,他马上让最先进的眼科医生和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对萧破军的姐姐进行眼部治疗,经过三个月的综合治疗后她终于重新恢复视力,在渐渐独挡一面的萧破军帮助下,开了这家花店。 叶无道对她是没有任何邪念的,虽然她绝对算得上是美女,而且那种宁静淡泊的清雅气质很容易让人心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无道总是喜欢把她当作姐姐对待。 “真的不想买一束花送给姐姐?”女孩噗嗤一笑,一切都明白的看着吃惊的叶无道。 “你怎么认出我的?”叶无道没有想到她竟然可以认出自己。 “呵呵,当一个人眼睛看不到的时候,鼻子可是很灵的哦,呵呵,这就是所谓的上帝在天平的一端拿去什么的时候一定会在另一端加上一些东西吧。” 叶无道心一动,似乎是领悟到什么,但是很快笑容就漾起,“姐姐要不要让我把整个花店的花买下来送给你啊?” 萧音涵淡雅一笑,将他拉到那株黑色郁金香面前,“这个可是姐姐专门给你留着的。前几天破军跟我说你已经到本市了,我就肯定你是无道了,真的很感谢你让我重新看到这个世界的色彩!” “假如姐姐知道我的最初目的是为了让姐姐看一下无道长得是怎样的玉树临风的话,一定会很失望吧?” 萧音涵抿嘴一笑,望着一身极为考究白色西装的叶无道,修长的身材配上精致合身的服饰,真的有让女人疯狂的资本,“这个目的也不差啊,要是让无道做花店的服务生,肯定受女孩的欢迎。” 叶无道摸了一下鼻子,笑道:“这倒是一个蛮不错的建议。”要是让人知道堂堂一统本省黑道势力的太子党的精神领袖在当一个服务生,晕倒的人一定不在少数,更何况他头上还顶着一顶叶氏企业继承人的大帽子。 “姐姐很喜欢花吗?” “是啊,我总觉得花是有灵性的,安静的绽放美丽,宁静的凋零飘散,安静而平淡。”萧音涵走到一株“橙色的皇后”面前,轻柔道,“去留随意,任天空元卷云舒;宠辱不惊,看窗外花开花落,这种生活是无道给姐姐的哩。” “姐姐要是喜欢花,那无道就买断整个市的花卉进口,垄断就是财富的根源,到时候姐姐想要多少花就要多少。” 萧音涵轻轻敲了一下叶无道的脑袋,“姐姐要那赚么多钱干什么,你以为姐姐是守财奴啊,有这么一家自己布置的花店姐姐就已经很满足了,每天将花带给那些即将祝福或者纪念别人的顾客,给花浇水施肥,装饰花篮……这些都是我快乐的源泉,我就是不要钱也无所谓。” 叶无道嘿嘿一笑,“姐姐自然不好和我这种俗人比的。” “俗你个头!”萧音涵突然想到什么,疑惑道:“你今天不需要上课吗,今天好像是星期五吧?” 叶无道赶紧开溜,跑到门口又跑回来站在萧面前,轻轻抱了她一下,然后灿烂一笑,留下脸颊浮起一抹嫣红的佳人。 萧红晕久久没有退去,把玩着一株娇艳欲滴的粉色郁金香,“哪怕你没有送东西给我,我也是很开心很开心的,见到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门口的一位金领男子颓废的靠在墙上,伤心而无助,喃喃自语:“音涵,难道我就没有一点点机会吗?” 叶无道打的赶到学校早已经迟到两节课,依然是不紧不慢走到教室的他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便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趴在桌上无视那个数学老师的存在。 “这位同学能给我一个迟到的恰当理由吗?”那个压制怒意的数学老师停下讲课对叶无道大声道,顿时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一脸随意的叶无道身上。 叶无道斜眼瞥了一下他,淡淡道:“这需要理由吗?” 数学老师一阵火大,这样的学生还是头一回碰上,冷笑不已,“那你说我请你出去需要理由吗?” “哦,这样啊,因为我是叶无道。” 数学老师一愣,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但是一想,谁在这里没有点来头,见到自己还不是服服帖帖,“这算什么理由,你给我出去!” 他没有反应过来,教室的学生可是炸了锅沸腾,尤其是男生,兴奋的好像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一个高大男生拿起桌上的一叠书朝那个老师就砸了过去,“妈的,你敢这么和太子说话,活腻了啊!” 很快那个数学老师就被书籍手机淹没,最后还有扔桌椅的趋势,见到大势不妙的他憋着一肚子的火狼狈的逃出教室,心想今天是撞鬼了还是怎么了,这群平时挺听话的学生怎么就造反了,他想一定要向校长报告,这么严重的事件一定要开除几个才能消心头之恨。 当他来到校长办公室见到那个令人尊重的国际知名学者、中科院院士的校长时,一五一十外加一些修饰将这起“校园严重暴力事件”陈述了一遍,等待校长雷霆大怒的他突然发现校长正在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望着自己,他再一次郁闷道:“校长,有什么不对吗?” “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开学校吧,我会帮你安排进入其他学校。什么都不要问,这是为你好,相信我这个老头。” 一脸受伤的数学老师走出校长办公室,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 “你个小兔崽子,就是不想让我这个老头子有一天安宁啊,呵呵,年少轻狂的岁月啊!”校长对着那盘象棋棋局淡淡微笑,那是一种历经沧桑一切看透的纯澈笑容,带着智慧的韵味。 叶无道锁在这个帮有四个太子党成员,无一例外是星组成员,只不过是最低的普通会员,因为按照叶无道当初的设定,这个会员根据成员的家庭背景强弱和潜力值大小来评定,像资料上高三一班的黄欣因为父亲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毫无特长的他便被评为黄金级别会员,而高二四班的余升明因为爷爷是省人大副主席,只能是白银级的会员,当然,还有一些没有雄厚背景的人也有机会成为高级成员,只要你表现出相应的才华和潜力。 明珠学院背后的势力网为太子党未来向全国的发展和扩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因此世界上没有一无是处的人,只有尚未开发利用的人!”叶无道这样评价他的星组。 当然星组成员在贡献的同时还有一系列的优惠功能,比如不用担心考试会考的太逊,想要女人的时候太子党经营的酒吧酒店自然有环肥燕瘦的各色女人伺候,看人不顺眼的时候自然有太子党的人帮你摆平。 而叶无道正在利用这份资源进行一项更大的计划。 “有谁可以告诉我学校里还有没有是雏的美女,妈的,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叶无道翘起二郎腿放到桌上,一甩打火机点燃一根烟。 原本知道这就是“传说”中太子而惊喜若狂的人被叶无道冷冰冰的语气一下子镇住,女生全部装作一本正经的看书,只是时不时地脉脉含情目送秋波,其他的男生则是胆战心惊的生怕自己惹到这个明珠学院乃至整个省市黑道崇拜的大人物那,四个太子党的成员小心翼翼的走到叶无道面前,恭声道:“太子!” 他们今天可是听说了昨天太子和斧头帮的辉煌战绩,一个个是往死里崇拜,恨不得把心掏给叶无道这个神秘的太子。 叶无道莫测高深的点点头,拍拍前面正在无限遐想和震撼的女孩,提出一个让人狂汗的请求,“把那个数学书借我看一下。”接过数学书叶无道朝那四个一脸惶恐的小弟道:“说吧,学校里有没有燕清舞那样的美女了。” 四人一脸为难,其中一个谄媚道:“太子,这个恐怕没有,不过初三四班有一个中英混血儿很不错的,当然那个李淡月也是有点味道的。” “眼光不错啊!” 那人一听叶无道的称赞,略带得意的一阵傻笑,没有看到叶无道危险的笑容和周围三个同伴幸灾乐祸的眼色,很快他就被叶无道一腿踹飞出去,趴在地上干咳,不禁倒霉自己多嘴,看来太子泡上英雄会会长的妹妹这一传闻不是空穴来风了。 “这里是教室,是学习的场所,不是你卖弄威风的地方,你可以无视高考,我们不可以!所以请你不要打扰所有想学习的同学。” 一个坐在中间的女生转身怒视叶无道,那副生气的动人模样确实有几分异样的神采。 叶无道托着腮帮凝视着这个大胆的女生,没有人知道这个生活和他们绝对没有处于不同层面的太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四个男生脑海里同时浮现一个词语----奸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