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一统省内黑道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七章 一统省内黑道

叶无道带着无名的伤感摸着小女孩淡紫色柔顺头发,道:“我的真实世界是不是很肮脏啊,但是我想告诉你这还只是我冰冷生活的冰山一角,那些无意义的杀戮和死亡才是我生活的主旋律,以前是,以后更是!如果你怕了,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怪你。” 苏惜水轻轻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粲然一笑,“为什么要离开呢?既然无道肯将自己的生活**裸的袒露在我的面前,那就证明无道内心已经有惜水的存在,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虽然我现在不适应这种生活,但是只要无道在乎我的感受,我可以什么都不管!” “知道真相后悔吗?痛苦吗?” “没有!我只有骄傲,无道是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片未来,而不是寄居在父母家族的庇护下,这个结果已经让我很满足很满足了!要是轻易的离开无道才会让我一辈子后悔,一辈子痛苦!” 叶无道再一次受到震撼,为什么身边的女子都要爱的这么纯粹这么傻呢?可以完全不顾自己的一切,就象飞蛾扑火一样!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最开始想到的吗,为什么逐渐感到愈加沉重? 这个时候走来俩个同样悠闲的伟岸男子,见到叶无道那个一身笔挺白色昂贵西装的青年眼中绽放出炽热的光彩,微微躬身道:“独孤皇玡见过太子!”另一个高大冷淡青年同样激动,“破军等太子好久了!” 在他们的身后横七竖八躺着近百个斧头帮,死亡和受伤比例大概是十比一,要不是突然接到叶无道的电话要求改变杀无赦的命令,比例要远远高于十比一,对于他们来说收拾几十个垃圾实在是太简单了,知道叶无道要过来,原本在核心区观战的两人没有带任何小弟轻松的杀出一条不大不小的血路迎接太子党的太子。 “情况怎么样?”叶无道发觉苏惜水的小手已经不再冰凉,逐渐有了温度。 “因为我们战魂堂要两线作战,所以到这里的人员只有四百人不到,而对方有近千之众,太子党的第一波进攻确实打乱了对方的阵脚,虽然此后他们一直被压着打,但是固执的要死,死活不肯投降,接到太子的电话转达了投降优待的命令后,我就让人公布了这个消息,却换来更加猛烈的反击。目前我们可以继续战斗的人数有两百五十左右,对方不到四百,不管如何,结局已经知道!” “看来着斧头帮确实是一块不太好啃的骨头,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看来是得下一剂猛药让他们清醒一下才行,你说我们三个能解决剩下的垃圾吗?” “嘿嘿,太子,其实不需要了,要是知道太子要亲自动手,我就不保留实力了,干脆和破军把他们全灭了,虽说垃圾太肮脏不值得本少爷动手但是让太子动手的话还是让我来好了。” 叶无道看着这个从骨子里狂傲的帝皇企业大公子、英国正统贵族,对于他对自己疯狂的崇拜有点不可思议,到现在他还是觉得无法想象一个拥有伯爵头衔的贵族要跟着自己心甘情愿做一个跟屁虫,呵呵,当然是一个高傲的跟屁虫。 当抱着小女孩的叶无道和萧破军来到正面战场的时候,战斗正趋于白热化,双方为了各自的荣誉而战,当第一个看到站在萧破军和独孤皇玡这两个太子党巨头之间的叶无道时,双方像是达成默契般渐渐停手。 太子党的成员想要瞻仰那个站在神坛顶端的人物到底是怎样的出众,想要自己知道自己为之卖命的到底是怎样的出类拔萃,想要知道在太子党创建伊始就神秘离开三年的太子到底是怎样的强大! 斧头帮的人同样停手,他们想知道是哪个混蛋让他们如此狼狈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欺辱,想知道是什么恐怖人物让太子党迅速崛起并且强大,想知道那个神秘的太子是如何的青面獠牙! 显然叶无道不符合他们心目中的那个形象,没有魁梧身躯,相反儒雅精致,不像流氓头子,反而是一个多情的绅士,嘴角的淡淡笑意怎么也不像个杀神。 当然这是因为他们没有见到叶无道真正想要杀人真正挥刀的场景。独孤皇玡和萧破军见过,所以尊敬,彻底的臣服! 叶无道淡淡道:“在太子党的努力下英雄会已经成为历史名词!” 优雅的嗓音在清冷的夜空格外具有韵味,苏惜水被他这种“敌军围我千万重我自岿然不动”的大将风度深深痴迷,这样的男人真的就是那个和自己调笑的轻浮男人吗? 停顿了一下,叶无道望着几位斧头帮的龙头人物,“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不适者淘汰!这是我们这个圈子的最高也是唯一的法则!我想李天扬一定没有丝毫的不服,因为在强大的太子党面前,失败是个必然,挣扎只是个过程,这个过程越长也就越痛苦!” 马上又斧头帮的成员愤怒不已,叶无道笑着摇摇头,那几个不服的人马上正额冒出一股血因为巨大的冲力柱往后退了几步才倒下,其中包括斧头帮的副帮主!所有斧头帮的成员都是惊慌的朝四处张望,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有狙击手,能够几乎是同时干掉六个人,那就是意味着至少六把狙击枪对着自己啊!一枪命中额头,真不知道那里搞来的这么多狙击手高手,本来枪械在这个军火查的极严的省份就不容易搞到,更不要说这种级别的高手了。 叶无道的眼睛里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只有不屑,“抵抗是徒劳的,在这个唯利是图的社会,无谓的牺牲是换取不了同情的,而且就算有人为你掬一把同情泪又如何?受伤痛苦的还不是你们的老婆,父母,儿女?” “你以为你们两百多人就能稳胜我们斧头帮吗?”一个年轻气盛的青年大声道,初生牛犊的他见到这个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的年轻人,十分不感冒!加上想到自己可以因此成名,马上脱口顶撞叶无道。 突然他发现不止自己身边的人怜悯的望着自己,就是太子党的帮众也是一脸同情,那个抱着小孩的青年身边的那个据说是叫独孤皇玡的恐怖级人物冷哼一声,让他感到一阵不妙。 “冥顽不化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是浪费资源!” 叶无道的笑容更加灿烂,眼睛朝地上一看,难得的看到一把斧头,脚轻轻一挑,斧头被挑向空中,抱着孩子的他微微一动,一腿将那把斧头踢出,螺旋旋转的斧头飞速的飞向那个青年,一眨眼的功夫即使后退了两步的青年仍然是颈部挂着斧头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倒也没有侮辱了这把斧头,算得上死得其所。”叶无道冷冷道,能出来说一句话算是不错的了,这个时候最沉默的一定是那些高级成员,轻蔑的环视那些斗志全无的斧头帮成员,“有资格说句话的走出来!” 最后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在一位少女的搀扶下走到众人面前,含着绝望的泪水道:“斧头帮没有想到会毁在我段益的手里,罢了罢了,叶无道,只要你肯放过其他人,我段益任你处置!” “我不会让斧头帮葬送在你老的手里,只要斧头帮肯纳入太子党!我可以让斧头帮单独处理一切事物,但是经手的财富必须上缴百分之八十给太子党。” 叶无道提出一笔交易,是玉石俱焚两败俱伤还是双方得利皆大欢喜就看这个老头的决定了。百分之八十,以资料上斧头帮近七千万的年收入来算就是大概五千万,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这还没有说这个存在了百年帮派那些存款之类的潜在资本,至于怎么榨干它就得需要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了。 “我答应你!”老人选择忍辱偷生,毕竟他背负的不是一个人或者几百条人命那么简单,而是一个延续百年帮派的生死存亡,个人的荣誉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听说你老身体不好,还是在这里挑选一个新帮主吧,你老也到了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一大把年纪还打打杀杀我们这些年轻人会被说成不尊敬长辈的。”叶无道“好心”道,言语中的狂傲让人感到一种无比的压迫感。 突然他看到一抹不同寻常的眼神,叶无道感兴趣的望着搀扶着那个老头的少女,是想要向我报仇吗?真是天真可爱的女孩啊,其实叶无道一直不认同女孩子加入黑帮,虽然像龙玥和龙四那样别有一番风韵,但是那是一种掩盖女性特有美丽的魅力,叶无道在欣赏她们的同时还有几分遗憾惋惜。 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叶无道指着那位女孩笑道:“斧头帮下一任帮主就是她!” 年近花甲的老人眼中闪过一抹惊喜,颤声道:“一切听太子的吩咐!”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弹弓其下。 这样刺激的游戏才有趣,叶无道抚摸着小女孩胜雪白嫩胜玉晶莹的脸颊,嘴角的笑意阴冷而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