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紫瞳女孩(上) - 极品公子

第三十六章 紫瞳女孩(上)

灯红酒绿的晚宴已经散场,各色红光满面的风云人物一回到车里,陆续放下那虚伪的面纱,有咒骂蔑视自己的上级,有庆幸刚才吃到的豆腐,有风光体面了一回的洋洋自得……当然这些都比不上叶无道这辆车里的旖旎风景。 “无道,我是不是一个很随意很淫荡的女人?”苏惜水抬起因为**而两颊红润的头紧张道。 叶无道深谙此时无声胜有声之趣,默不作声,手指玩弄着那两颗粉嫩的**。 苏惜水突然发现车外有人朝这边走来,马上像一只鸵鸟钻进沙堆一样钻进叶无道的怀抱,叶无道轻轻一笑,将自己的衣服盖在她散发着无限诱惑的雪白**上。 “看来是得转移阵地了。”叶无道叹了一口气,保持两人暧昧的姿势启动车子。 叶无道将车子停在环海大街的路边上,望着窗外那海面上的点点灯光怔怔出神。 苏惜水悄悄离开叶无道的怀抱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物,重新变回那个婉约可人的女孩,没有方才柔媚放浪的痕迹,柔声道:“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你做我的女人就是对我的最大帮助,你的爷爷可是省委书记,中国经济第一大省的头把交椅,我这个孙女婿怎么也可以沾点光吧。”叶无道开玩笑道。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接近惜水的啊。”苏惜水不乐意的噘起嘴巴,“和其他人没有两样!” “弄个一官半职应该不成问题,中央政治局常委,啧啧,说出来就吓死一大批虾兵蟹将了,还敢不对我这个他宝贝孙女的男人说三道四?”叶无道无赖道,轻轻刮了一下她的小琼鼻。 “爷爷最讨厌裙带关系了,呵呵,他才不会给你走后门。”苏惜水可爱的皱着鼻子道,“想吃白食可没那么轻松哦。” “你求求爷爷不就行了,他就你这么一个引以为豪的乖孙女,你说的话给比一般人有分量多了,我就不信你没有办法。” 叶无道左手玩弄着那柔嫩的胸脯,眼中闪烁着阴谋的光芒。 “如果你真的需要办什么事情,惜水可以帮你向爷爷说说情哦,爷爷从小到大最疼惜水了。” 苏惜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水小手细细摩擦着叶无道俊逸的脸庞,柔情道:“如果不是无道,惜水时永远不会这样子做的!” “我想你以后能够把听到有用的东西第一时间告诉我。” 叶无道点燃一根烟淡淡道,这个不管是对于未来的投资方向和太子党的事物都有无法估量的作用,他本来不想让她做什么,但是现在是太子党和自己的关键时期,很多时候一个细节就可以判定成败,多一条路就是多一份生存的机会。但是最重要的叶无道还是挑战苏惜水的底线,看看她到底沉沦的有多深,如果在她的做人准则和自己之间苏惜水选择了前者,那他们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可能。 苏惜水怔怔望着高深莫测的叶无道,那无暇纯洁的眼眸最终还是让叶无道心底涌起一丝罪恶感,但是这么点罪恶感还不足以让他改变主意。 是自己的女人就需要拿出相应的实力和作用,不是说女人养不起,只是那样的女人乏味! “只要是无道说的,惜水就去做!”苏惜水咬着嘴唇坚定道,心中的一番天人交战,理智的天平最终倒向了爱情一边。 “你不介意我是一个靠女人吃饭的男人?”叶无道眯起的黑色长眸带着些许得意和奸诈道。 “介意!”苏惜水低下头道,“但是我就是无法狠下心离开无道,我想有一天我会不介意的。” 苏惜水下了车,在路边上望着黯淡的海面,有点神伤,有点憔悴。 叶无道从后面抱住她,咬着她的耳垂轻声道:“是不是觉得一切都不真实?感觉像在梦中拷问自己是否在做梦?” “无道~”苏惜水突然转身扑进他的怀里,大声哭泣,“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好茫然好害怕!我们认识了不到一天,我就那么在乎你,要是你以后离开我,我会活不下去的。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你做这种事情的,我好怕,怕父母,怕爷爷,怕自己,怕所有人!” “我们不能成为彼得潘,一个人总是要长大的,长大也许会有烦恼、痛苦、伤心、遗憾,但是这是必然的过程,既然我们不能够挽留过去也不能够拒绝将来,茫然的你就放开一切的将你的手放进我的手,我会像那次一样把你紧紧搂在怀里,不让你受一点伤害!”叶无道握住那冰凉的小手,似乎是想将自己的体温转给她。 “你不会离开我吗?也许以后你会发现惜水其实不是一个好女孩的,她会撒娇会给你惹麻烦,你还会知道她其实围巾织得很难看,知道我的很多很多缺点……”苏惜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泣不成声,可怜地望着叶无道。 “傻丫头,你会因为我的不学无术玩世不恭而不要我吗?”叶无道用鼻子轻轻点了一下她被海风微微吹红的小琼鼻。 苏惜水使劲摇摇头,生怕叶无道误会。 “相信我!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有伤害!”叶无道在感动的同时不禁感叹女人谈恋爱的时候智商真的下降无数。 苏惜水凝视着那对深邃的黑眸,柔弱的她踮起脚根在叶无道耳边轻轻道:“今生今世,我心独寄君心!” 叶无道的笑容醉人而带着坏意,一只手隔着裙子在她的私处轻轻的抚摸,道:“还痛吗?” 苏惜水嫩脸一片红霞轻轻恩了一声,水晶眸子春意盈盈,娇躯似有似无的扭动迎合他的猥亵,带着点呻吟腻声道:“无道,我们这样做好吗?” “那我不做了。”叶无道坏怀一笑,果然停止动作。 “就你最坏了,世界上最坏的坏蛋!”情动的美人不依的捶打着叶无道的胸口,只是那轻微的力道倒像是在按摩。 叶无道捏着她的秀颚,苏惜水主动张开樱桃小嘴,任其尽情品尝着鲜嫩的唇瓣,“唔唔~唔”她发出模糊的娇吟,丁香小舌像是迎合爱侣般卷来,叶无道热烈的拥吻着她,喘息不休的饱满胸膛零距离挤压着,强烈的震撼在心口激荡起一波又一波的余震。 就在苏惜水彻底沦陷刚想说“我们去车上吧”的时候,叶无道停下作怪的双手,只是紧紧抱住她。 “怎么了?”苏惜水带着浓浓的失落道。 “我在想应该哪个时候去你家提亲?还有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你是不是去趟我家?”叶无道笑道。 “提亲?”苏惜水先是一愣,随后心底被甜蜜的感觉填满,娇嗔道:“谁说人家丑了嘛~” “本色狼可是非大美女决不勾引!”叶无道慷慨激昂道。 “老实交待,勾引了多少大美女!”苏惜水娇笑道。 叶无道抱着暖玉温香,一阵温馨,抬头眼眸露出一丝沉思,那抹沧桑让苏惜水的心隐隐作痛,“海到无边天作岸。” “山登绝顶我为峰。”苏惜水小手怜爱的抚摸着那棱角分明的俊脸,“无道,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