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恋情曝光(上)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三章 恋情曝光(上)

因为被叶无道展现出的强大实力深深震撼,唯一能走路的那个家伙倒爬着狼狈而去,哪有刚开始的不可一世。 叶无道转身走到张大樱桃小嘴的蔡羽绾,拍拍她的小脑袋,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淡淡一笑道:“你也真够大胆的,明知道这是人家的地盘还敢来,你以为鸿门宴就那么好过啊?那些坏人可没有像我这样温柔有品位,真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柳婳时我最要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不来。” 蔡羽绾竟然没有闪避叶无道那刮着自己鼻子的手指,语气反而带着点撒娇味道。 叶无道望着那对漂亮的盈水眸子,端庄圣洁和性感妩媚结合在一起的她散发出惊人的丽色,没有哪一个男人可以抵抗,尤其是这两天经过自己的“开发”后,更是光彩动人。 叶无道忍不住将她软玉娇躯拥入怀中,霸道的用舌头侵占她温润的小嘴,狠狠汲取那芬芳的津液,就在叶无道想要“梅开二度”的时候,蔡羽绾使劲挣脱他的怀抱,逃进洗手间关上门。 叶无道脸上泛起暧昧的神色,捏了一下鼻子笑道,“看来这几个垃圾出现的恰到好处,本人英雄神武的一面总算被人发现了,是不是应该带着感激叫医生来抬走他们呢?” 好半天蔡羽绾才稍稍平静的走出来,刻意和叶无道保持一定的距离,当他们来到大厅时,有人正在弹奏慕容雪痕创作的钢琴曲《天堂》,叶无道微微皱眉,来到那台钢琴的钢琴师面前,冷冷道:“以后不要让我听到你再弹奏慕容雪痕的作品,因为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简直是在亵渎侮辱她的创作天才!” 将又羞又气的钢琴师赶走后,叶无道坐在钢琴前,略微停滞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顿时全场的焦点全部都放在这个陌生的英俊青年身上。 他开始弹奏莫扎特被人称为“天鹅之歌”的《降e调第39号交响曲》,充满了天真无邪的欢乐和舞蹈性的节奏与旋律。 灵动的音乐精灵在他的修长的指尖流泻,这个时候的叶无道完全就是典雅的化身,原本极端看不起他的柳婳第一次流露出赞叹的惊讶,“没有想到这种花花公子还能弹一手好琴,看来确实是经过良好的家教了,比起那些俗不可耐的款爷和暴发户,真的高了一个档次,但是仅此而已。” 柳婳悄悄看了一眼已经有些痴迷的蔡羽绾,叹了一口气,羽绾,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牵挂啊!你最好是连恨也不要恨他,因为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真正的冷漠。 孙天意同样是吃惊的望着已经忘我的叶无道,随后闭上眼睛享受这份听觉上的盛宴,“真他妈的和我这个天才有的一拚!和这样的人合作确实不是一件让我这个怪胎痛苦的事情。” 苏惜水痴痴地呢喃,最后忍不住扑到爷爷的怀里抽泣,弄得老人莫名其妙,只好不停的安慰,“怎么了,是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人敢欺负我们惜水,爷爷一定帮你教训他。” “爷爷……”苏惜水委屈的在老人的怀里越哭越伤心,身体颤抖的厉害。 老人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弹钢琴的叶无道,低声问道:“惜水,他不会就是那个和你乘一辆汽车的男孩子吧?” 苏惜水点点头,梨花带雨海棠沾露的小脸更加动人。 “有些东西是要经过时间的考验才能够在将来老去的时候拿出来细细品味的,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傻孩子,是你的就要争取,在这里唉声叹气可没有用!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机会还是要你自己去把握的,爷爷只能在一旁默默注视着你。” 阅尽沧桑的老人淡淡道,慈爱的摸着孙女的头,看着优雅而自信的叶无道,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洗手间里的那个女孩走到柳婳面前,“姐姐,那个弹钢琴的是谁啊,比我这个音乐系的可都强多了。” 她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蔡羽绾,俏脸微微一红,想到刚才发生的旖旎情景,女孩身体微微颤抖。 方才蔡羽绾的媚人蚀骨的呻吟好像依然在耳边回荡,她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个端庄贤淑的姐姐会有那样的表现,更让她无法释怀的是那个充满磁性又有点熟悉的异性嗓音。 “你忘记了?就是那个开着你最喜欢的玛莎拉蒂quattroporte的人,只不过今天他没有戴眼镜罢了。”柳婳淡淡道。 “啊?没有戴眼镜?” 女孩突然想到那个在公交车上的“亲密接触”,柔嫩雪白的肌肤上马上泛起迷人的红晕,难道真的是他?只是那样的人也会乘坐公交汽车吗?会看经济类专业报刊《中国经济报道》? 叶无道在轰鸣的掌声中走到已经离开苏惜水和老人他们的杨凝冰面前,拉着他的手半撒娇道:“妈,不比雪痕差吧?” “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杨凝冰笑道,手指轻轻敲了一下叶无道的脑袋。 “当然是……假话!”叶无道十分明智的选择了后者。 “那就是不相上下不分伯仲了。” 杨凝冰绽放一个颠倒众生的绝美笑颜,惹得附近的男人一阵痴呆。 叶无道受伤的跑到杨宁素那里寻求安慰,后者像往常一样拉着叶无道的手,只是眼中隐藏的那份浓浓的依恋已经超出以前了。 两人悄悄走到外面的宁静的阳台,叶无道凝视着那双秀美无伦饱含深情的剪水双瞳,双手覆上那红润的香腮,杨宁素见周围没有人,动情地伸出白藕似的玉臂勾住他的脖颈,用滑嫩的脸摩着他的脸,深情喃喃道:“无道,以后你会因为花心而忘记宁素吗?” 叶无道双目微赤隔着衣服的握住那对被视为全省男人最梦寐以求的极品**,轻轻的磨擦,邪笑道:“宁素,舒服吗?” 杨宁素把头埋在叶无道的脖子里,檀口中发出一声嘤咛,胸腹随着急促的呼吸剧烈的起伏,犹如梦呓般的轻声呻吟将叶无道的**燃烧到顶点,这种准禁忌之恋让两人的心灵和身体都获得巨大的冲击,杨宁素腻声道:“无道,原来男女之间可以这样的,宁素好想让无道……啊~” 就在叶无道的魔爪即将沿着胸部、腹部划入那个芳草茵茵的神秘地带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杨宁素一惊马上离开叶无道的怀抱。 叶无道恨不得把这个打电话的人活活砍死,极不情愿的接起电话,逐渐充满**的眼神变得冰冷残忍,挂掉电话叶无道对满脸春意的杨宁素淡淡一笑,“我有点事情要处理,等一下你陪妈妈先走吧。”