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酒吧风云(下) - 极品公子

第四十章 酒吧风云(下)

叶无道在身边众多花枝招展的成熟女性中挑选了一位别有妩媚风韵的,搂着那绝对纤纤一握的小蛮腰,带着淡淡酒味的他轻咬着那粉嫩的小耳垂,轻佻道:“你说我今晚能让你达到几次**呢?” “你确定你不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女人随着叶无道的惊人舞姿扭动着曼妙的身躯,两人配合的恰到好处。 “我就怕你像吃鸦片一样从此离不开我!” “如果你真有那个本事,我宁愿死在你的手里。”风骚的女人一阵娇笑,纤手在他的后背游走。 叶无道暧昧温存的眼神蓦然变得冰冷,一把甩开缠在自己身上的妖艳女人,走向酒柜。 “怎么,你调酒不也是为了钱吗?钱,老子给你,只要你今晚陪我乐乐,我包下你了!”一个长得十分之猥琐的胖子拉扯着一位调酒师,满脸的淫笑,那看女人的眼神好像能够无视衣服的存在。 一群无聊的男子随声附和发出肆无忌弹的大笑,这让那位女调酒师更加羞愤,将一杯尚未调完的酒倒在那个体重足足有她两倍的胖子的头上,狠狠甩开那肥腻的大手。 一阵掌声在没有得逞的胖子身后响起。 不情愿的将视线从那丰满诱人的胸部离开,衣装鲜亮的胖子恨恨的转过身,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这么不给面子,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怎么,你想替她出头?知道这家酒吧是谁的吗?是英雄会!知道我是谁吗?英雄会副会长陈强的舅舅!想当英雄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胖子厉声道。 “打个电话叫陈强帮你收尸吧!”叶无道淡淡道,依稀还带着点笑意,“差点忘记了,你们很快就可以见面了。” 叶无道转头望着那张苍白的小脸,伸出温暖的手触摸那温润的脸颊,淡淡道:“其实你可以做公主的,为什么要逃掉呢?” “过了十二点一切就都会变回原样!这就是童话的结局!”上官明月扭过头咬着嘴唇颤声道。 叶无道摇摇头,温醇道:“十二点以后,还有一样东西没有变,那就是灰姑娘脚上的水晶鞋!” 那个胖子见两人竟然在这里公然“打情骂俏”,愤怒和嫉妒让他认为这个青年有点点危险的理智灰飞烟灭,“你妈的贱种……” 叶无道眼神一冷,对面的胖子已经无法再吐露一个单词,死不瞑目的他颤颤巍巍的指着叶无道不甘心的倒在地上,上官明月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叫出声,发生这样的事情已经超出她的想象,那个人虽然让她很憎恶,但是当她看到那鲜血涌出他脖子的时候还是觉得很头晕目眩。 “血刃狼王,呵呵,刀果然够快!”叶无道蒙上她的眼睛,对那个已经在擦拭短刀的男子淡淡道,“那是因为你杀的人够弱!” “明月,帮我调一杯酒。”说完叶无道闪电般欺身而进,一记优美的空手夺白刃,享誉盛名的太子党狼王手腕一甩,断刀脱手在空中旋转不已,一拳反攻向叶无道。等到刀重新落下时叶无道五指成爪状作一奇怪姿势,竟然是中国古武学的龙爪手,狼王被他堪堪抓住带下一大块肉,等到他准备反击,叶无道已经握住那柄短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一旁的林傲沧是最清楚狼王的恐怖实力了,曾经亲眼目睹他百人敌的杀进杀出,自认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此时竟然轻易的被这个太子玩弄于鼓掌,想到此前的狂傲表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个冰冷的女孩则是有趣的注视这一切的发生,手中的精密计算机正在分析叶无道的每一个动作。 叶无道将那把刀侧向扔出,恰好穿入一个想打电话的家伙的眉心。 他接过上官明月调的酒,轻轻摇晃酒杯,泛起一个冷傲的微笑,“三年了,不要说一个省,就是一个市你们也没有解决!怎么,想让我来帮你们擦屁股,还是想测试本太子的真正实力?林傲沧,好像你是南方三少帅之一啊!似乎蛮威风的,怎么就没有带领太子党走向辉煌呢,还是你认为现在的太子党已经是辉煌呢。” “林傲沧无能!让太子失望了!”感受那股逼人的庞大气势,林傲沧终于低下那高傲的头颅,“带领太子党走向辉煌的只能是太子!” “假如让你们一个晚上铲除整个kj市的黑道实力,能否给我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叶无道轻笑道,明月这个丫头调的酒确实很不错,让原本没有微笑理由的他还是绽放一个开心的笑容,这样的女孩遇到了一个就是幸运,放弃就没有再拥有的可能。 林傲沧为难地欲言又止,狼王微微皱眉。 “这个酒吧确实不错,品位不低,特别是女服务员质量尤佳。”叶无道环视一周笑道,那天马行空的跳跃思维让众人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以后这里就是太子党的了。”叶无道拉着上官明月走向门口,在门口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淡淡道,“凤凰,将太子党势力范围的资料给我一份,尤其是月组的资料,星组的就不用了。” 那个女孩微微点头,望着那个孤傲的背影,破天荒的路出一个笑容,“太子已经解决kj的黑道势力了,想不到吧,我也没有想到呢。” 自负的林傲沧和冷漠的狼王面面相觑,感到不可思议,林傲沧疑惑道:“狼王的狼群和凤凰你月组、我的人手都没有动啊,最多就是萧破军的战魂堂,但是那六七百号人能吃得下英雄会、斧头帮几千人?” “吃不下就不是太子了!”狼王淡淡道,刻板的脸露出一丝笑意。 叶无道看着身边的上官明月,淡淡道:“为什么要在这里工作,而不是在浙江大学上课。” 她低着头并不说话,叶无道望着那抽搐瘦弱的肩膀,轻轻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虽然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那仅仅是对于自命清高的好人和自以为是的坏人来说的,对于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我很多时候都不坏。” “我不需要同情!”上官明月坐正望着前方坚定道。 “如果你需要钱,我可以借给你!那不是施舍,那是我的一笔投资!我自信你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给我带来更大的回报我才会借给你钱!所以你不必要认为这是所谓的同情,我的词典里没有这个词语!” 当然,这还是一笔情感投资!叶无道在心底暗暗道,到时候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你的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