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一场赌博 - 极品公子

第四十四章 一场赌博

“我不希望无道把我当成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坐在你面前的不是那个浑身铜臭的飞凤集团董事长,只是一个刚刚爱上一个人的女人!”蔡羽绾动情道,从小到大一向压制感情的她一旦找到情感的归依,肯定是无法阻挡的。 “飞凤集团缺的是顶尖的管理人员和精密的营销策划,这些我的叶氏企业都能提供,一流的人才我可以让叶氏企业从人才链的开端获取----从各大名牌大学直接引进。而且我拥有你无法想象的政府资源,可以减少各种政策的抵制和阻碍,所以我完全可以保证让飞凤集团打破省际贸易壁垒!” 叶无道望着那张并没有多大兴奋的容颜,不由出现一丝茫然,听到这样的消息她怎么没有想象中的那种表情,继续道:“不需要担心各种非正当竞争,那些因素我可以一一帮你解决排除,在飞凤集团未来的这场餐饮服务业竞争中只有我们违反规则的机会,别人是没有这个可能的,因为我的太子党的势力范围不仅仅局限在本省,这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蔡羽绾仍然一脸似水平静,没有情绪上大的波动,这个让叶无道有点泄气,硬着头皮道:“只是飞凤企业要归入叶氏企业,当然只是名义上的,我想利用飞凤集团的原有根基,因为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进行基础建设,如果在实业和资本玩家中让我选择,我绝对是钟情后者,我要创造一个资本神话!” “无道,我不想做这笔生意!”蔡羽绾出乎叶无道的意料坚定道。 叶无道望着那张在美丽中透出倔强坚毅的脸孔,轻轻一笑,道:“没有关系,毕竟飞凤集团是你的心血,任何人染指都是无法忍受的,我能理解。” 蔡羽绾摇摇头,绽放一个灿烂的笑颜,“我的全部都是叶无道的,飞凤集团将会毫无保留的交给无道!这不是一笔生意,只是一种所有权的转换,两厢情愿。” 叶无道皱眉摇摇头,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既然无道不要,那我就将飞凤集团送给别人好喽,反正有无道养我了。省得天天熬夜吃泡面,还可以多陪陪无道,让无道陪人家逛逛街。”蔡羽绾歪着小脑袋调皮道,可爱的眨巴着大眼睛。 “像你这种实业家是不会体会资本玩家所承担的风险的,虽然我可以运用各种资源和关系尽量规避这种风险,但是商业尤其是资本投资的乐趣就是它的不确定性,我不想到时候万一我出了事情,害得你一无所有,因为有些时候本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对女孩子来说。”叶无道泛起一个自嘲的苦笑。 “这就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喽。”蔡羽绾咯咯直笑,摇曳身姿动人心弦。 “要知道我对餐饮服务业的具体操作可是完全的白痴,我拥有的只是大体规划和框架构建,以及一颗疯狂的大脑和资本操作。”叶无道将她抱到自己大腿上笑道。 “我相信无道,相信无道一定可以做到他想做到的一切!”蔡羽绾依恋的偎在那宽阔的胸膛痴痴道,无道,当一个女人真正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她是愿意付出一切的,没有付出太多,永远只有不够多。 “你好傻,难道你不知道我不是一个值得你这么做的男人吗?”叶无道摸着蔡羽绾的柔软青丝淡淡道。 “女人爱一个人本来就应该傻一点的,傻一点有什么不好呢,太精明了本身就是一种伤害。”蔡羽绾摘下叶无道的眼镜带着撒娇的意味道,“以后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不要戴眼镜哦。” “羽绾,我带你去见你最想见的人。”叶无道拉起蔡羽绾,开着她的保时捷在黑夜里飞速行驶,蔡羽绾望着那张冷峻的脸庞,开始时充满犹豫和迷茫,但是逐渐清晰,嘴角挂起一个淡然的微笑。 一座立交桥底,躺着一位沧桑憔悴的青年,身边堆满啤酒罐和垃圾食品,弯起的身躯痛苦的逃避现实的世界,他只想一个人在这里静静想一想怎么面对死亡。曾经的辉煌他都已经看得很淡,离他要多遥远有多遥远了。 如果当男人的事业失去为之奋斗的目标时,一切就显得虚无缥缈毫无意义,他从小就是为了她才走上这条并非他本意的商业之路,在他的世界里,只要站在这个领域的顶峰,就可以接触心目中的女神,但是现实中情场的远远要比商场残忍,在商场无往不胜的他依旧惨淡收场,带着满身的伤痕和破碎的心灵躲在这里逃避一切。 暗中保护他的龙二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堕落,提着整整一箱啤酒扔到他面前,狠狠道:“是男人就给我痛痛快快的哭出来,他妈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吗,至于你这样吗?” 那个青年苦苦一笑,睁开朦胧的双眼,“总算出来了,难为你陪我这个将死之人这么久。” 龙二毫无顾忌的坐在地上,拿起一罐啤酒狂灌,扔掉罐子,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值得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胆玩女人才是个爷们,看你这娘们样真的恨憋气,真不知道太子怎么让我受这窝囊!” 青年爬起身坐在豪放不羁的龙二面前,颤颤巍巍的打开一罐啤酒,淡淡笑道:“我也是个爷们。想当年辉煌凭一己之力动用近百亿资金狙击吉恩斯跨国炒作集团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光,辉煌的资本操作可是至今仍是国际财团资金运用的典范,被列入教科书经典范例;辉煌硬是将自己的领域日货悉数赶回那个破岛……哈哈哈,我敢说我就是个爷们,地道的中国东北爷们!” “你也是东北人?来,既然是老乡,这气话我龙二也不说了,不管怎么样,喝酒!”龙二扔给他一罐,扬起手中的啤酒罐,“辉煌,老兄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辉煌啊!但是为什么就对一个女人念念不忘呢,我想以你的身世财力女人还不是像苍蝇一样围着你吧,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在我看来,一个男人有一个爱的女人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这要远比我创建辉煌企业筑就商业奇迹来得重要。”憔悴神伤的青年虽然依旧落拓,但是被龙二的豪气激起几分生气,少了几分最先的颓废。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天才怪物的想法,哎,也许这就是我们和你、太子之间不可逾越的差距吧。算了,来,喝酒喝酒!” 想到叶无道这个少主天马行空的思维方式,他开始稍稍明白身边这个中国商业天才的内心了。孤独,天才也好怪物也好,都害怕孤独!他们都有自己消除孤独的方式,这个青年的支柱就是那个女人,而少主就是不断的猎艳不断的收集美女,征服整个世界的女人! 车灯刺眼,警觉的龙二准备动作,但是他很快就释然,少主终于出现了,这根钓大鱼的长线到了该收的时候了。他自觉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刚才的出现已经是不被少主允许的举动了,自己就等着躺医院吧,这种觉悟很早就有了。 “你过去吧,我等你。”叶无道斜靠在车上,戴上眼镜,点燃一根烟,蔡羽绾拿过那根烟,扔掉,凝视着那略带着忧郁的黑眸道:“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抽烟哦,我的鼻子很过敏的,等我!” 叶无道淡淡一笑,有一些无法掩饰的疏离和冷漠,蔡羽绾眼眸悄悄蒙上一层水雾转过头走向那个几乎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的青年,叶无道仰首望着深邃的夜空,叹了一口气,这种味道真不好受啊,陈影陵啊陈影陵,幼年的相识加上你那片刻骨铭心的痴情,是否能打败我这几日的相处呢? 叶无道本来打算迟一些再让蔡羽绾和陈影陵这两个小时候在孤儿院相识的“朋友”见面,但是越到后来他越知道自己一定会对于蔡羽绾可能的离去心痛,与其今后无法愈合的伤痛,不如趁早解决这个可能。 他没有转身看那个清瘦的娇躯和憔悴的身影,这是一场赌博,一场影响他将来发展的赌博,但是他只能等待结果,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 赢了,情场商场他都是大赢家,输了,布好的棋局就在没有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