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抱得美人归 - 极品公子

第四十三章 抱得美人归

“你调查我的身世?”蔡羽绾退后两步,梨花带雨的粉嫩小脸交织着惊慌、愤怒,还有自卑! “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女人的一切,这没有错!我不想怎么失去她也不知道,不想她的所有忧伤快乐痛苦笑容泪水都与我无关,我要在我身边的羽绾可以真实的苦和笑,就像刚才那样。”叶无道黑眸流露哀伤,那似海深情缓慢倾诉犹如一个魔咒。 蔡羽绾可悲的发现即使这份温情是叶无道的伪装,她也心甘情愿的被骗,她实在是太累了,好像有一个温暖的肩膀在她需要的时候可以让她靠一下,而且最近的接触她发现这个带着花花公子面具的男人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龌龊,虽然他仍然是个坏人! 但是比起那些虚伪清高的卫道士和伪君子来说,他这个真小人要可爱的多。 “怎么,嫌弃我的出身了?也是,堂堂叶氏企业唯一的继承人,怎么会看得起一个家世不明的孤儿!我在想要到哪个时候你才玩够我才会放弃!”蔡羽绾说出这些狠话后,发现自己心痛的竟然快无法呼吸了。 “你很想我放手吗,羽绾?”叶无道狭长黑眸眯起,嘴角挤出一丝苦笑。将那束玫瑰花小心翼翼的放到她的手里,带着决绝的意味缓缓道:“回去的时候要小心,晚上不要再熬夜了。” 蓦然转身,叶无道朝相反的方向大步离开。 蔡羽绾泪眼婆娑的望着那渐渐远行的背影,感受周围渐渐冷漠的气息,一种巨大的恐惧和落寞笼罩着单薄的她,那一刻,她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经随着叶无道死去!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去追,但是刚跑出两步的时候扭到脚的她重重摔倒在地上,她看着那个断了的鞋跟,眼泪再一次倾泻而出,不在乎旁人的怪异眼神,不在乎别人的窃窃私语,不理会围观人的评头论足,伤心欲绝道:“你不是说要留在我身边,要让我恨你让我不再寂寞不再轻易老去的吗?你这个骗子,骗子!叶无道,你听到没有!” 玫瑰花瓣飘零与地,似乎在心伤这份错过的缘分。 “听到了。”一个温醇的嗓音带着无比的安慰在她的耳畔响起,“所以我回来了。” 蔡羽绾模糊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好想仔细看清眼前的人,可是不争气的泪水却让她无法看清那张讨厌的脸孔,最后她开始捶打那个骗走她心的大骗子 叶无道抱起她堂而皇之的行走在大街上,温柔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大的人还会摔倒,不害羞啊。” 蔡羽绾噘起小嘴,将头靠在叶无道那温暖的胸口,“还不是因为你人家才会出丑的,不管,你要赔我一双鞋子。” 叶无道笑道:“反正我抱你,没有鞋子也没有关系。羽绾,好像你有点重哦,有几斤啊?” 蔡羽绾俏脸布满红晕,羞意不可抑制,小心问道:“羽绾真的很重吗?” “还好,就是做那事的时候某种体位不轻松。”叶无道促狭道,“始终抱着做的话是有点累。” 蔡羽绾一阵大羞,挣扎着要下来,叶无道没有办法抗拒那温柔的攻势只好放她下来,看她金鸡**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蔡羽绾狠狠白了他一眼,“还笑,没有良心。” 叶无道搂过她凝视着那脉脉含情的眸子,道:“是什么时候爱上人家的?”蔡羽绾这次没有抗拒那双在自己臀部作恶的坏手,柔声道:“不知道,也许是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也许就是刚才的一瞬。” 叶无道让她的小脚丫子放在自己的脚上,“要跟着我的节奏走哦。” 蔡羽绾还是第一次不穿鞋子在大街上走,而且还要踩在一个男人的脚上,那股新鲜的感觉让她像偷吃到糖的孩子,咯咯笑个不停,“无道,你说过下次要带我去吃正宗的四川火锅的哦~” 叶无道和提着那只破鞋的蔡羽绾来到百维商场,在服务员的诧异眼神下帮她挑了一双,笑道:“你不会介意我给你正式买的第一样东西是一双只有几百块的鞋子吧?” 蔡羽绾笑着使劲摇摇头,“最好的鞋子,不是最昂贵的鞋子,不是最华丽的鞋子,而是最舒服的鞋子,我穿着觉得很舒服就行了。” 叶无道看着那双精致性感的脚,五趾并拢,脚踝圆润细滑,让他产生了用手一握的冲动。小腿丰满,大腿浑圆,天生尤物!在丝袜的包裹下,更显性感诱人。感受叶无道眼中的炽热,坐在那里的蔡羽绾竟然大胆的乘营业员记账的时候用脚轻轻磨擦叶无道的手。 叶无道重重拧了一下那白嫩胜雪的小腿,惹得蔡羽绾一声娇呼,叶无道笑道:“我去一趟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叶无道走向洗手间的时候,走廊里一个猥琐的强壮男子抓住一个少女的两只手将她压在墙上,嘴里正说着淫秽的话语,用自己的身体挤压着少女的美好身躯。 少女泫然欲泣的表情令人生怜,原本就清秀的脸庞加上无辜的眼神,使她更加的楚楚动人。 很多人看见了都是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从他们身边走过,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正义之手。绝望的少女的挣扎根本就无济于事,旁人的冷漠色甚至偷笑的眼神令她处于崩溃的边缘,顾盼有神的两眼几乎呆滞了。 这个时候她看到了向他们走来的叶无道,她的眼睛再次绽放希望的光彩。只是令她再次绝望的是那个英俊冷漠的少年连眼睛也没有瞥他们,缓缓从他们面前走过。她干脆闭上眼睛,生活真的好残酷,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叶无道走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轻轻叹了一口气,冷漠的眼神募的变成残忍,麻木的气息也随之转为阴暗。 当她为那个将她逼入绝境的男子没有动静而奇怪睁开眼睛时,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抱着脑袋倒在了地上,她面前站着那个看上去依旧麻木的奇异少年。少女泪水倾泻而初,一把扑入叶无道怀里痛哭开来。 突然她那无辜委屈的眼神逐渐变得阴冷狠毒,从袖子里滑出一把精致的匕首,迅速扬起手打算给双手不得已还抱着她的叶无道致命一击。 抱着她的叶无道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极端的轻蔑,一拳以惊人的速度在匕首还差几公分就要刺到他的时候狠狠打在少女的腹部,少女哀呼一声撞在墙上,手中的匕首也掉在地上,一脸的痛苦和不敢相信。 叶无道抓起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强行拉起正视着他,没有丝毫的怜花之意,脸上的恶魔笑容让少女一阵心寒,有一种被冰冻的彻骨寒冷。 “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告诉你主子,下次别派女人来,本太子不杀女人!要是派来的角色还让我满意,我可以一直和你们玩这个游戏,否则,嘿嘿嘿……” 少女极度震惊地看着这个自己这次刺杀的对象,突然有了一种荒谬的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只有十七八岁少年,甚至不是一个人!原来资料里的他的危险指数为最高等级的z级并不是空穴来风,当初不听他的劝告赌气单独行动却落得这个下场,第一次尝到失望的味道竟是这么的苦涩! 她带着真正的恐惧望着这个像君主般俯视自己的少年,不懂为什么看似平常的他会有这样的实力,自己在组织里绝对算不上弱手,在同龄人中绝对是精英中的佼佼者,但在他面前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 叶无道喜欢自己的敌人匍匐在自己脚下的感觉,高高在上,“就你这种档次的暗算用在我们太子党的中层干部还差不多,要么就是你们组织的情报收集绝对有问题,要么就是你是擅自行动的!我想后者的可能性大很多!你说是吗,任性的刺客?” 她没想到叶无道会想到这一点,脸色大变。叶无道看见她的表情,轻蔑的笑道:“真是只没用的菜鸟,这种套话也能套出你的底细!”少女狠狠咒骂道:“卑鄙!” 叶无道摸摸鼻子,道:“真没创意!我还以为你会说些新鲜的,我喜欢听自己的敌人在自己面前无用的呻吟!”少女渐渐有了底气,瞪着她道:“我劝你不要惹我,否则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叶无道眉毛轻轻一挑,对她的警告毫不在意道:“该怎么处置你这个来头不小的美女呢?原本我是一个怜花惜玉得好人,但现在我的心情很差很差很差!” 看着司叶无道逐渐冷酷的眼神,少女心中的恐惧不断扩大,“你,你要对我怎么样?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 叶无道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自言自语道:“是先奸后杀呢?还是先杀后奸呢?好真是个问题呢。” 她吓的脸色苍白,身体也开始颤抖,没想到他竟然是个不吃硬的家伙。那邪气色咪咪的眼神让她不寒而栗,她现在很相信这个行事处处出人意料的少年会把大他三岁的自己吃得什么也不会剩下。 叶无道轻蔑的瞄了一眼她的胸部,叹了一口气道:“算你运气好,我对飞机场没有兴趣!等你隆胸丰乳之后再来找我吧。” 望着那骄傲的身影,迷茫的女孩狠狠咒骂了一句,突然看了看自己的胸部,自言自语道:“难道真的很小?” 叶无道和蔡羽绾是打的回去的,一到她的公寓叶无道就狠狠吻上她的嘴唇,汲取那甜美的津液,蔡羽绾因为承认了自己的真实感受,主动地搂着叶无道,娇躯与叶无道紧密无缝,正当她渐渐沉沦的时候,叶无道突然放开满脸春意她,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 “怎么了,无道?”蔡羽绾忐忑道,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现在的她习惯以叶无道的视角和思维看自己看事情。 “腾空企业的放新意不会活过明天。”叶无道让蔡羽绾坐在自己对面,淡淡道,“腾空企业不会对飞凤集团再构成什么威胁,如果羽绾仅仅是想守成的话,这一省的生意倒也不难做,但是我不敢保证会不会有第二个腾空企业来分一杯羹。” “无道,你知道因为集团自身的瓶颈,想要向外扩展已经是鞭长莫及了,不是羽绾不想,是不能!”蔡羽绾整理好零乱的衣服正色道。 叶无道熄灭烟头,淡淡道:“我要和羽绾谈一笔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