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真实的世界 - 极品公子

第四十六章 真实的世界

叶无道想放下小女孩,可是一晚没睡的她仍然是精神抖擞的使劲缠在他身上不肯下来,无奈的叶无道只好带着这只小树袋熊和挂着浅笑的苏惜水叫了一辆出租车,这个时候还能一出宾馆就有车子足以证明叶无道的人品还是不错的。 “去南区的清风街。”叶无道淡淡道。 司机一听马上露出危难的神色,“如果是去清风街的话,这趟生意我就不做了,对不住了。” 苏惜水一脸疑惑,叶无道嘴角微微弯起,扔出一叠钱,“只要开到街角就行了,你没有加入什么帮派吗?” 司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钱,“我可只送你们到清风街的街口就行了!这位小哥看来也是道上的人,为什么还要去那里呢,今天可是太子党和斧头帮火拼的日子,我们这些司机也是刚得到的消息,一个倒霉的同事因为没有注意,结果就没有再出来过,现在生死未卜,哎……” 苏惜水微微震惊,但是看到叶无道那张宁静似水的神色,仅有的那点奇怪也烟消云散,那种痴迷真是无药可救了,紧紧握住他的手,微笑再次爬上嘴角,暗暗道,无道,不管走到哪里,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就是天塌下来也无所谓。 “无道,原来杨阿姨就是你的妈妈啊,真的让人吃惊呢。” 叶无道笑道:“怎么,是奇怪那么优异出众的母亲有我这么不学无术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儿子吗?” 苏惜水白了一眼叶无道,“杨阿姨可是我的偶像呢,既优雅高贵又贤淑温柔,真的是很完美的女人,我以后也要成为杨阿姨那样的女人!这是我的一个奋斗目标哦,无道,你希望我成为杨阿姨那样的女人吗?” 叶无道想到早已经分居貌合神离的父母,心一痛,道:“不想。” “为什么,做那么优秀完美的女人不好吗?” “不是不好,是太好了,物极必反知道吧,就算你没有错,有些东西还是会发生。” 苏惜水摇摇头,像她这么聪明的女孩在恋爱的时候智商还是下降了无数,有点担心道:“那无道想我成为怎样的女人呢?” 叶无道在那次乘坐公共汽车下车后就让人把苏惜水的资料查清楚,除了她爷爷身为本省省委第一书记外,她的父母都是等级不低的公务员,她的爸爸是zj省的省检察院院长,妈妈在中宣部工作,目前她在浙江大学就读,这个时候是因为奶奶生病才赶过来探望,关于她家的资料足足有十张。 “成为怎么样的女人?呵呵,就像现在的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要是再不知足就是十足的贪心了!嘿嘿,反正惜水已经是彻彻底底完完整整的成为‘女人’了。” “油腔滑调,不理你了。” 叶无道淡淡一笑,希望你等一下还能够拥有笑容。 在街角下车,叶无道抱着紫色美丽眸子好奇张望的小女孩子,伫立在街口,那份阴暗的气息让苏惜水感到一阵陌生,同样是一张脸孔,为什么不同的时候会有这么多迥然不同的特征呢,高贵,轻浮,温柔,冷酷,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真正的一面呢,还是呈现在自己面前的他就是最真实的一面呢。 “这里就是原先我们省老牌势力斧头帮的总部和最重要的辖区,其中包括七家商城,一座黑市拳场,两家地下赌场,还有大大小小的酒店、网吧、银行,有贩毒,有卖淫,有走私军火,一切肮脏的东西这里都有!作为仅次于市中心文河路的清风街,有着无数可以挖掘的财富,唯独没有纯洁善良这些多余的玩意!” 苏惜水怔怔望着叶无道站在身边不远的他,突然感觉有一种天涯海角的距离,此时的他是那么冷漠,好像被世界被天堂遗弃的天使堕落在人间,展示那种彻骨的寒冷和颓废,她心痛慌张的死死抱住叶无道,“无道,不要这样,就算整个世界不要你,还有我留在你身边!” 叶无道淡淡一笑,道:“来吧,看看我的世界到底是怎样一幅‘动人’的景象!” 走在清冷的大街上,苏惜水感到一阵冰冷,要不是有叶无道牵着,她可能早就掉头跑开了,突然她听到一些轻微的呻吟声,仔细一看,竟然是路边躺在血泊里的人,那鲜艳刺眼的红色在路灯的照射下格外具有视觉冲击力,晕眩的她半靠在叶无道肩上,一阵作呕。 但是叶无道怀里的小女孩缺是神采奕奕的注视着那些少儿不宜女生不宜的血腥镜头,逐渐残断的肢体映入眼帘,稍黑稍紫的血液成块状在地上犹如绽放的夜玫瑰,妖艳,而唯美,像那蓝色妖姬鬼魅的暧昧眼神,在阴暗中散发出独特的负面魅力。 小女孩的紫色眼眸却绽放出更加璀璨的异彩仿佛有着浓厚的兴趣,如果有人仔细看,就会发现此时她的眼神和抱着她的叶无道是多么神似。 苏惜水小心问道:“无道,这是怎么回事啊?他们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没有救护车?为什么没有警察过问?” 叶无道摘下眼镜擦了一下淡淡道:“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它的潜规则,很多时候他比那些所谓的道德、法律、规章要有效的多!” “潜规则?” 叶无道擦完眼镜淡淡道:“江湖有,商场有,娱乐圈也有,官场更有!在这个城市也有它的潜规则,每一个局中人都会遵守,不是想,而是必须!清风街就有它的规定,作为斧头帮这个中国南方四大帮派之一黑道组织的总部,清风街必须按照它的意志运作,政府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是不想管,是管不了,而且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说清楚的。” “但是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这是法制社会,这是杀人,这是犯罪!” 这又不是拍电影拍警匪片,苏惜水感觉像是置身于一场看似可笑其实可悲到骨子里的闹剧,不真实却是那么的震撼,这就是生活的另一面吗? “傻丫头,镜子光明的一面当然要给所有人看,尤其是你这样的人。呵呵,用镜子来形容实在是太俗太不够形象生动了,这么说吧,一个看似衣冠堂堂的高大威猛英俊潇洒的男子也许猥琐卑鄙龌龊,最重要还有可能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阳萎早泄什么都有。” 叶无道的侃侃而谈让本来就头晕的苏惜水更加挫败,这种理论都能有! 这个时候一群人挥着闪亮的短刀冲了过来,叶无道冷冷一笑,“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不错,不错,这种作风我喜欢,但是朝我挥刀本身就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 “把眼睛闭上!” 没有等最前面的家伙冲到,抱着小女孩的叶无道闪电一脚踹中那人的腹部,在他倒下的时候,脱手甩到空中的那把短刀好像经过精确计算般落到叶无道手中,手起刀落,一颗人头已经飞了起来。 不要说生命是有价值的,不要说生命是宝贵的,不过是奉献擦拭冷锋的液体罢了。 苏惜水心一颤,半步也不敢离开叶无道这个最后的依靠,这是在做梦吗?脸色苍白的她恍若梦幻,这就是无道的世界吗?没有温情,有的只是杀戮、血腥,还有生命的卑微,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在霎时间崩溃。 叶无道的短刀好像赋有灵性,在割破喉咙的时候,没有生硬的感觉,相反还有一种庖丁解牛的畅快淋漓的错觉。因为拖刀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那把已经夺去七八人性命的刀还没有沾染一丝血迹。 小女孩那妖异的紫色眸子愈加兴奋,目不转睛地望着这一场单方面的杀戮。 “生命是尊贵的,所以杀人必须是艺术的!” 叶无道犹如杀神般屹立在包围圈内,怡然不惧,“看来破军的办事效率确实应该怀疑,竟然还有这么多漏网之鱼,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你们毕竟是南方的老帮会,收拾起来肯定有点麻烦,怎么,连斧头都没有吗,真是可笑,斧头帮的人不再用斧头,这样的帮派留有何用?” 身形再起,全是一刀致命,全是要害部位,绝对没有多花一分力气,顷刻间包围圈已经称不上包围圈,那些人胆战心惊的朝后退去,惹上这样的人绝对是一个可笑的错误,白痴都看得出来自己不是和这个青年一个档次上的。 一个家伙偷偷看了一眼动人的苏惜水,结果一阵血光,瘫软在地上,再也没有机会多看一眼。叶无道甩出那一刀后冷冷注视着这群已经吓破胆的斧头帮成员,看着其中还带着稚气的脸庞,淡淡道:“本来今天是非太子党杀无赦的,但是现在给你们一条生路,成为太子党的一员,一个月后如果没有让太子党满意的成绩,你们还是死!不管你逃到哪里!现在把这个口讯转达给每一个斧头帮的残余,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那群人面面相觑,叶无道正想下手收拾干净的时候,他们全部识相地往回跑。 叶无道悠闲地跟在后面,休闲惬意的像和情人散步。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虽然说太子党最开始的威严一定要建立在血腥上,但是他突然想到现在的太子党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强悍,基础算得上巨大,但是不是强大,所以这个血腥的度一定要掌握好,现在可以停了。 惜水,带着你这样纯洁的天使一起堕落是一件很兴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